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格党 > 其他小说 > 偏执温柔风 > 015
    本文独发晋江文学城

    君水益/文

    他的怀抱,温暖又有力,给她十足的安全感,她红着脸任他抱着,轻咬唇,羞羞怯怯抬手,环抱住他劲瘦的腰身。

    季风穿得并不多,用力一抱,能感觉到对方厚实的身体线条,并没有她想像中的瘦,相反很结实。

    “筱筱……笑笑……”

    下颌顶在她的发顶上,季风眉间现出几分矛盾的皱褶,他闭上眼睛,用无可奈何的语气喃喃道:“你这样让我很茫然……”

    叶筱筱没听懂,悄悄抬头,恰好跟他睁开的眼睛对上,两人的距离是如此接近,以至于她能看见对方长而弯翘的眼睫毛,根根分明。

    “班长,你的眼睫毛好长喔。”

    季风一怔,神色一轻,下一刻松手,揉揉她被风吹乱的头发,“能吃得下东西吗?”

    叶筱筱一头雾水地点头:“晚上没吃多少东西。”

    季风好脾气地笑笑,“你坐一会儿,我给你煮碗面。”说着把东西放下,走进厨房。

    叶筱筱在原地愣了好久,半晌才回过神,立即懊恼地轻拍自己额头,她真是太笨了!刚刚气氛那么好,她说什么不好,偏偏要说对方的眼睫毛,撒一下娇也行呀。

    厨房传来烧开水的声音,她嘟喃了几声走过去,站在门边。

    季风熟悉地煮鸡蛋,剥壳,煮面,滚烫的热汤不断冒出白色的热汽,将孑然矗立的季风熏出一身烟火气息,他的神色很淡,像是很远,又像是很近,整个人半模糊在水汽里,好似下一秒就要消失不见,她看着看着,走过去攥住他的衣角。

    季风嘴角轻勾,没有转头,拿筷子在锅里搅着面条,左手却向后一握,准确地捉住她的手,牵住。

    两个人安安静静站在厨房里,谁也没有说话,可叶筱筱觉得,四周的空气都是甜的,连锅里不断冒泡的水汽也充满着让人喜悦的甜蜜味道。

    面很快煮好,原来季风只给她盛碗,叶筱筱却坚持他也要吃,并且把为她煮的两个鸡蛋分一个到他碗里。

    “不能吃独食,你陪我一起吃。”

    季风笑笑,拿着筷子不动,“生日的人要吃两个鸡蛋。”

    叶筱筱撅着嘴,“这什么风俗,从没听过。”

    季风一顿,笑容淡了两分,“我妈妈说的,如果你不喜欢……”

    “喜欢!我最喜欢吃鸡蛋了,”叶筱筱把碗拨拉到身前,笑着指他的碗道:“伯母说得对,要吃两个鸡蛋,我们一人一个,你快吃吧。”

    说着夹起面条,吃得津津有味。

    季风拿着筷子望着黄澄澄的清汤面,心里却有些不是滋味。

    从小到大,每一年生日,母亲都会为他煮一份长寿面,她说这是博个好意头,每次都要盯着他把面吃光,至于鸡蛋,他知道,不过是母亲疼爱他想让他吃多点的说法。

    这次生日,明明说好希望他陪她玩一天,他等了一天,眼看天色晚了,他已经做好准备出门,打算去她家找她,也算履行承诺,但叶筱筱这个笨蛋,竟然揪准机会自己跑过来,连给她煮的面,都要分一半给他。

    自从母亲去世,他已经几年没吃过生日面了。

    这个傻姑娘,对他掏心掏肺,只懂付出却不懂得索取回报。

    季风沉默地吃着面。

    “甜的,好吃,”叶筱筱放下碗擦干净嘴巴,双手托腮,弯着眼睛看他吃东西,“班长,你的手艺真好。”

    季风淡淡笑着,没说话。

    她就这么坐着看他吃东西,墙上的挂钟已经走到8点半,不知不觉过了一个小时,叶筱筱觉得,只要跟他在一起,时间便过得飞快。

    这时,不远处响起一声响亮的烟花绽放声,炸裂的烟花将天空染成一片彩色,铺满小小的阳台视野,叶筱筱‘哗’了一声,起身走到小阳台,抬头望着天空,“这个时间竟然还有人放烟花。”

