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格党 > 其他小说 > 明月照大江 > chapter10
    卧室里,江之河和张大贺人眼对狗眼,面面相对。半会,张大贺感觉自己气势有些输人,跳上了自己的电脑转椅,四腿平稳地扎在椅面上方,以俯视的姿态回应江之河的老成目光。

    即使变成一条狗,还是一条母狗,张大贺也拿出了狼的雄姿!

    “嗷——呜!”张大贺朝着江之河就是一声嚎,露出两颗白白的犬牙,吓死你这个糟老头子!

    唉!江之河只是从面无表情到嘴巴微微动了一下,心想……这孩子,是不是受到的刺激太大,已经傻了?

    终于,有人觉得他遭遇的刺激有些大了……其实,张大贺有些想哭。

    鬼知道这些天他经历了什么!每天人不人狗不狗的,那天烤香肠被大黄抢走后,后面又有好几条野狗来他这里找事,好不容易从野狗混战里逃了出来,又来了打狗队,幸好他身姿敏捷头脑冷静才在城管打狗队里保住了狗命,终于等他徒步十几公里回到了自己的小区,再逃过保安法眼找到妈妈……

    结果发现,他的身体却被别人占领了。

    得知占据他身体的人是校长江之河,张大贺真的很想大声嚎叫一声,为什么!老天为什么要这样报复他!他不就是给校长的车轮胎扎了一枚钉子么……知道江之河还是出了车祸才占据他的身体,张大贺也有了□□自己的心。可是,他现在是一条母狗,只能被人……(画面不和谐,18岁以下读者请勿想象)

    难道,就是因为他那颗小钉子校长才出了车祸,然后老天为了惩罚他,校长变成了他,他变成了狗?!

    嗷呜!他不服啊!

    人狗殊途,眼神交流十分有限,江之河哪知道张大贺此时的内心活动这般丰富绝伦,叹了叹气问张大贺:“我问你个事,你认识宗兴吗?”

    张大贺:……

    江之河想了下:“认识就点一下头。”

    张大贺:……

    江之河又想了一下:“……摇尾巴也可以。”

    张大贺:……劳资咬死你啊!

    现在两人的交流真是一个很大的问题,江之河颇为怪责地瞧了眼张大贺,不知道这孩子是本就不机灵,还是当了狗才脑子瓦特掉了。然后,江之河拿起张大贺的狗爪子看了看,研究了一番道:“要不试试……打字?”

    张大贺:“……”打字?玩电脑么,好啊!如果可以,他更想玩手机,变成狗之后,他都不知道这爪子还能不能吃个鸡上个王者呢!

    江之河哪知道张大贺此时心里还想着游戏,他只想知道宗兴到底怎么出事的。那天出事之前他去了一趟宗兴家,但是在家的只有宗兴的爸妈。宗兴不在。

    他之所以去宗兴家,主要是想起宗兴退学那件事,当时他迫于无奈将宗兴退学,得知后面宗兴就没有再上学了,他就想上宗兴家看一看,如果宗兴愿意可以,可以重新回龙腾中学上课,或者他帮忙联系其他学校。

    好好的孩子,不好荒废了。

    可是,宗兴发生了什么,眼睛瞎了?

    “宗兴的眼睛瞎了,你知道吗?”江之河又问张大贺。

    这个问题,也让椅子上转圈玩的张大贺有些震惊,他四腿一摆,将转椅稳稳地控制下来,发出一个简单的嘛音。

    “嘛?”

    江之河才疏学浅天资有限实在听不懂狗语,还是默默地打开了电脑……

    当张大贺用爪子敲打着键盘的时候,江之河有些欣慰,没想到大贺它(他)键盘使用还是很熟练的,就算变成一只狗。

    那是!……别说电脑,就算手机游戏,就算他变成一条哈士奇,他都能带他上王者好不好!张大贺继续啪啦啪啦地打着字。

    吴女士站在儿子门外敲门的时候,江之河连忙上前堵住了门,不然她进来可能就看到,一只狗后爪撑着椅子,前爪放在电脑键盘前面,尾巴高高翘起,正对着电脑摇头晃脑,噼里啪啦地打着字。

    张大贺在写什么呢,自然是今年暑假打群架完整事件陈述报告。

    好处是什么呢,只要张大贺写出了那天到底发生了什么,江之河就拿出手机给张大贺玩一盘吃鸡游戏。作为高中校长,江之河自然知道吃鸡王者都是一些什么玩物丧志的游戏,不过他之所以答应张大贺,并不是纵容他玩游戏,而是明白张大贺这个爪子,估计也只能玩玩切水果了。

