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格党 > 都市小说 > 权妻谋臣 > 第一千零二十三章 黄蜂尾后针
    琼园。

    阿音站在后院看了一会儿,树林里有些残雪还没有融化,近处瞧着倒是一片枯败。常四带人一直打理的那一亩三分地,这大冬天的也就只剩下一些冬日里的青菜白菜了,并无什么。

    倒是不远处的驴棚里,南风依旧神赳赳气昂昂的叫唤着。

    “夫人,梁大人来了。”姜冬一袭深蓝色的便装,大步而来,似乎有些犹豫。

    阿音点点头,看着丝竹一把将撒丫子乱跑的云初给捞进了怀里,这小家伙,如今像是才知道自己长腿了,只要是一沾地就开始疯跑,跌跌撞撞的,好在冬日里衣服厚实,摔了阿音也不心疼。

    “怎么了。”阿音转身带着几人往听雪小筑去,瞧着姜冬有些犹豫。

    “慕相也来了。”

    阿音有些意外,面上却是的淡淡道:“来了就来了呗,我是怕他还是怎么着。”

    “慕相瞧着心情不好。”其实姜冬知道,慕无尘是生气阿音和小皇帝出宫,居然就带了他们这几个人。

    阿音看见远处已然站在门口的两人,微微挑眉,小声道:“怎么的,他不高兴还要我哄着么。”

    “……”那倒也是不敢。

    “娘娘今日怎么跑来琼园了。”梁钥微微行了一礼,看了一眼丝竹怀里的云初,“连皇上也带出来了。”

    阿音瞧见慕无尘耷拉着脸不说话,转身往里走,看了一眼庭院里的小池:“今日天气好,带着初儿来钓鱼。”说着看见丝雀已然将鱼竿鱼桶都准备好了,回眸笑道,“四叔应当知道,御湖钓鱼有什么意思。”

    “可是……”梁钥看了一眼慕无尘,提醒道,“这人是不是带少了。”

    “原本瞧着或许少了,眼下你们来了,不就正好么。”阿音说着走过去俯身拿起鱼竿检查了一下,“一起么?”

    慕无尘一言不发的走到了一旁,随意找了个小凳子坐下了。梁钥手里的还拿着东西,灿灿一笑:“这些……”

    “回头再看吧,也不着急。”阿音说着就坐在了池塘边上,云初看见她娘坐下了,挣扎了两下也下来了。

    小家伙看见池水就要往里扑,丝竹眼疾手快,一把给捞住了。听见丝雀上前小心翼翼的说道:“初儿不能过去水边,冬日里,掉下去可冷了。”

    云初才十来个月,知道什么呀,眨巴着那双水灵灵的大眼睛,吸了吸鼻子,还是要过去。

    “我来吧。”梁钥将东西搁在一旁,上前将云初抱在怀里,拿着凳子坐在了阿音旁边,云初就坐在他膝盖上,小小的身子被他两只胳膊圈在中间,倒是十分稳当。

    阿音侧眸瞧了一眼,浅浅的笑了。

    云初看着梁钥拿着鱼竿甩进了水里,眨了眨眼睛,十分好奇,一只小手居然伸出去,握住了一节鱼竿,就在梁钥的大手后头。

    正是下午阳光最好的时候,阿音一手撑着下巴,一手拿着鱼竿儿,冬日里钓鱼其实很舒服,不由得眯了眯眸子,打了个呵欠。

    “你可别睡着了,容易着凉。”梁钥忽而说道。

    阿音回眸看他,撸了撸嘴:“你怀里那个睡着了。”

    梁钥一愣,低头看去,果真看见许久没有动静的云初蜷在他怀中睡着了,小手还搭在鱼竿上,不由的失笑:“真睡着了。”

    “奴婢抱进屋吧。”丝雀走过来,用阿音的披风裹住了云初,回眸看向丝竹,“去屋里点个炭盆吧,还要汤婆子。”

    “嗯。”丝竹看了一眼云初转身大步进屋了,路过慕无尘身边的时候,看见他一手撑着侧脸,那双眸子一直静静的看着阿音的背影。

    冬日的微风拂过湖面,就在丝雀俯身将裹好的云初从梁钥怀中接过来的时候,听见不远处的慕无尘忽然起身喊道:

    “小心!”

    阿音愣一下,下一瞬就感觉到有一股凌厉的寒气冲着他们这边过来了。梁钥的反应极快,一把抱住了云初,伸手将丝雀也拉到了一旁。

    “阿音。”

    阿音手中的鱼竿从水里甩出去,扬起一道长长的水线,分毫不差的阻隔了那到寒气。有什么应声落在了她的脚边,阿音手中的鱼竿也跟着断了。

    梁钥紧紧地抱着孩子,站在一旁,看见水线在阳光下落下,居然短暂的出现了一道彩虹。只是其他人并无心思去看。

    “黄蜂尾后针!”阿音看着落在脚边细长的暗器,心头一跳,下一刻便不由得扶着胸口:千机?

    “怎么可能?”慕无尘已然到了她跟前,抬脚挑起那枚暗器,刚到手中便是一怔,“这……”果真是千机的暗器,可是他不是……

    “当心。”阿音一手抚着胸口,忽然伸手拉住了慕无尘的胸口的衣襟,往旁边一躲,下一刻便又是一道暗器袭来,直冲着慕无尘的后心。

    阿音见状一咬牙,广袖在转身间拂过水面,沾湿了的衣袖狠狠地甩出去,堪堪的打落了第二枚暗器。

    到底是谁!目标又是谁!

    “丝竹!”阿音喊了一声。

    听到动静跑出来的丝竹,看了一眼暗器飞来的方向,眯了眯清冷的眸子:“我去。”说着便冲了过去。

    慕无尘握着暗器的手紧了紧,听见阿音当机立断:“四叔,带他们回屋。”说着看了一眼慕无尘,对方不知为何瞪了她一眼,阿音无奈,喊道:“姜冬,保护初儿。”

    姜冬只带了四个手下出宫,不知对方什么来历,闻声只能护着梁钥和丝雀他们往屋里退,几人散开,迅速的守着门口和窗户。

    微风习习,阿音一手还拉着慕无尘,另一只衣袖还在滴着水。丝竹追去之后,有一会儿没有了任何动静,阿音在阳光眯了眯那双琉璃色眸子,眉心轻蹙。

    “看得见么。”

    “逆光。”

    “看来来人是熟人。”慕无尘说着,看了一眼她湿了的衣袖,确定她没有受伤,才稍稍安心,“总不能是千机活了。”

    “不是他。”阿音想了一瞬,“大约是个影人,并且是跟千机很熟的影人。”

    慕无尘正低着头打量着手里的尾后针,阳光下,蓝衣公子看见了那锋芒上浅浅的青色,不由得心头一紧。

    “有毒,应该是蚀骨散。”

    “……”阿音心头一怔,有什么从她的脑海中一闪而过,就在她快要有答案的时候,又有一根暗器冲着他们飞了过来,这次的速度更快,带起的风越发的凌厉。

    阿音慢了一瞬,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那枚暗器已然直逼慕无尘的胸口。

    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