    因为是一月一号元旦节,新年的第一天,昨晚零点有不少人家燃放烟花,但没想到,今天都快过完了,还有人家放。

    这一片是旧社区,房屋的楼层不高,燃放烟花的位置正好位于季风家的斜侧面,没有房屋高树遮挡,她看得一清二楚。

    一颗又一颗的烟花接连窜上高空,于空中炫烂绽放,美丽又脆弱,季风走过来,和她并肩站着,一同望着天空,眼神遥远。

    半晌,他感觉小拇指被人小心翼翼握住,女孩子仰头笑着,菱形小巧的红润嘴唇轻轻闭阖,“好漂亮呀,班长,我能不能许一个生日愿望?”

    季风的目光定在那抹红唇上,觉得嘴巴有些干涸,半晌喉结滚动一下,“你说。”

    两只白嫩纤细的小手合在一起,女孩子作祈祷状,满脸虔诚望着天空,“我许愿,以后每一年的生日,我们能一起度过。”

    语毕,不远处一阵轻轰声,一朵绚烂烟花于空中盛开,半空中绽放的缤纷光映在她茶色虹膜上,炫出阵阵芒光,摄人心魂,季风心跳如擂,一时竟分不清,这阵让人心悸的轰隆声是来源于外部,还是来自他的幻想。

    “筱筱,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她笑眯眯的,“我在跟你表白呀。”

    叶筱筱自小爱憎分明,敢爱敢恨,她喜欢季风,便用尽所有心思去对他好,她想,两人相处,总有一人要主动迈步,季风性格含蓄内敛,做不来主动的事,那么她愿意充当主动的那一方。

    虽然……叶筱筱用力握着略微颤动的手,虽然她很紧张,但她愿意去尝试。

    季风眼神深邃,隐藏许久的情绪逐渐自心底翻滚,俨然就要喷薄而出,“我会当真的。”

    叶筱筱觉得季风这句话有点奇怪,不解地眨着眼睛,“我一直很认真,难道你不是?”

    他?他怎么可能认真?

    季风抿着唇,伸手抱住她。

    女孩子的身体很软、很香,一点也不让人讨厌,正确地说,是让人喜欢的,是让他喜欢的,季风闭着眼睛,内心深处沉睡的那头野兽仿佛有苏醒迹象,他想破坏一些东西,又渴望一些东西,各种情绪在心间翻滚,让他分不清自己的真正心意,干脆不去深想,顺从自己的心思,弯下腰去,同她额头相抵,鼻尖相触。

    他缓缓开声:“笑笑,我想亲你。”

    说完,他低下头去,轻轻压在她的唇上。

    绵绵的,软软的,女孩子的唇瓣柔软得不可思议,季风感觉全身血液上涌,脸颊滚烫,有不知名的火焰于心中燃烧,刹那间,心跳加速,他情不自禁抱紧这具娇软的身体,唇瓣间的接触却放得很轻、很轻。

    不知过了多久,似乎只有一秒,又似乎过了几分钟,季风微微抬头,看着这张含羞带怯绯红的脸。

    女孩子眸光带着水汽,一脸懵懂,像是完全不知道发生什么事,事实上,叶筱筱此刻的脑海里空白一片,全然没有反应过来。

    刚刚发生什么事?季风亲她了?

    她眨着眼睛,又眨了下眼睛,咬住红唇,眼睛像被风吹皱的湖面波光潋艳。

    季风眼神黯下,伸手捧住她的脸,压低的声音带着沙哑,“再亲一个?”

