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格党 > 其他小说 > 明月照大江 > chapter13
    如果说景照煜是有意挑事,江之河却是被迫热血了一把。两人打架风格也完全不同,一个专业,一个业余,一个动手利落行云流水,二话不说直接上;一个下手之前还要啰嗦两句,你们这帮臭小子,有没有在上学,哪个学校哪个单位的?

    不过,就算风格不同,两人配合得还不错;战术上也达成了一致,不恋战,打完就跑。

    同时,外面江眠已经带着王赛儿跑出了酒吧街,酒吧街外面就是一个派出所,按照前面约好的,江眠拉着王赛儿在派出所门外等景照煜和江之河。

    然后,她拿出手机呼叫出租车。

    王赛儿望着她,欲言又止的样子,江眠拍拍王赛儿的肩膀,开口说:“我们等一下景照煜和张大贺他们。”

    “江眠……”

    江眠回过头,对上王赛儿心虚忐忑的目光,保证地说:“我没告诉老师,也没告诉你爸妈,放心吧。”

    王赛儿这才吁出一口气,红了红脸,半晌道:“谢谢啊。”

    “应该说谢天谢地才对。”江眠拉上王赛儿的手,斜过头说,“幸好我取钱的时候被景照煜和张大贺他们逮着,不然我一个人也……挺害怕的。”

    王赛儿嘿嘿一笑,低下头。

    不远处的酒吧巷口,很快地跑出两个年轻的高中学生,是景照煜和张大贺他们过来了。江眠连忙跟他们挥了一下手;结果紧跟着他们身后,还有五六个流氓混蛋。

    江眠猛地攥住王赛儿的手,随后张大贺也朝她们走来,留着景照煜一个人对峙着他们所有人。因为就在派出所旁边,这群流氓混蛋也不敢做什么,景照煜稳稳地后退了几步,退到了派出所正门口,然后他一手握着手机,一手朝着派出所里面指了指,即使一对五,他神色也是傲慢又挑衅。

    像是在邀请他们,要不要在警察局门口再干一架。

    “照煜,好了。”江之河站在王赛儿旁边,忍不住提醒自己这位超强斗力的“队友”,虽然这里是派出所门口,但是如果事情闹大了,他们都是龙腾中学学生,也不好收手。

    江之河作为校长,虽然变成张大贺两星期了,校长架子还是有的。可不想有一天以打架斗殴的缘由被请家长。

    就在这时,两束车大灯突然从前面罩了过来,是江眠叫的出租车过来了。面朝着五个流氓混蛋,景照煜对着他们微微一笑,转过了身。

    他跨步,朝着江眠大贺他们走去,然后随手牵起最旁边江眠的手。当着不远处五个人,他大大方方地,面色如常地护着江眠上了出租车……

    夜风吹拂,烧烤的味道不知道从哪个方向飘来,一阵阵地消散在这光影暧昧的江边灯火里,酒吧街上也传来年轻动感的金属音乐,一个音符一个音符地激荡在耳边。

    江之河反应了一下,女儿眠眠已经被小景手牵手,像是男女朋友那般牵上了车。他也拍了拍王赛儿的肩膀,带着她上了出租车。然后问题来了,两位女孩子都坐在后面,他和景照煜谁坐前头呢?没留给江之河选择,景照煜已经打开了江眠这边的车门,缩了进去。

    “挤一挤吧。”景照煜出声对里面的人说。

    车厢后座,江眠立马往王赛儿那边靠,屁股挪走了一大半。景照煜身材属于非常匀称的那种,但是他个子高,长手长脚的,身躯肌肉又结实坚硬,就算江眠屁股挪走一大半,他的大腿还是紧紧地挨着她。

    同时,“张大贺”也坐上了副驾驶。车内多了俩刚打完架的“热血青年”,车厢里的温度像是火苗轻轻划了一下,徒地高了。

    刚打完架,江之河的大脑还有些亢奋,向来敏锐洞察力强的他,自然瞧到了小景牵着眠儿上车的刻意样子,何况小景牵得那般光明正大,嚣张傲慢。不管出于同学还是老父亲的眼光,他都很容易误会小景的动机,但是江之河觉得刚刚小景牵眠儿上车的动作应该也只是出于一种保护;至于为什么牵的是眠儿的手,不是王赛儿,因为小景在挑选保护对象的时候选择了距离他更近的眠儿。

    这样一想,江之河觉得后座几人的同学之情又纯粹起来了。

    “赛儿,他们到底是什么人?”江之河问后座的王赛儿。

    王赛儿支支吾吾,双手相握,一时开不了口,后面江眠侧头望了眼王赛儿,低声说:“不想说没关系。”

    江之河:……

    然后,他问女儿:“江眠同学,你今晚那么晚回去,你妈知道了吗?”

