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格党 > 都市小说 > 锦绣田园之傻女超好运 > 第183章 破口
    于渊顿了片刻,才缓缓把头转向她。

    脸上已经带上浅浅的笑,原本就低柔的声音,掺在外面过大的雨声里,有些似幻的不真实感。

    “府上不行啊,人太多了,万一伤着他们呢。”他道。

    傻妮不由的也看向窗外:“可是,现在外面好冷,又总是下雨……”

    “雨不会一直下的,这边天气暖和,就是在外面也没有南郡冷。”

    对于傻妮来说,几乎是一样冷的。

    这边的阴湿寒冷还更让人受不了,但是她不知道怎么劝于渊。

    眼睛往他那边瞅了好几次,最后也只是暗暗叹了口气,轻声问道:“那你、什么时候走?”

    于渊先笑起来:“还早呢,我现在不是好好的吗?也没有要毒发的意思,等过几天再说吧。”

    不过是一句拖词,其实他们都知道,日子近在眼前。

    他不急,沈鸿却急,已经早早在准备了。

    医药箱,食物袋,还有要穿的厚衣服。

    而且,难得这次没听他们家于爷的话,跟他大嫂站在一条线上,一边收拾一边唠叨着劝他。

    “我觉得大嫂说的对,还是留在家里好,你看外面的雨,像是一两天就停的样子吗?”

    “这宅子里有好几处院子,咱们选一处空的不就行了,何必一定要去那荒山里?”

    “哦我知道了,你是不是怕别人知道你中毒的事?我的哥呀,就你身上的毒,在丰安城根本不叫秘密,别人知道又怎样?”

    “……”

    于渊实在听的烦,干脆抬脚出去了。

    雨实在太大,他又不想撑伞,便沿着回廊,慢慢往前行。

    转悠到一处院子时,意外听到里面两个丫鬟在说悄悄话。

    外面雨声大,于渊的脚步又轻,她们根本毫无所觉,只顾说自己的:“我看她上门就不安好心,眼珠子到处乱瞄。”

    另一个接话道:“管她是好心还是歹意,反正水莲姐姐说了,闲杂人等,不必见咱们小郡主。”

    中间停顿了一下,先前说话的丫鬟又忍不住开口:“你说她会不会真有事呀,昨天就来了,今天这么大雨又来。”

    “我看不出她有什么重要的事,真有什么急事的话,她应该会找沈公子说吧?”

    两人说来说去,也没谁主动出来去回话的。

    于渊听了一会儿,也猜不到她们说的是谁。

    不过既然此时他也无事,便出去看上一眼。

    绕过回廊,进了前院,隔着厚重的雨帘,远远看到大门口处站着一个人。

    竟然是吕家小姐吕凌霜。

    于渊也不想让她进门。

    但是处于对吕广轩的内疚,还是回去叫了沈鸿:“你表妹来了,就在大门口,你去看看她要做什么?”

    沈二公子因为暗探的事,这几天去过吕家三次了,都没怎么见到吕凌霜,这会儿听到她上门,也没多大兴致。

    “她能有什么事,左右不过是胡闹。”

    话虽这么说,到底是表妹,还是放下手里的东西,往出大门口走。

    结果吕凌霜在门口等了差不多一个时辰,没见到傻妮出来,却出来了个沈鸿。

    她二话不说,转身就走。

    沈二公子:“……”

    他现在都这么让人厌恶了吗?连看也不想看他一眼?

    不过二公子一向有迎难而上的劲头,你不是讨厌我,不想看到我吗?我偏要走到你身边,站到你眼前,最好把你恶心到饭都吃不下,饿死你才好。

    挺着一股怪劲,他几步冲出大门,把吕凌霜给截了下来。

    “干什么呢?怎么看到我就跑?”气势汹汹地发问。

    吕凌霜过去也是在他面前撒过娇,作过妖的,尽管后来住到了这里,他又忙也没怎么见过面。

    可他沈二公子每次去吕府,也不会忘了捎上她的一份礼物。

    这小丫头未免也太不懂事了,越长越回去,现在连起码的礼貌规矩也没了。

    二公子特别生气,可气完之后,看到她半边身子都被雨水淋湿了,样子也有些委屈巴巴,又骂不下去了。

    “你站在门口不短时间了吧?是家里有什么事吗?”

    吕凌霜不答。

    沈鸿扯住她往大门口去。

    外面雨实在太大,那把雨伞根本遮不住人,而且地下积水也多,已经湿过鞋面了。

    只是他一动手扯,吕凌霜干脆把伞一扔,闯进雨里跑了起来。

    沈鸿:“……”

    这又是什么意思?

