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格党 > 其他小说 > 渣攻他突然喜欢我 > 番外六 婚后+顺带一提的齐修
    今年的夏天比往年要热的多。

    纪耀终于熬到了休息日,躺在泳池旁边不想动。

    他们现在暂时住在魏家本家,毕竟论起避暑,没有地方能比这里四处都是旺盛草木,且远离市区的地方更凉快了。

    魏轩端了饮料进来放在纪耀身侧,视线在纪耀白皙的胸膛一扫而过,又在他黑色的泳裤前顿了顿,转身跳进了水里。

    他先是自己游了一圈,接着游到纪耀身旁,试图引诱纪耀下水。

    “耀宝不来游一会儿吗?水里很凉快。”

    纪耀正躺在冰凉的瓷砖地面上,闻言微微动了下脑袋,懒洋洋的就是不想动,“不要,你肯定又打坏主意。”

    两人结婚都要两年多了,魏轩现在本性毕露,也懒得装了,撑着下巴笑的变态,“耀宝想我打什么坏主意?”

    纪耀的回应是翻了个身背对着他。

    不想魏轩这个不要脸的直接伸手摸向了纪耀的腰,爱极了指尖柔嫩的触感,忍不住捏了捏纪耀的腰。

    “别闹了,我好热。”纪耀抬手抓住魏轩的手丢到一边,谁知道胳膊还没收回来身后突然传来一道力把他带进了水里。

    水里可比地面要凉快的多,纪耀揽着魏轩的脖子,舒服的吐了口气。

    夏天的时候真想就这么一直泡在水里。

    见状魏轩不由好笑道:“你看,这不是很喜欢下水的吗?口是心非。”

    纪耀无语,要不是因为魏轩总是绿着眼睛跟饿狼似的盯着他,他早都下水了好吗。

    果然下水还没两秒,魏轩的帐篷就又支起来了,他蹭了蹭纪耀的脸,强势的吮吸着纪耀的脖颈,留下一朵朵红痕。

    “耀宝——”可怜巴巴的声音还带着股沙哑的劲儿,他亲吻着纪耀的耳朵,手已经顺着水面滑下去落在纪耀的泳裤上,微微用力的捏了一捏。

    纪耀咬着唇隐忍着呻吟声,四周都是荡漾的水花,他想推开魏轩自己游走,谁知道才刚有个动作脚踝就被魏轩抓住,强行拽了回来。

    “想上哪去?”魏轩笑问。

    说他变态也无所谓,反正他就是喜欢看纪耀想逃又逃不走的样子。

    这几天因为天热,纪耀在医院忙的厉害,每天回家的时候都累的一动都不想动。

    看他这个样子魏轩也不忍心下口,每晚上都给纪耀捏捏肌肉,忍着欲望什么都没做的的哄他睡觉。

    也就是说魏轩这个肉食动物,已经快将近两周的时间没有吃到肉了,连肉末都没有!

    饥肠辘辘的看着纪耀肩膀上刚刚多出来的红痕,魏轩忍不住的又咬了下去,叼住耀宝免得人又跑了。

    纪耀见状就知道自己今天可能在劫难逃,他今天已经放松了很多,没有前两天累了,但还是不怎么想做。

    对付魏轩他硬来不行,索性直接来软的,凑过去亲了亲魏轩的脸,又亲了亲他的喉结,看魏轩倏的看过来时瞬间乖巧的弯了弯眸子道:“阿轩——再让我休息一天好不好?”

    纪耀以前撒撒娇做的乖巧一点魏轩魂都能丢了,啥都能答应。

    但今天不一样啊。

    今天的魏轩看着纪耀裸露的上半身,又看了看他乖乖巧巧一副任君采撷的神情,只觉得自己喉头发痒,险些失控。

    他轻咳一声掩饰自己要吃人的欲望,伸手捏了捏纪耀的胳膊,装出了一副心软的模样,“那好吧,我给你揉揉肩膀好不好?”

    纪耀松了口气,放松警惕点点头挂在魏轩的脖子上。

    魏轩的手捏了捏他的脖子,又捏了捏他的肩膀,一路顺着背脊揉捏下去。

    侧眸见纪耀打了个哈欠,舒服的快要睡着了似的,他的手终于落在了纪耀身上那条碍眼的泳裤上,轻巧的扯了开去。

    纪耀猛地睁开眼睛,下意识就要捂向身后控诉道:“你做什么!”

    “耀宝,我就揉揉。”

    魏轩一脸诚恳的道。

    纪耀才不信他的鬼话,正要逃跑魏轩的手已经轻轻对着他的腿捏了捏,敏感的他下意识的就借着水的浮力抬腿勾在了魏轩身上。

    “别乱摸!”他涨红脸道。

    魏轩的手却是不停,他对纪耀身上的敏感点百分百掌握,反正就是纪耀哪里敏感他就碰哪里。

    听着纪耀忍不了的低吟,他抬起头,依旧是一副老实巴交的表情道:“耀宝,我都听你的,你让不让我进去?”

    “不要……”纪耀连忙摇头,眼睛湿漉漉的可怜道:“不要进…唔!”

    话还没说完魏轩已经借着水进去了,他笑眯眯的咬住纪耀的耳朵,压根就没打算听纪耀的,低笑一声道:“耀宝叫的可真好听。”

    ……

    不知道过了多久魏轩终于抱着纪耀从泳池出来,把还没缓过神的纪耀放在椅子前,自己拿着花洒过来给纪耀冲洗。

    “岩子今晚约我出去喝酒,你去不去?”

