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格党 > 玄幻小说 > [剑网3]对黄昏/苍歌 > 番外一:山河远阔
    杨玉珩一个人站在距离雁门关千里之外的战场之上,放眼望去,便是千里冰封,万里雪飘。周遭是死一般的沉寂,唯有还未散去的星火噼啪作响。

    而大雪里,早已看不见那洁净的白,取而代之的是黑与红交杂——这里方才进行了一场恶战,而这些,是战死的将士们。

    他麻木的穿梭在这黑红白之间,只觉得浑身僵硬,视线不断的寻找着,又期盼,又畏惧。

    突然,他发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在不远处站着,霎时间泪如泉涌,疯了一般的冲过去,只见那人转过身来,身后的平原变成了悬崖,紧接着,那人便跌落下去。

    “燕亦川!”

    杨玉珩猛然睁开眼,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一个人紧紧的抱住,力气大到恨不能把自己融入骨血之中,他眨了眨眼,又眨了眨,这才慢慢的抬起头。双目对视一会儿,杨玉珩也不知哪来的力气,突然反身把燕亦川压在身下,捧着对方的脸狠狠的吻住那双唇。

    燕亦川被杨玉珩这翻动作弄得有些懵,但当他感受到杨玉珩浑身都在颤抖的时候心底一沉,紧紧的环住对方的腰,一手按在了后脑勺上,加深了这个吻。

    这个吻毫无章法,与其说是调情,不如说是一种宣泄,没一会儿杨玉珩就喘不上气,揽着对方的脖颈靠在胸前缓着呼吸。

    “做噩梦了?”燕亦川柔声问道,搭在后面的手慢慢的抚着杨玉珩的背,从杨玉珩刚才反应来看,这个噩梦怕是和自己有关。

    想到这,燕亦川看着杨玉珩这满头白发,不仅心底有些发酸。

    杨玉珩现在的年纪其实也不过而立,却已经有了满头的白发,而造成这样原因,便是自己一步失策,竟然对他心生怀疑,一个没留意差点搭上命,可没想到自己的命救回来了,误会解开了,可这人的白发却是再也不复青丝。

    雁失其侣,悲鸣而死。

    “珩儿,都过去了。”燕亦川抱紧杨玉珩,听见对方闷闷的“嗯”了一声不禁觉得有些好笑,挑起对方的下巴在人额头上落下一吻,“我还在这里,再也不会离开你了。”

    “嗯。”杨玉珩依旧紧紧的抱着燕亦川,那个梦过于真实,让他一时半会儿分不清现在到底是真是假,到底哪个才是梦境。

    但至少,这个温暖的怀抱不是假的。

    燕亦川低笑一声,轻轻的掐住杨玉珩的下巴让人抬起头,唇齿相贴,吻得难舍难分。

    就在感觉气温周身逐渐升温时,燕亦川这才放过了杨玉珩的唇,看着对方面带红晕双眼有些失神的模样有些情难自禁。

    燕亦川艰难的将目光撕开,突然想到什么似的说道:“刚好近日给学生们放了些假,今晚我带你去灯市转转,如何?”

    “灯市?”杨玉珩愣了愣,是了,这个小镇虽小,玩意倒是不少,每年小暑时分都会有一场庙会,杨玉珩来了这么久,倒还从没去看过。

    “嗯,我听那几个小鬼说,这个灯市还有点意思,你太过谨慎了,平常压根不出门,其实没事的,不会有面熟的人来的,出去逛逛换换心情也好。”燕亦川勾着杨玉珩的发丝把玩着,杨玉珩想了想,自己确实太谨慎了,这种地方那些认识他的达官贵人怎么会来,就算真的来了,以他和燕亦川的功底,还怕打不过逃跑吗?

    是夜,为了以防万一,二人还是带着武器出来了,周遭的人倒是没有觉得什么奇怪,毕竟早闻杨先生是琴师,随身带着琴倒是没什么奇怪,而这位燕先生更是一名武痴,而且明眼人都看得出来他对杨玉珩保护的分外周到,杨玉珩一个文弱书生,相貌又生得好看,不是没被人调戏过,只是每每杨玉珩都淡定的站在原地,而调戏他的那个地痞流氓,都被一块巨大的盾直接打飞了。

    “没想到我们一手琴音杀人于无形的杨丞相,如今却在装文弱书生。”燕亦川抱臂走在杨玉珩身边调侃道,“若是让这些人知道,你是李先生门下不可多得几位得意门生之一,该是什么心情?”