    也是这丫头就没做过什么正常的事,又胡闹的厉害,所以尽管沈鸿此时满脑袋的问号,也没再追上去。

    反而回来问府上的门房:“她来找谁到?”

    门房如实答:“找小郡主的,叫了丫鬟去通传,郡主还没出来。”

    沈鸿的眉尖动了一下。

    这府上被从安公主守的跟铁桶一样,吕凌霜又是在她面前出过丑,为难过他家大嫂的。

    吕凌霜这样上门,要是能见到他大嫂,那才叫有鬼。

    但是这丫头冒雨赶来见他大嫂,又是为什么?她跟大嫂的关系又不好。

    难道家里真出了什么事?

    这么想着,赶紧重新拿了伞出门,往吕宅里去。

    到了吕家,他姑姑姑父还挺意外:“家里什么也不缺,你怎么下这么大雨又跑了趟?”

    沈鸿往里瞧了一眼,问他们:“凌霜呢,她在家吗?”

    一提起她,吕夫人的神色便有些落寞:“出去了,最近倒是安份不惹事了,就是爱出去逛。我跟你姑父想着,她从小也是娇惯的,到了这里老关着她也不是事。只要她不惹事,出去走走也行。”

    沈鸿比他们还愁:“这么大雨,她出去逛什么?你们也不担心?”

    吕广轩这才看出他的神色不对,忙着问:“可是出什么事了?”

    “没有,我刚看到她了,问她话又不说,直接跑了,我还想着家里出什么事了。”

    双方对过话,对吕凌霜的行为都一头雾水,她现在又没回来,只能让沈鸿去医馆,跟吕凌辰说了,让他出去找找自家妹妹。

    二公子也就回去了。

    没想到一进家门,反而见于渊在屋里等他,也是问吕凌霜的事。

    他原原本本把话说了,还保持着生气鸿的脾气:“那丫头是只长年龄,不长脑子,你说这丰安城里,是她随便乱跑的地方吗?万一出个什么事,谁救得了她,真是一天不惹事,她就闪的慌。”

    抱怨了一通,一转头看到于渊好似没听他说话一样,正望着外面出神。

    更气了,拍了他一巴掌道:“你怎么回事?出什么神?我跟你说话呢,你听到了吗?哦对了,这件围领大氅要带吗,是大嫂特意送过来的。”

    于渊:“不带,你不用跟我去山里了。”

    沈鸿:“……”

    你说啥?我眼睛听不见了,请再说一遍。

    难得这次他家爷性子好,读懂了他的心声,真的又说了一遍:“你不用跟我去山里,回去吕家守着,看吕凌霜什么时候回来?回来之后就盯紧她,看她下次出门去哪里?会见谁?又要在外面做什么?”

    他这么一说,沈鸿总算意识到事情不太对劲了:“你是怀疑她?”

    “现在还不知道,但她人生地不熟的,频繁在外走动,还是要看看有没事。”

    道理是没错,可外面雨这么大,于渊一个人去山里也不行。

    沈鸿干脆把自己收拾好的包袱抖开了:“我去看着她没问题,但你这次就听大嫂的,就在府上吧?这天气,出去真不行,万一被雨一淋,你身上的毒再出别的变故,那事情就更糟了。”

    下雨不像下雪,淋一点也没关系,这雨又湿又凉,好好的人淋上一场,说不定就得重病,而于渊毒发的时候,身体本来就弱,根本经不起雨的。

    他自己心里也知道,可是……

    于渊当下倒是没强硬,只道:“我再考虑一下,你换件衣服,先去吕家吧。悄悄的,别把事情捅大了。”

    沈鸿点头:“知道了。”

    之后,又觉得奇怪:“吕家里外也有人守着,如果她真有事,怎么就没人发现呢?”

