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格党 > 其他小说 > 老公是个女儿控[穿书] > 第 15 章
    夏江震惊:“叶星澜,你到底是不是人?你怎么连小孩都欺负!!”

    叶星澜劈头就被夏江一顿乱骂,可是他不敢吱声。

    毕竟,说起来,还真是他把夏啾啾给弄哭的……

    夏啾啾看到夏江,立马不哭了。

    可是她忍不住打哭嗝,一抽一抽的,让人看了觉得好笑又心疼。

    夏啾啾毫无原则地附和夏江的话,十分委屈地对夏江说:“对,爸爸他欺负小孩!”

    说完,这个被亲爹欺负的小孩就朝夏江伸出小手,要抱抱。

    她睁大眼睛,十分委屈地眨眨眼,像极了受伤的动物幼崽。

    弱小,无助,委屈,十分可怜,想要姐姐抱抱。

    夏江实在受不了她的这个眼神,只好伸手把她抱过来了。

    夏啾啾十分乖巧地把脑袋搁在夏江的颈窝处,两只小手环住夏江的脖子,死活不愿撒手。

    夏啾啾撒娇着说:“啾啾想姐姐了。”

    夏江:“…………”

    三岁的小孩还是有些重量的,这个甜蜜的负担实在让她有些吃不消。

    夏江只是一个柔弱无力的女人,她抱着夏啾啾,手很快就酸了。

    她只好哄怀里的小孩:“啾啾乖,姐姐累了,等会儿再抱啾啾好不好?”

    听到夏江这么说,夏啾啾犹豫了一下,点了点头。

    叶星澜还堵在门口,看着她们表演“母女情深”,觉得自己的存在是多余的。

    夏江看了一下叶星澜,然后侧了侧身子,让他进来。

    夏江租的房子不大,二十多平方,不如叶家的客房空间大,家具也有些陈旧。

    为了节省空间,餐桌和书桌拼在一起,桌上的笔记本电脑格外显眼。

    叶星澜的目光扫过电脑屏幕,很快就把目光移开,心里默念“非礼勿视”。

    他刚才好像看到了一些不得了的对话,内心有些复杂。

    他抬眼看夏江,她正在厨房烧开水,似乎还在找杯子。

    夏啾啾自个儿搬了她的小板凳,坐在电视机前面,等夏江过来帮她播动画片。

    夏江把水烧开,给夏啾啾兑了一杯温水。

    她估计夏啾啾哭了挺久的,奶萌奶萌的声音都有些变了。

    想到这里,她心里对叶星澜颇有微词。

    这人到底怎么照顾小孩的?

    半天的时间,把小孩给照顾哭了?

    夏江让夏啾啾喝水,夏啾啾十分听话地把水喝完了,然后仰着小脑袋看她。

    夏江以为小孩又要自己夸她,就勉为其难揉揉她的小脑袋,“啾啾真乖。”

    叶星澜看到她们的互动,默默地拿起电视遥控器,调到夏啾啾喜欢看的动画频道。

    夏啾啾听到自己又被夸了,心里十分高兴,脸上也有些害羞了。

    她朝夏江撒了一会儿娇,然后很快就被动画片吸引注意力。

    趁夏啾啾看动画片看得入迷,夏江和叶星澜很有默契,一前一后走去阳台。

    叶星澜看到夏江张嘴就准备责怪他,立马给自己正名。

    他说:“我没欺负啾啾,她回家没看到你就开始哭,哄也哄不好。”

    夏江想到夏啾啾对她的黏人程度,知道叶星澜说的不假,不得不把那些骂他的话给咽回去了。

    夏江用一种“你真没用”的眼神看着叶星澜。

    叶星澜:“…………”

    叶星澜:“好了,别闹,我知道你心情不好。”

    知道夏江心情不好,所以他能一定程度上容忍她的胡闹。

    他看着夏江,说:“啾啾是我的孩子,也是你的孩子,不管怎样你都有作为母亲的责任。”

    因为今天他说话语气重,把夏江说哭了,叶星澜现在不敢说太多,就怕夏江又被他说哭。

    夏江抿了抿唇,低头没有说话。

    她当然知道她有作为“母亲”的责任,可是,叶星澜也有作为父亲的责任。

    他没有做到父亲的责任,又有什么资格要求她做到“母亲”的责任呢?

