格格党 > 其他小说 > 明月照大江 > chapter7
    江之河和景照煜一块抽起了烟,原先景照煜递烟给他的时候,江之河内心是拒绝的。他不阻止学生买烟抽烟就罢了,还跟学生一块抽烟,成什么样子。

    然而,内心拒绝,手却很诚实,都不等他再纠结一下,已经自然地从景照煜这里接过了烟。

    点火的时候,景照煜先给自己点上,江之河原本想直接从景照煜手头跳动的火苗借个火,景照煜便将打火机随手甩给了他。

    这个臭小子,真的上的是军科大,而不是社会大学?

    江之河点上烟,深深地吸了口,对上景照煜似有似无投过来的视线,咂咂嘴说:“你这小子,可以啊。”

    景照煜笑了,唇角满不在乎地划开一丝笑意,眼尾同样在他面上一扫,仿佛也在骂他臭小子。

    江之河无奈摇了下头,唯有忧伤地吐出一个烟圈。

    景照煜瞧着“张大贺”这拿烟的动作,吐烟圈的方式,刚刚还说自己不会抽。但是这个手势,没有两年烟龄下不来。

    不好意思,不是两年,是二十年!

    江之河夹着烟抖了抖烟灰,不忘对景照煜教育说:“烟可不是一个好东西,还是少抽好。”

    “对,不是好东西。”景照煜认可这个话,不过听张大贺这样意味深长的说话方式,嗤笑了两声,瞧着眼前的张大贺问,“你来这里做什么?”

    江之河停下了抽烟。一言难尽啊。谁能想到有一天他回自己小区会被人问过来做什么……

    “……瞎逛。”想了下,江之河说。

    景照煜笑笑,显然不信这个话,主要他向来不是打破砂锅问到底的人,过多的问话只会让对方编个谎言忽悠自己。而他也懒得听人忽悠。

    “今天天气还是挺好啊。”景照煜抬头望了望天,扯出这句话。

    江之河幽幽地回:“是啊。”

    “打球去?”景照煜紧接着邀请。

    “噢……不不不。”江之河连声拒绝,怎么能打球去呢。他还要找女儿眠眠呢,也不知道他出事了眠眠怎么样了。

    景照煜又笑了,因为张大贺绝对不是瞎逛来这里。然后,两个人继续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天。

    12幢楼,住在301室的乖宝宝郑泽阳有些迷,门卫说有同学来找他玩,对方却一直没有上门,所以郑同学亲自下楼迎接了,结果走出一楼大厅,转了个身,便瞧见新同学张大贺和景照煜……

    只见两人好兄弟似地立在不远处的一棵桂花树下方,像是等候他许久。

    手里还各自夹着一支烟。

    郑泽阳仿佛受到了惊吓,堪堪止住脚步,心里实在有些不解:……要来找他玩的同学真是他们两人吗?

    就在郑泽阳内心越来越迷的时候,前方张大贺还用一种很熟稔的口吻朝他打招呼:“那个泽阳……来,过来一下。”

    随后,景照煜也朝他扯了一个笑容,丢给他一声嗨。

    哈?真是他们啊。郑泽阳尴尬地回以笑脸……还是很想认真地问一问,请问他跟他们很熟吗?

    “你们找我有事吗?”郑泽阳上前,礼貌问。

    景照煜立马撇清关系:“不是我找你,是他——大贺。”

    江之大贺:……

    郑泽阳转向张大贺,用更礼貌的口吻询问:“张……大贺,你找我有事?”

    “有事。”江之河回,沉吟了片刻,才郑重开口道:“我来找你们,主要是商量一下关于江校长出事,作为同班同学……我们是不是要探望一下江眠同学,给她一些安慰和鼓励。”

    “……”

    “……”

    “你们说呢?”江之河继而商量地问。

    真真没想到,打架进局子被五中退学的张大贺居然那么友爱啊!

    “尤其高三在即,不管是你们,还是江眠,都不能因此分了心啊。”江之河再次说明原因。

    “……”

    “……”

    更没想到,大贺同学还有这样的深思熟虑啊!

    一时间,郑泽阳望向张大贺的眼神都友爱了。不比同为新同学景照煜的眼里只是多了一丝戏谑和探究,点了点头道:“我们的大贺还挺有心啊。”

    江之河不爱这话,面容一摆,“作为同学,这不是应该的吗!”

    “咳咳……”郑泽阳开口了,解释了一下,“原本我也想去看看江眠的,但是王赛儿刚刚给我发来短信,说是江眠好不容易睡着了……我觉得我们还是先不去打扰江眠吧。”

    说完,郑泽阳看向张大贺。

    景照煜一顿,也看向了张大贺。

    大贺·江之河只好点了点头:“……那我们就等眠眠醒了再说吧。”

    眠眠?

    ……那么,现在呢。郑泽阳其实不想招待这两人,尤其是景照煜,他对景照煜是存在偏见的,好好的军科大不读回来复读,简直是浪费别人的机会和梦想。可是,作为同学,郑泽阳不会也……不敢跟景照煜起任何冲突。

    “那现在我们先上你家坐坐吧。”江之河主动提出来说。

    郑泽阳:“……好。”

    顿了下,他问了问景照煜,“……景照煜,你也要上去坐一坐吗?”

