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格党 > 玄幻小说 > Hp衍生文-Olivia > 第 27 章
    二十七 da

    我在火车上和德拉科好好解释了一番,告诉他黑魔王回来了,告诉他魔法部的反应,告诉他在迷宫里发生了什么。我希望他不要去做食死徒,至少不要被打上印记。

    回家我和爸爸说了哈利的遭遇,爸爸决定立刻隐藏起来。沙菲克家族停止了一切社交活动,那扇黑色的没有门把手的大门又悬浮在沙菲克庄园之上。我现在明白了那扇门的作用,它将沙菲克庄园隐匿起来,就算巫师也找不到。我对这个躲过了格林德沃时期的防御系统还是很有信心的。只是我还没决定好要不要去霍格沃茨上学。客观上来说这学期除了黑魔法防御术老师很恶心人以外应该是没什么意外的。

    假期我只能和朋友们通信。玛丽埃塔还在等待暴风雨,期待着自己的阿尼马格斯;丽莎似乎在相亲,桑夫人想为丽莎定下婚事;德拉科在马尔福庄园学习,我不知道他在学些什么,但他似乎很忙,我每次都要隔很久才会收到回信;布雷斯倒是常常给我寄一些有趣的小玩意,我差点都以为自己穿的是同人文,布雷斯怎么这么会哄女孩子啊!不应该是高傲地俯视众生吗!

    我在家无事可做,于是我也开始查找阿尼马格斯的资料。之前在霍格沃茨图书馆我就被玛丽埃塔拉着看了不少,渐渐地我也对阿尼马格斯产生了兴趣。但我没有贸然去尝试,毕竟只有七个登记在册的阿尼马格斯,我决定如果下学期还去霍格沃茨的话找麦格教授问问。

    七月,我的owl成绩寄过来了。我全都过了,就连魔药成绩都比我预估的分数高上不少。八月,爸爸还是决定让我继续去霍格沃茨上学,但是并不从九又四分之三站台过去,他联系了邓布利多,直接带我用壁炉到了霍格沃茨。我猜父亲为邓布利多提供了不少资金。因为我被允许随意使用壁炉回家。

    我在家里吃过了晚饭,邓布利多没有强制邀请我去看分院仪式,于是我去了魔药课教室,找到那本混血王子的课本。我在教室墙角的一个储藏柜里找到了这本书,笔记很乱,有些地方还黑糊糊的,我有点嫌弃,却还是将它带走了,至少它能让我在斯内普教授的高级班好过一点。我的所有成绩都是良好以上,但是我决定只继续学习魔咒、变形术、算数占卜、魔药学、草药学。我不太想选黑魔法防御术,但是几乎所有人都需要选这门课,所以我也选了。我甚至还继续选了保护神奇动物,今年是格拉普兰教授教我们,我想我们能学到些不一样的。这样我一共只有七门课程,少了三门,太轻松了!

    六年级我们开始学习无声咒了。几乎所有的教授都要求我们使用无声咒,特别是魔咒课和变形术课。我的桤木魔杖很适合施展无声咒,我对无声咒接受良好。但有的学生往往憋红了脸也施展不出。乌姆里奇很少来盯我的课,我反正一次都没碰见过她,当然,除了令人窒息的黑魔法防御术课。不过我一般都坐在后面看一些巫师小说,课还不算太难熬。十月份,我跟着秋张去参加了da,哈利确实很有天赋,我从他那儿学到了不少东西,包括一些战斗技巧。复活节前秋张召唤出了她的天鹅守护神,我觉得她们还挺般配。复活节前一周,有人告密了。这次不是玛丽埃塔,我没让她参加。我不知道是谁,我和秋张慌慌张张地跑回宿舍。哈利好像被抓住了。第二天,邓布利多被解职。

    乌姆里奇成为新的校长,但她没有搬进校长室,我还是能使用那里的壁炉。我试图劝说德拉科不要加入调查行动组,但他没有听我的,这些日子真是太糟糕了!

    复活节假期,爸爸在家教我大脑封闭术。

    “噢,宝贝,抱歉,那是谁?扎比尼家的小子?”爸爸在我的记忆里看见我在和布雷斯交往,“你以为你会喜欢成熟点的男孩,宝贝。”他似乎有点不太高兴。

    “爸爸,布雷斯很不错,至少他对伏地魔、食死徒和邓布利多的看法很客观。”

    “哦,两方都不喜欢,很投巧。我只希望他和他妈妈在对待感情上不一样。”

    “爸爸!”我试图辩解,“布雷斯虽然很受女孩子喜欢,但他一直独来独往,只是和德拉科关系稍好一些。”

    但爸爸似乎并不认同,总之我们在这件事上没有达成共识。但是拜这件事所赐,我的大脑封闭术有所长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