    “知道了啊。”江眠坦坦荡荡地回答张大贺,“我来的时候就告诉我妈了,我和赛儿一块看个电影。反正明天休息半天。”

    江之河那个气,没想到女儿早就瞎编好了理由。

    “江眠同学,真没想到你这种好学生也那么会骗家长。”江之河酸酸地说。

    江眠觉得张大贺怎么上车后说话就阴阳怪气,她反问张大贺:“难道你没骗过爸妈?”

    江之大贺:……

    江眠微微扯了一下嘴巴,再说:“这世上没有不骗孩子的爸妈,也没有不骗爸妈的孩子。”

    江之河更心塞了。一直以来他觉得女儿脾气差点就差点,好歹行为规矩思想端正,但是随着以同学的身份接触,他怎么觉得江眠同学这思想也很不端正啊。

    “江眠同学,我跟你说,你这样是不对的……”

    江眠哪会觉得张大贺真的在教育自己,以为他是开玩笑耍嘴皮子,刚好她借机转移王赛儿的尴尬,右手偷偷拉起了王赛儿的手。

    王赛儿心里对江眠充满着感激,刚刚张大贺问她原因,她真的非常窘迫。她也不是不想告诉同学原因,只是难以启齿而已。因为她不是第一次被敲诈勒索,而是很多次了,原因是去年她见了一个网友,他对她……

    这事她从来没有跟人说过,江眠也不知道,甚至她还每次从江眠这里骗钱。可是,她不仅骗江眠,这些天还有意疏远她。但是江眠不仅不跟她置气,还帮她留面子。

    龙海市不大,从酒吧一条集过来,大概也就半个小时。但时间已经很晚了。终于,着急的家长给孩子们打来了电话,第一个接到电话的还是……江之大贺。

    江之河拿起手机,看着手机里显示的“妈妈”两字,头疼用将手指滑了一下手机屏幕,放到了耳边接听。

    “妈……”这声妈,江之河叫得十分别扭,不情不愿。

    “呵……”景照煜突然笑了,一路过来没有太多话的景照煜忽得一笑,自然是对张大贺的嘲笑和奚落。

    江眠也觉得张大贺刚刚这声妈挺好笑的,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她脸莫名有些红了。当景照煜也意识到他和她坐得太近,选择转过身面朝车窗,将自己往车门那边贴了贴。

    “咳。”一个不小心,景照煜咳嗽出声。为了掩饰这声咳嗽。晦暗的车厢里,景照煜伸手碰了碰鼻子。

    江眠顿时变得小心翼翼,连呼吸都小心得很。她抬了抬眼睛,刚好手机滴了一声,安莉发了消息过来,她低头回复安莉说:“就在小区门口了。”

    作为校长以及长辈,江之河还是想找王赛儿了解情况,以便思想教育以及防范未然。结果一下车,王赛儿就像一阵烟儿跑了。景照煜住在小区最中间的10号楼,跟他们同行了百来米,帅气地提着背包朝江眠张大贺道了别,走了。

    临走前,还问了江眠作业。

    江之河和女儿一块回到了25幢,他再次问江眠:“王赛儿到底认识了什么乱七八糟的朋友?”

    虽然眼前“张大贺”口气不善,江眠还是能感受到张大贺是真的关心她和王赛儿,可是她也不知道,如实地摇摇头:“我不清楚,但是我觉得赛儿不会认识乱七八糟的朋友,她应该是真的被敲诈了……”

    江之河觉得自己女儿应该是真的不清楚,点点头。

    某一刻,江眠觉得张大贺这副管事的样子很像她……爸?转而,她想是不是张大贺在端班长架子?