    很显然,郑泽阳这样单独一问,稍微通点人情世故就知道郑泽阳不太欢迎景照煜上他家坐一坐,何况景照煜这种人精里的人精,所以景照煜想了又想,才勉为其难地“答应”了郑泽阳的邀请:“好啊,那我就陪大贺一块上去坐坐。”

    郑泽阳:……

    大贺·江之河却想:……莫非,他和小景已经成为哥们了?

    男人想问题的方式跟年龄一般有很大的关系,然而到了一定年纪,看问题又会从复杂到简单。刚刚等在楼下的几分钟里,江之河好好琢磨了一番,打算在事情没清楚前,先不告诉眠眠自己就是她老爸这件事。主要这事玄得很,如果眠眠不信,他怎么解释都没用,如果眠眠相信,他让她怎么对着张大贺的脸叫爸爸?

    过来之前,医院那边他已经打电话到护士台咨询过,说是江校长还在昏迷观察期,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醒来,反正就是还没死透。然而,现在的问题是,他本人的意识却跑到了张大贺的脑里。

    ……真是玄得要命!

    同样,他也不知道张大贺本人,跑去哪儿?

    总之,江之河一时半会也没什么好主意,所以打算按兵不动。以他活了半辈子的人生感悟来说,这事还是得靠机缘。

    他们上来的时候,郑妈妈正要出去买菜,看到儿子同学过来玩,自然热情地邀请他们留下来吃午饭。江之河本跟郑家夫妻关系很好,没有客气就答应了,还对旁边的景照煜说:“郑妈妈做饭好吃,我们就留下来吃吧。”

    额?郑泽阳满脸疑问,张大贺这是已经上他家吃过了吗?

    咳咳,江之河也察觉到刚刚的话有些不妥,加了一句补救说:“没看到郑妈妈将儿子养的那么好嘛,不用说做饭肯定好吃的。”

    郑泽阳:……真不要脸。

    对于这不要脸的话,景照煜不想接,笑了笑,对出门的郑妈妈礼貌道:“谢谢阿姨。”

    郑妈妈也笑道:“不客气不客气,很欢迎你们呢。”然而,心里却很微妙。刚刚儿子已经对她介绍了这两位同学就是新转来的那两位。就在昨天儿子还跟她抱怨,班里转来两个特不靠谱的新同学,结果她儿子人缘可真好,俩不靠谱的新同学都上她家做客了!

    ……

    同住一个小区,虽然郑家只是暂时租在这里,江郑两家一直关系不错。如果江之河心里有心仪的女婿人选,就是郑泽阳这样的。不过现在孩子还小,又在上高中,还没到说破的时候。但是喜爱之情通常是掩饰不住,表现出来就是郑泽阳常常成为江之河嘴里的——别人家儿子。

    “你想要郑泽阳那样的儿子,我还想要郑泽阳的爸妈呢。”这是眠眠反驳他的一句话。

    在此之前,江之河觉得眠眠说这话只是儿戏话,但是当他以郑泽阳同学张大贺的身份跟郑家一块吃饭,的确更为深刻地感受到郑家人的温馨。

    “我熬了海鲜粥,等会你给眠眠送碗过去。”饭后,郑妈妈给儿子安排了一个任务,同样也是想打发儿子下楼。景照煜和江之河蹭了郑家的午饭,自然要一块过去。

    何况,江之河就想上自己家瞧一瞧。

    三位“年轻小伙子”又一块下了楼,郑泽阳聊起江校长车祸的事,忧伤地感慨起来,“以前我还希望江校长偶尔感个冒发个烧什么的,不用天天来学校瞅着我们,现在他真出事了,真的好难受,不知道江眠怎么想。”

    话音落下,一只手重重地放在了郑泽阳的肩上,对上郑泽阳莫名的眼神,江之河宽容地拍了拍郑泽阳脑袋瓜子,忍住不说话。

    ……敢情他心里把郑泽阳当未来女婿,郑泽阳这小子却在心里盼着他感冒发烧?

    全程,景照煜走在楼梯前面,下了楼道手机刚好响了,看了看屏幕,利索地对这两位小伙伴说:“我就不去了,有事约了个朋友,明天学校见。”

    江之河摆摆手,也不想景照煜过去凑热闹。

    然,就在景照煜走掉后,郑泽阳对他说:“张大贺,你能看出来景照煜喜欢江眠吗?”

    江之河:……什么!景照煜喜欢江眠?这不才刚来两天吗?