    他低声问。

    “唐水学长去吗?”纪耀抬了抬眼皮轻声问。

    “去的,晚上多凉快,我们正好聚一聚。”魏轩现在要管理公司,肖岩现在也要管理公司,两个人忙的连面都很少见了。

    闻言纪耀终于点了头道,“行。”

    正聊着放在不远处的手机突然响了,魏轩放下花洒,一看是纪耀的手机在响,来电还是齐修。

    “这憨批玩意怎么周末都给你打电话?”

    魏轩忍住把纪耀手机忍游泳池的想法,气哼哼的道。

    “他这个周末加班。”纪耀好笑,就看魏轩气势汹汹的接起电话,开口就是一句:“单身狗勿扰有夫之夫谢谢。”

    齐修:“……”

    “滚你的魏轩。”齐修那边传来磨牙声,隐忍着火气道:“我找纪耀有事,你问问他上次把我们一起研究的病历放在哪里了?”

    魏轩撇嘴,正要转达就听电话那边又传来一道陌生的男声道:“齐大夫,你看看是不是这个病历?”

    这声音听起来像个少年,清清脆脆的。

    “啊,对的,谢了。”齐修那边松了口气,转头愤愤的对电话来了句:“咒你肾虚不谢。”

    接着挂了电话。

    “单身狗的咆哮。”魏轩嗤之以鼻,抬头看向纪耀道:“耀宝,你说齐修那家伙接捧花不是接的挺快的,怎么到现在还是单身?”

    “也不一定。”纪耀懒洋洋的侧了头,笑道,“我们医院有个男护追了齐修好几个月了已经。”

    “有进展了吗?”魏轩想起了电话里传来的少年音。

    “没有。”纪耀对这种事其实不是很关系,随口道:“我看齐修好像没那方面的意思。”

    魏轩冷哼,他倒是希望齐修快点找个对象,不然总是和纪耀在一起工作,他看着都烦。

    晚上他们赴约去喝酒,唐水远远的就冲着纪耀招了招手,他和肖岩两个还穿的是情侣服,一身花里胡哨还带着红绿小花的浅蓝色衬衫,全靠肖岩拿脸撑颜值。

    纪耀的视线在两人的衣服上顿了顿,没忍住的笑了一声。

    “别笑。”唐水轻咳了一声,指着肖岩道,“这是他要买的。”

    这下连魏轩都忍不住用诡异的视线看向了肖岩。

    他不记得肖岩的审美这么古怪。

    肖岩轻咳了一声。

    其实他本来是欺负唐水,想给唐水穿,没想到唐水直接买了两套,两人一人一套。

    “我觉得还好。”他硬着头皮道。

    魏轩忍着笑坐下,发现肖岩自从和唐水在一起之后脸上的表情就多了许多,他回想着上辈子见肖岩的最后一面,他当时可没有现在的精神,整个人都透着一种颓废的感觉。

    他给纪耀拿了个小杯子,一边叮嘱纪耀少喝点酒,一边和肖岩聊起了现在的近况。

    正聊着纪耀突然疑惑的“噫”了一声,接着就看他的视线落在不远处的另一桌上。

    另一桌坐的还真是熟人,一个是齐修,一个是个不认识的男生。

    肖岩也顺着纪耀的视线看过去,轻扬了下眉道:“这是齐修和他们医院的一个…男护?”

    “你认识屈萧?”纪耀好奇的道。

    “他叫屈萧?”肖岩摇了摇头,“我是在轩哥你们结婚的时候看到的,好像是给齐修送钥匙来的?”

    纪耀回想了下道:“屈萧好像那时候就和齐修认识了,不过齐修这人在医院对屈萧一直保持距离的,怎么这会儿还坐在一起喝酒了?”

    “他早点找到对象也好。”魏轩冷哼。

    “齐修!”肖岩已经出声叫道。

    此时齐修已经和屈萧喝了很久的样子,闻言回头就正好看到魏轩他们几个,当即愣了愣走过来道,“你们也来这边喝酒?”

    话音刚落还坐在桌前的屈萧突然趴在了桌上,手里还没喝完的酒杯也被打翻了,滴滴答答的顺着桌子洒在地上。

    “屈萧!”纪耀站起来过去,就看屈萧一副喝醉了的样子,当下无语的看向齐修道:“屈萧平常说句话都要脸红,你怎么还把人灌醉了?”

    “他就喝了几杯啊?”齐修诧异的过来,唤了两声屈萧的名字,一看他真喝醉了一拍脑门,无奈的道:“好好好,我先去结账,送他回家。”

    说着他转身离开,纪耀正担心着屈萧的情况,屈萧突然睁开眼睛,小心的拉了下纪耀的手道:“耀哥,别担心,我装醉呢。”

    纪耀给他吓了一跳。

    不怪纪耀被吓到,实在是屈萧对人的样子总是腼腼腆腆的,工作时虽然专注,但平时连说个话都会脸红。

    可现在的屈萧眼睛机灵活泼,哪里还有半点腼腆的样子,一看齐修过来立刻又装成一副醉的不行的模样,软软的被齐修捞了起来。

    临走前还不忘给纪耀比了个大拇指。

    没办法,齐修这家伙根本不开窍,不下一剂猛药都不行。

    纪耀呆呆的看着齐修用极其直男的方式拖着屈萧离开,半晌后笑了起来。

    一想到齐修会被屈萧给硬上弓,那个场面……

    “耀宝?”魏轩过来,牵着纪耀的手把人带回去,看他咯咯的笑着脸上也忍不住带了笑意,“怎么了?”

    “看齐修今晚要栽跟头了。”纪耀笑软在魏轩怀里。

    魏轩虽然不明所以,但一想到齐修要倒霉他还是高兴的。

    几人说说笑笑,享受着夏季独有的晚风。

    岁月静好。<author_say>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