    于渊摇头:“或许他们发现了,也没说出来,我就怕他们以此为理由,再把吕家赶出丰安城。”

    话说到这里,沈鸿算是明白了他的苦心。

    吕家在这里不受待见他们都知道,可有什么办法呢,吕凌霜在从安行事太作,把他们家所有的路都堵死了,于渊他们想救都救不起来,只能尽量从旁使力。

    外头的雨还在“哗啦啦”地下个不停,街道上已经漫了一层的水。

    寒风挟裹着雨丝,拍到身上冷的人直抖。

    沈鸿这回没有撑伞,穿了一身蓑衣,还特意戴了斗笠,把大部分的面容都遮了起来。

    他赶回吕家的时候,吕凌辰已经把他妹妹找了回来。

    实在也是现在街上并没什么行人,她一个姑娘家在外跑着就特别惹人眼。

    回去就教训好她一顿。

    但是吕凌霜一声不哼,身上湿透的衣服“滴滴嗒嗒”往下掉着水珠,她自己也不时打一个寒颤。

    吕凌辰又生气又心疼,说她几句后,见她一言不发,也只能放她先回去。

    还担心她淋雨生病,亲自给她烧了热水,让她泡了个热水澡,换上干净的衣服,然后给她煮了趋寒的药。

    一通忙活下来,外面的天都暗了。

    吕凌辰夜里还要守医馆,就跟父母说了一声,又叮嘱妹妹不要出去,这才出了家门。

    吕凌霜等他走后,才郁闷地坐回自己的床上。

    她十分懊恼。

    这两天她一直去沈家,却都没见到傻妮,心里很是着急。

    见傻妮这事不是她的主意,而是陆甲的。

    陆甲说,这个小郡主本来就名不正言不顺,还敢在她面前仗势,他一定要帮吕凌霜教训一顿,只需她把人约出来就行。

    吕凌霜觉得他说的有理极了,她也很想教训那丫头,只是几天下来,她想了各种理由上门,连她的面也没见到。

    今日更是被沈鸿追了一通,她急急跑回陆甲客栈的时候,连他的人都没见着,心里就更失落了。

    他们虽然认识的时间短,但吕凌霜早已经倾心与他,只要一想到他,她的心里就又暖又喜。

    她长这么大,见过唯一一个可以与陆甲媲美的人,就是于渊。

    可惜于渊正眼都不瞧她,更不会与她亲近。

    吕凌霜在于渊那里受的打击和不甘,正好在陆甲这里得到了充分补偿。

    陆甲不但长的好,功夫好,对她也特别温柔。

    他会为她准备爱吃的食物,若是准备的不对,下次一定改正。

    会送她珠钗银簪,虽然那些东西吕凌霜并不稀罕,可是东西来自喜欢的人,意义就又不相同。

    他还会在外面下雨的情况下,为她备好干净的衣物,以让她能及时换下淋湿的,不受寒冷。

    有时候也会去街口的茶馆里等她,为她点一壶热茶和几份果点,看着她吃的开心,他也低头浅笑。

    他的每个举动,每句话,都能说到吕凌霜的心里,每句关心每声问候,都让吕家大小姐感动不已。

    尤其是她现在在自家得不到一点温暖。

    她的父母每日看着她外出,连问都不问一句,也不关心她在外面怎样。

    哥哥则忙的整天都见不着一个人影。

    她太孤独了,也太缺爱了,而这些,陆甲都可以给她。

    除此之外,陆甲与别人最不同的一点是,特别愿意听她说话,听她倾诉。

    听她说过去在南郡府里,过着不可一世的大小姐的日子;听她说自己的家是如何败的,他们是如何一路逃往南梁的;听她说她曾经也心仪过某人,可他却是别人的夫君。

    听她说丰安城的里的无聊,以及周围人的冷漠与假关心。

    陆甲对她太好,吕凌霜对他约见傻妮,半分都不怀疑。

    再说了,他要见那个郡主,又都是为了自己,想为自己出一口气而已,她自然是十分乐意的。

    陆甲跟她说,他不觉得一个半路认回来的郡主,会比她这个自小生在巡抚府的大小姐高贵。

    又说,既然那位于夫人项希音欺负了她,他做为她心仪的男人,就一定要帮她讨回来。

    本来吕凌霜有了他,都不在乎这些了,可被他这么一说,她又觉得,要是不把项希音约到,不让陆甲真为自己出口气,好像对不起他的一片苦心。

    所以她才去沈家的。

    只是现在项希音的架子端的太大了,她根本就见着人。

    那府里的丫鬟个个都是滑头的,光是在言语上糊弄她,也不知道有没有往里传。

    她本来一开始还想求沈鸿,或者自己的哥哥帮忙,但是陆甲跟她说,这事最好不要向外说,不然别人不但体会不到她的苦,还会觉得她又在胡闹。

    所以吕凌霜现在做的一切,都是瞒着家里人的。

    只是今天被沈鸿撞见了,又被哥哥找了回来,那她接下来要怎么办?还有别的方法能约到她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