    ……

    蓝蓝的天空,飘着几朵白云,那天我和王小鑫几个人在网吧打data,结果快要赢的时候突然断网了,劳资当场就火了……

    在张大贺废话连篇的事件陈述报告里,江之河仔细看了看,提炼出了几个重要的点。宗兴是那家网吧的临时网管,当时并没有参与斗殴。

    断张大贺网也是另有其人,那个人江之河同样很熟悉,是他的侄子,江睿……

    -

    “老板,两小时网。”景照煜独身一人来到张大贺报告里同家的网吧前台,对值班的老板道。老板光头,脖子上挂着金项链,手臂纹着身,偏小一号的t恤衫像是紧身衣一样亲密地贴着胸膛。瞧着景照煜这副云淡风轻的样子,他误认为景照煜是还没开学的大学生,随口问了一句:“大学生啊。”

    景照煜嗯了一声。

    老板这才给景照煜开了一台机器,原因无他,自从今年暑假发生了一起高中生网吧斗殴事件,龙海的公安和教育系统联合给网吧下了规定,不准向高中生及以下在校学生开放机子。

    但是规定也就是规定,不是法律,也就是嘴巴问一问。

    比如眼前这个人,黄老板瞧着他就不像高中生,虽然长相年轻学生气,但高中生哪有他这番气势,那目不斜视的样子,像是训练过似的。

    景照煜很少在意自己在别人心里的形象如何,所以很少回应别人的注视,但是面对黄老板的打量,景照煜微微一笑,开口说:“对了。老板,等会结束我们算一算上次宗兴打工的工资,应该还有一半没有支付。”

    黄老板一惊:“……咳,你是?”

    “我是他哥。”

    ……

    常青藤小区中间有个绕湖的橡胶跑道,江眠回到家写好一张卷子,头疼得不行,换上跑鞋下楼跑步了,等身体累了她自然就可以倒头就睡。

    不会难过地想到她爸到底什么时候醒来这个问题……

    安莉无奈,给她定下了一个时间,最多只能跑半个小时,半小时必须上来。江眠点头答应,戴上了耳机。

    江眠体质一般,跑了十几分钟,差不多就大汗淋漓了,今天的夜里的气温还有些高,盛夏虽然过去,又快到了秋老虎的时候。

    坐在湖边围栏下方的长凳,江眠想起小时候唯独一次江之河和安莉带她去游乐园玩的场景,那天下了一场大雨,导致他们一家三口什么项目都玩不了只能躲在旋转木马转圈里避雨,然而即使游戏项目都玩不了,那天她还是觉得很开心。旋转木马里,江之河一手搂着安莉,一手抱着她,外面的漫天雨幕,将她们一家三口遮挡在一个安静的小世界里……

    等雨过天晴已经临近傍晚,明明没有玩什么项目,她却觉得收获很大。最开心是,那天她还在儿童乐园捡到一块漂亮的石头。江之河和安莉两人离婚三周年那天,她将那块石头送给了她爸。

    她希望,她爸能想到什么……可是,他却出事了。

    江眠双手抱膝地坐在长凳,将脑袋埋在了膝盖上,轻轻擦拭着眼眶冒出来的泪水,江之河出事,安莉怎么都不难过呢!

    难道,安莉真的有了新的爱人了吗?

    江眠越想越难过,直到有人轻拍了一下她的脑袋,她抬起头,顺着高高的人影往上看,对上一双兴味又直接的眼睛,心里一恼,江眠下意识用双手捂住了脸。

    景照煜:……

    “喂,江眠。”景照煜叫她名字。

    江眠不说话,吸了吸鼻子。

    结果不吸还好,一吸眼泪更是泛滥成灾,她只想一个人安静地发泄一下情绪,没想到被同班同学逮了个正着。

    她仍用双手捂住脸,然后她的一只手被景照煜移开,他望着她礼貌地道歉说:“对不起啊,我不知道你刚刚在哭。”

    江眠:……那现在知道了,是不是可以快点走啊!