    叶筱筱脑海里轰地一声,脸蛋红得快要爆炸,她下意识后退一步,却被季风的手揽住腰,没看清怎么回事,对方的头又压下来。

    一开始,他只是轻轻触碰她的唇,随后像是发现了新奇感受,压着她的嘴唇开始缓缓移动,柔软的唇瓣相接触,敏感的神经刺激得她全身毛孔张开,她像是承受不住这种过份的亲密,微转过头就想逃。

    然而下一刻,对方的手指插`入她散开的发间,牢牢按住后脑勺,压着她的力道同时加重,男孩子抵着她的唇哑然开声:“不要动。”

    她喉咙间发出一声呜鸣,便真的乖乖不动,她用力闭上眼睛,双手死死攥紧他的衣服,仰头承受少年的热情。

    恍惚间,她想起之前对季风的判断,她觉得他含蓄内敛,是个被动的性子……现在呢?哪里有一点被动的模样?他不知多主动,她迷迷糊糊地想,她刚刚到底是说了哪句话触动到他,像是瞬间按到对方心底的开关键,以致于他……

    少年的气息已然紊乱,紧搂着她的身体异常炙热,他的吻毫无章法,却在零乱的节奏中摸索出规律,渐渐从生涩变得熟练,她心底莫名升起一抹惧意,总觉得现在的季风跟往日大不相同。

    季风是温柔的、含蓄的、彬彬有礼的、从来不会越过她的心理防线,可这一次……胸膛里的空气已然要耗尽,她忍无无忍挣扎起来,推开他大口大口地喘息。

    “用鼻子呼吸。”他点着她的鼻头,低声悦耳地轻笑。

    她悄悄抬眼打量对方,却冷不防跟他别有深意的目光对上,季风脸上并不是她以为的风轻云淡,他的脸也很红,眼睛湿润,让她心跳加速的,是他眼梢竟然是红的,带着一丝她从没见过的凌厉。

    叶筱筱倏地撇开头,只觉得浑身不对劲,想转身却被对方轻松按住,他向后一推,她的后腰便抵在一米高的阳台墙上,随着他俯低身子,她只能不住向后仰。

    “班长,别这样……我怕。”

    季风笑着,眉梢都是惬意,“不是说跟我表白?这样就怕。”

    说着,他直起腰身,同时扶她站直,“别叫班长,叫我名字。”

    叶筱筱飞快掠了他一眼,总觉得他身上的气质跟以往大不同,身上那阵淡淡的疏离感消失了,取而代之是一种难以言喻的亲昵感。

    以往常更主动,以往常更锋芒毕露,她莫名心慌意乱。

    眼见叶筱筱浑身充满着不知所措,季风眼底闪过柔意,摸摸她的头顶,将她带进客厅,望一眼挂钟:“时间不早了,我送你回去,等我一下。”说完走进房间。

    刚刚发生的一切简直像做梦。

    房间门一关,叶筱筱便捂着唇地向墙边的桌子靠去,却不想桌子单薄禁不起她的一靠,桌子剧烈一晃,桌面摆放的数个相框全乱了,最边上一个,甚至掉到地上,摔出了照片。

    “啊,对不起阿姨!我不是故意的!”

    她向墙上的照片道歉,连忙蹲下身拾起东西,照片背对着她,可以清晰看见照片后写着字:“季家老宅,再遇忆彤,19xx101”

    忆彤?

    叶筱筱睁大眼睛,以为自己看错了,忆彤是她妈妈的名字啊!

    她蓦地翻过照片,照片上两个女人坐在庭院中喝茶,桌上摆放着精致茶杯和点心,两个女人对望着,正说着话。

    叶筱筱一下子认出,左边这位穿深色外套的女人正是季风的妈妈,容貌和墙上的照片一模一样,而右边穿粉色外套的女人,正是年轻10岁的妈妈。

    怎么回事?季风妈妈和她妈妈竟然相识?可季风为什么从来没提起?

    叶筱筱怔怔拾起相框,不知想到什么,飞快把桌面反盖着的其它相框翻开。

    一张张照片,全是季风妈妈和不同人的合照,她不认识,但每一张,背景都相似,直到最后一张,跟一个男人的合照……男人一身西装笔挺,脸色温和,神情和季风有五成相似,而叶筱筱看见他,眼睛瞬间瞪大。

    她的脑海里反复出现‘季家老宅’四个字。

    天啊!这是季家的季昌义叔叔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