    “我看不出。”半晌,江之河回答。

    “我也是。”郑泽阳接了一句,顿了下说,“不过王赛儿就说景照煜对江眠有意思。”

    郑泽阳这样一说,江之河就释然了,因为在王赛儿那孩子眼里,苹果都可以对西瓜产生不一样的感情。

    楼上,江眠醒来的时候已经12点多,王赛儿也回家吃饭了。门铃响起的时候,她想是不是王赛儿又过来了,结果是郑泽阳。

    郑泽阳后面,还跟着一个……张大贺。

    “嗨,江……眠同学!”站在门外的江之河终于见到了女儿,立马扬起一个最为亲切的微笑。

    只是……

    不好意思,原本江之河虽然面容严肃性情强势但是如果面带亲切笑容的话,还是会给人如沐春风的感觉。但是张大贺的脸不行啊。张大贺长着一张典型的丑帅脸,小麦色皮肤,大嘴,白牙,斜长的眼睛,外加发达下颚肌肉,枯黄的发色,壮硕的肱二头肌……

    这样的外形,只有走桀骜路子才能充分展现男性魅力,外加张大贺之前在江眠这里印象过于沙雕,现在突然炸到了她家门口。

    开门就冲她笑,露出那一口大白牙。原本还有两分的桀骜气质瞬间就变成了邪魅……

    总之,江之河不笑还好,一笑,真的把屋里的江眠给笑吓着了!

    ……

    ……

    ……

    吴妈妈给儿子打了好几通电话,终于在下午三点,把儿子催回了家。张家住的是联排别墅,小区管理更为严格。楼下花园人工水池旁,吴女士一边等着儿子回来,一边同几个老姐们聊着天。

    圆桌上,放着层层叠叠的点心和水果茶。自从老公有钱了,吴女士也努力提高生活水准,可是生活水准可以用钱来提升,儿子的学习成绩却是用钱也砸不上去啊。

    不过自从儿子暑假跟人斗殴进了局子后,吴女士对儿子的要求只要他安分就好,成绩不行就不行,反正他们家平均文化就是初高中,儿子再不济也拖不了全家的后腿。

    然而,吴妈妈笑嘻嘻地跟老姐们聊着老公儿子的话题,一条黑不溜秋的狗子不知道什么逃进了小区,趴在了张家花园外的栅栏,眼巴巴地瞅着吴女士。

    奇怪的是,它也不汪汪地吠叫,而是用一种难以形容的狗声腔调一声声地咩着:“嘛嘛……嘛嘛嘛……嘛嘛嘛……”

    这是哈士奇吗?谁家丢的狗?吴妈妈还是很有爱心的一个人,尤其这狗看着还有些可怜。她的老姐们也都对这条狗很感兴趣,开玩笑说:“老吴,你看它冲着你喊妈妈呢!”

    妈妈?

    真有意思啊,一条狗居然会喊妈妈。

    吴女士和老姐们凑上前,结果这条狗还朝她们伸出了爪子,像是跟她们都很熟一样,尤其对着吴女士,恨不得投入吴女士的怀抱里。

    “嘛嘛嘛……嘛嘛嘛……”哈士奇又咩了起来,似乎还有感动的泪水从圆溜溜的眼角冒出来。

    “要不给它一块蛋糕吧,瞧着好可怜喔。”

    “我觉得索性养了它。”

    “对啊。瞧它跟老吴多有缘分,见面就喊妈妈,不是一般的狗啊。说不定上抖音还能红一把呢。”

    “对对对!”

    老姐们一句一句的,说得吴女士也有点心动,可是她没养过狗,真要养还要问问老公和儿子的意见,就在这时,江之河迈着沉重的脚回来了。

    沉重,自然是心情导致的,心情不好的原因是女儿眠眠对他的态度……非常的不友好啊。

    看着儿子那副不理人的样子,前方吴女士不满的摇摇头,连狗都知道叫她嘛嘛嘛嘛嘛的,自己儿子却连个招呼也不打。

    “大贺,过来……看看这条狗,长得可像你了。”吴妈妈对儿子打趣地喊。

    江之河更头疼了。成为别人家儿子就算了,还要被说像条狗。他现在在别人眼里就没有一点成熟男人的魅力了么?

    结果,原本跟吴女士很有缘分的哈士奇见到前方慢条斯理走来的张家儿子,突然就迈开四条腿,直直地朝眼前的冒牌张大贺冲了过去。

    “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变狗快要二十四小时了,强烈的愤怒终于战胜了一切的心理障碍,真正的张大贺终于学会了汪汪汪叫了。

    “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原先不会叫还好,一学会,张大贺都叫得停不下来了。

    儿子从小就怕狗,吴妈妈前一秒还喜欢这条有眼缘的流浪狗,后一秒见它对自己儿子乱吠,似乎还要咬自己儿子,护子心切的她立马抄起了地上的一根树枝,就朝着狗子挥打过去。

    “你再叫,就把你炖了吃狗肉!”吴妈妈拉着江之河到身后,凶神恶煞地吓唬突然无措的哈士奇。

    然后,然后,然后——

    这条貌似被吓傻的哈士奇突然趴在了地上,打了两个滚,样子像是悲痛到抽风地抖了抖狗身,接着它双腿屈在地上,继续朝着吴女士咩咩叫:“嘛嘛嘛嘛……嘛嘛……”

    某一刻,冷静看完这一切的江之河突然脑洞大开:这狗不会就是张大贺本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