    “想校长的事?”景照煜问她。

    江眠:……

    景照煜一时没话,然后像是对待小动物一样,摸了摸她的脑袋,“你要坚强一些。”

    江眠:……

    她缩回了手,继续将脸埋在膝盖上,除此之外,江眠也不知道怎么面对景照煜的打量。因为她真的不想让同班同学看到自己这番狼狈好笑的样子。

    景照煜继续个子高高地站着,望着江眠脑袋垂在膝盖静静不吭声的样子,心里的波澜就像这近处可见的人工湖,因为夜风吹拂着湖面看起来波光粼粼,然而湖水却在月色下显得晶莹而冰凉。他蓦地想起一段话,然后几乎一样说了出来:“你爸爸只是暂时不能陪在你的身边,但是你还有我们,有老师,还有……爱你的妈妈。大家都非常关心你,照顾你,体谅你,所以你一定要克服悲伤,调整情绪,好好加油啊。”

    江眠终于放开了手,抬起头瞪了景照煜一眼:“你干嘛学张大贺说话。”

    “不这样,你怎么会抬头看我?”景照煜笑着回她,语气轻轻落落,让人顿时觉得轻松而自在。

    ……

    第二天一大早,六点30分,江眠骑车到学校,单车绕过小区大门两百米的岔路口,看到景照煜排队在包子大叔店门口买包子,莫名其妙停了下来,冲景照煜道了一声早。

    “早啊。”景照煜转过身,回她。

    刚好,轮到他了,他又转过头,拿着手机对老板说:“微信可以吗?”

    江眠踏上车板,蹬了半圈,骑车走了。

    昨天景照煜和张大贺都被拉进了班级微信私群,什么是私群,就是没有任何老师在的微信班级群。然后,昨天江眠的微信里多了两个好友申请。

    一个是景照煜。

    一个是张大贺。

    江眠通过了景照煜,拒绝了张大贺。

    来到学校,江眠提着一袋书上来,走进班级,前两天都迟到的张大贺已经早早地坐在了她后座,面前还有模有样地放着一本书。

    ……有人当了班长果然不一样了啊。

    江眠走过张大贺,拉开自己椅子正要坐下,原本拿着笔看书的张大贺突然伸出一只手拍了拍她的胳膊:“江眠,昨天我加你微信了,你有时间给我通过一下。”

    口吻那个居高临下,不像是同学之间的请求,而是一种习惯成自然的吩咐。

    江眠自然是……不理会。

    唉,江之河也不想过多以张大贺的身份打扰女儿,但是这些天眠眠表面看起来很正常,一副坚强又寡淡的样子,但是自己的女儿,江之河用脚趾头想想都知道:眠眠越是这样,心里越是难过。

    所以,江之河打算以张大贺的身份,努力同女儿成为朋友,贴心的好朋友。

    虽然,目前看起来很没戏的样子。

    ……

    江眠却想,张大贺是不是跟自己较上劲了?当她得知,张大贺全家还要搬到常青藤小区来住,面上平静无波无澜的江眠心里也忍不住在咆哮一番:她上辈子是不是挖了张大贺家的祖坟啊!

    不要妄自菲薄,事实哪是江家挖张家的祖坟,明明是张家挖了江家的祖坟好不好?真正的张大贺被牵着来到常青藤小区,心里也想着他上辈子可能是一个盗墓贼,专盗江家人的墓。这辈子才会沦落到这般境地……

    没错,变成狗的张大贺已经提前从自己家的别墅搬到了常青藤25幢7楼的701大平层。

    为了庆祝搬家,吴女士也买了一个超大的狗窝给哈士奇,用之前,拿出来放在了太阳直射的阳台晒一晒。张大贺误以为她妈要让他睡阳台,愤怒地将狗窝拖回了客厅,这是要热死你家儿子吗?

    吴女士记性不好,以为自己忘记晒狗窝,又将客厅的狗窝拿到了阳台。

    然后,狗窝自己又回到了客厅。

    ……终于,吴女士发现是小哈自己拖回来,忍不住那个惊喜啊,蹲下身摸了摸小哈的脑袋,宠爱有加地说:“哈哈你可真聪明,比我家大贺还聪明呀!”

    张大贺:……

    为什么张家突然搬家到常青藤小区,因为她们的儿子终于上进了啊!居然主动提出来为了多些时间看书,节省在路上的时间,想在学校附近的常青藤租个房子。

    对于儿子不合理的要求,吴女士基本都会满足,别说这合理到不行的要求了。

    所以,为了儿子的高三学业,吴女士便学孟母举家搬到了常青藤小区,同时牵上了真正的儿子大贺·哈士奇。

    他儿子可说了,这条狗跟她家有缘,要好好对它,不然她一定会后悔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