    大脑充斥着乱七八糟的想法,很快电梯停在了二楼。

    “妈……”江眠叫出了等在电梯门口的安莉。

    “安——阿姨。”江之河下意识按住了电梯门,一不小心他差点叫了安莉,最后加了两个字补救。

    “是你和眠儿一块看电影啊?”安莉有所疑惑地问电梯里的男同学。长得高高的,不是那种非常帅气的男生,却是学校里很招女孩子喜欢的坏小子类型。

    所以,安莉心里才会有些怀疑。

    江之河当然知道前妻这样问他是为什么,心里也十分无语,他老老实实回答安莉:“除了我和江眠,还有两个同学,都是这个小区的,王赛尔和景照煜。”

    安莉被这一本正经的回答逗笑了,瞧着男生那么坦然,她满意地笑说:“早点休息吧,你们这帮孩子,都高三了,还让我们做父母的那么担心。”

    “是的,安——阿姨。”江之河再次称呼前妻为安阿姨,口吻神色带着一份他自己都没有察觉的得意。以前妻子还说他行为思想老成,没想到吧,有一天他还能叫她一声阿姨。

    电梯门缓缓关上,安莉失笑地摇摇头,对女儿眠儿说:“你这刚搬过来的同学还挺有意思的。”

    江眠耸肩,随后同意地点了一下头,说:“他是挺逗的,叫张大贺,这个学期刚转来,现在是我们班的班长。”

    “班长?”

    “对,自告奋勇要当的班长。”顿了下,江眠弯唇一笑,扬着眉毛对安莉说,“全班除了我,都选了他。”

    “噢,那我们眠儿很有想法啊。”安莉肯定道。

    江眠有些不好意思,换了鞋,等回房间前,她转过头:“妈,明天你能不能跟我一起看看……我爸?”

    “……好。”安莉答应女儿。

    江眠点点头,胶原蛋白满满的脸上端着淡淡的笑意,然后关上了卧室门。

    ——

    第二天是星期天,可以休息半天。龙腾中学高三执行大星期和小星期,小星期只能是周日休息半天,大星期则按正常休息两天。但是高三了,即使休息两天,很多学生的家长还是会让孩子上辅导班。

    大清早,江眠和安莉去了市医院看躺在监护室里的江校长,她小叔江之海安排了专业的看护和阿姨照顾她爸。医生办公室,医生对她说,江校长是由车祸导致脑出血造成的昏迷。

    可是都那么久了,她爸为什么还没有醒来的迹象。“我爸会不会变成植物人?”江眠问医生。

    医生说:“植物状态持续一个月以上患者才能断定为pvs,也就是持续性植物状态。”

    刚好,今早小叔江之海也在医院,宽慰她说:“别担心,等淤血散了你爸就醒了。”

    旁边安莉对江之海说:“之海,之河的事辛苦你了。”

    江之海一笑,呛安莉说:“安律师,你客气了……应该说是眠眠的事辛苦你了。”

    ……不管江家人如何内斗,对外人他们都非常团结。这是安莉嫁到江家的最大感受,她当了江之河那么久的妻子,可是在江家人眼里,她还是外人。

    上午回常青藤小区,安莉提前在附近的菜场下了车;小区大门旁,江眠从出租车下来,视线前面,刚好瞧到景照煜和一个衣着优雅外貌秀丽的女人站在一块。他们旁边,还停着一辆低调的豪车。

    江眠打算装作看不到,从他们旁边走过。

    结果……待自己妈妈坐进车里,景照煜顺势将车门一关。好巧不巧的,他一抬起头,直接与下车的江眠,目光相撞。

    江眠刷卡进小区。

    小区大门正对着中央景观花园,今天天气放凉,又是星期天,不少住户都下楼玩乐放松。江眠看到了一条熟悉的朋友,哈哈。

    它正被张大贺的妈妈牵着,江眠暗暗地琢磨着要不要打个招呼,张大贺妈妈已经朝她走来:“哎呀,你不就是大贺的同学吗?”想了下,又关心道,“那个你爸江校长……”

    吴女士停下来,江眠回答说,“他还在医院。”

    “噢噢,没事没事,一定会好的会好的。”吴女士笑眯眯地说着好话,见底下的哈哈一直瞧着江眠,江眠也对哈哈有兴趣,便把手中牵引绳送到了江眠手里,“我刚想去买个菜,能不能帮我遛会。”

    江眠一时愣着,然后点点头:“……好!”

    就这样轻易地,被自己妈送到同班同学江眠手里,张大贺很无语,忍不住翻了一个狗眼。

    吴女士提着包包离开,江眠牵着张大贺站在中央景观没有离开,随后肩膀被人轻轻一拍。

    江眠转过身,景照煜肩线笔挺地站在她后面,然后他稍稍低下头,笑着问她:“江眠,你在这里是等我吗?”

    什么?!江眠没想到景照煜会这样说,举起牵绳的手解释说:“……我在遛狗!”

    “我开玩笑。”景照煜兀自唇角带笑,顿了下说,“一起遛会?”

    江眠:……

    张大贺:……这两狗男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