    杨玉珩听着燕亦川的调侃,不气反笑:“你不是说过要一辈子都把我守得好好的吗?那给你一点出风头逞英雄的机会难道还不好吗?”

    “嗯?”燕亦川挑了挑眉,坏笑的将杨玉珩推至墙角,一手撑在墙上低头看着对方痞笑着说道:“那我今天不逞英雄,想耍流氓,杨先生待如何?”

    “……”

    “娘亲,那个哥哥在干什么呀?”一个路过的小女孩扯了扯母亲的衣袖,女人顺着目光望过去,赶紧一把抱起小女孩边走边说道:“闺女,那可能舞狮排练。”

    燕亦川艰难的环视着周遭打量好奇的目光,只觉得是自讨苦吃,他扭着奇怪的身形,苦着脸扭头对一旁悠哉弹琴的杨玉珩说道:“珩儿我错了”

    杨玉珩的指尖依旧在琴弦上拨动着,笑眯眯的看着燕亦川说道:“我突然想起来阿执跟我提过,当年在雁门关的时候,苍云军经常要去安抚关内的居民,其中最常见的活动便是扭秧歌,你当年还当过领舞呢。这么多年未见过,突然想看看罢了。”

    那也不至于用平沙落雁啊

    燕亦川心中腹诽,却也不敢说出声,只能可怜巴巴的看着杨玉珩,那模样要多可怜有多可怜,直看着杨玉珩心软下来,指尖微动,燕亦川身上那种被束缚的感觉顿时消失不见,马上把收回手,恶狠狠的瞪了一眼周围围观的人。由于气势过凶,那些人马上作鸟兽散,顿时没了踪影。等燕亦川回过头,便看见笑得毫无形象的杨玉珩,心中那点郁闷顿时消失得无影无踪,无奈的走上前抱住杨玉珩狠狠的亲了一口这才解气的放开。

    燕亦川一路牵着杨玉珩的手走到河边,燕亦川偷偷看了一眼杨玉珩,见对方只是好奇的看着河边的灯,对于周围投过来奇怪的目光熟视无睹,心里那些许别扭这才彻底放下来,换了个和杨玉珩十指交叉的手势继续走着。

    杨玉珩自然感觉到了燕亦川的动作,看了看手,又看了看这个别过头去的人,有些好笑的凑上去,大方的在人脸上亲了下,丝毫不顾周遭路人惊讶的目光。燕亦川转过头,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他,而杨玉珩却是背着手,笑嘻嘻的看着他,在暖光下照着似乎面上还挂着些许红晕,那双温柔的眼睛仿佛有万千星辰在其间。

    燕亦川目光暗了暗,偏过头警告般的看了眼周围还在朝这边张望的人,那群人顿时被他的目光吓得散去。他重新转过头来,看着杨玉珩的目光却是分外柔和,按着对方的后脑勺与自己额头抵额头,笑声说道:“杨玉珩,我多庆幸经历了物是人非之后,你还在我身边。”

    说罢,不等人回答便吻了上去,后面的水面上正好炸起了烟花,附近人的目光都被烟花吸引过去,而这两个人相拥在一起,难舍难分。

    良久,二人才分开,对视一眼,竟是双双害羞别过头,杨玉珩食指扣了扣脸,只觉得面上烧得慌。装作若无其事的偏过头去便看到河边正在放花灯,顿时眼前一亮转移话题:“亦川,那边好像在放花灯,要不要去看看?”

    “好啊。”燕亦川走过来揽着杨玉珩的肩膀,在人脸上嘬了一口笑嘻嘻的说道:“珩儿害羞起来真的很可爱。”

    几分钟后,燕亦川以一种奇葩,不应该是很骚包的姿势“扭”到了河边。

    果然,看起来温文尔雅的人切开都是黑啊。

    燕亦川心底流泪。

    杨玉珩没有管在哪心底流泪燕亦川,走到小贩身边买了一盏河灯,提笔在上面写了几句什么,不等燕亦川过来,便放入了河中。

    燕亦川看着他的动作,有些好奇的问道:“你写了什么?”

    杨玉珩却是没有回答,转身又买了两个孔明灯,一个给了燕亦川,一个自己拿着,点上星火,从灯后偏过头看着燕亦川。

    他微微一笑,桃花上眉梢。

    燕亦川顿时觉得,写了什么其实也没有那么重要。

    两人走到桥边,托着灯缓缓抬起手,任由孔明灯往上飞,渐渐融入一大片孔明灯之中。

    杨玉珩看着灯,突然福至心灵,转过头来,果然,燕亦川正在看着自己。

    山河远阔,人间烟火。

    无一是你,无一不是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