    夏江到底是心里气不过,她反问叶星澜:“那小叶先生呢?您做到父亲的责任了吗?”

    叶星澜大方承认:“没有。”

    他说:“前段时间我确实没有照顾好你们,是我的错。”

    前段时间他都在忙着收拾联姻告吹导致的破事,确实是夏江在照顾夏啾啾。

    夏江不怕叶星澜和她讲道理、不怕叶星澜和她吵架,她怕叶星澜向她认错。

    叶星澜认错了,她就没法说他的不是了。

    其实想想,叶星澜也没有对夏啾啾不管不顾。

    至少在物质方面能给夏啾啾最好的,每天早上他都愿意绕远路送夏啾啾去幼儿园。

    想到这些,夏江突然就理不直气不壮了。

    叶星澜不知道夏江的心思转变。

    他看着夏江,十分认真地说:“以后我会学习着如何做一名好父亲的。”

    他说:“在此之前,我想恳请你继续作为夏啾啾的母亲,在必要的时候陪陪她。”

    ……

    夏啾啾看完她的动画片了,她开始想她的妈咪了。

    其实夏啾啾刚才知道夏江和叶星澜出去阳台了。

    她想,她的妈咪又不会从阳台消失不见,所以她才放心继续看动画片。

    她往阳台的方向探头望了一下,可是他们把帘子拉上了,她根本就看不到他们。

    于是夏啾啾有些不高兴地撇了撇嘴,她更加不喜欢叶星澜了。

    小孩的思维总是奇特的、没有逻辑的。

    虽然她一直害怕夏江会丢下她,可是夏啾啾从来不觉得夏江会真的丢下去她。

    毕竟,她那么可爱!

    她的妈咪一定不会丢下她的!

    夏啾啾觉得是一定坏爸爸想要拆散她和她的妈咪,把她赶走了,所以妈咪不得不回到她们家。

    虽然她很喜欢前段时间住的大房子,也很喜欢奶奶和她的猫猫,可是如果不能和她的妈咪一起住,她宁愿回她们自己的家。

    夏啾啾伸长脖子,往阳台的方向望着,等了好久好久,才看到他们从阳台回来。

    她站起来,然后迈着小短腿“哒哒哒”跑过去,抱住了夏江的大腿。

    她仰着小脑袋,对夏江说:“妈咪,啾啾想和妈咪一起住!”

    夏江难得主动抱起夏啾啾,她说:“不过啾啾要听话哦。”

    夏啾啾立马点头,表示自己一定会听话的。

    这天夏江和夏啾啾没有回叶家,苏文燕看到叶星澜独自回来,十分失望。

    苏文燕关心地问:“星澜,你的媳妇和女儿是跑了吗?”

    叶星澜看到苏文燕脸上是关切的神情,眼睛却闪烁着八卦的光芒,他并不想搭理她。

    他淡淡地“嗯”了一声,态度有些敷衍,他漫不经心的,不知道又在想些什么事情。

    其实他是想让夏江和夏啾啾今天和他一起回叶家的。

    可是夏江说,她今天刚交房租,房租不能白交,等一个月后再说。

    叶星澜:“…………”

    她那小破房子的房租能值几个钱。

    叶星澜留夏江在叶家的初衷是觉得夏啾啾不能没有母亲的陪伴,他想让夏江照顾夏啾啾。

    现在夏江答应照顾夏啾啾,叶星澜觉得这似乎和他想象的不太一样。

    他想了想,觉得可能是因为今天夏江和夏啾啾不在叶家,他有些不习惯。

    所以他要想想办法,让夏江和夏啾啾搬回来。

    第二天早上,叶星澜提前出门了,因为他要先去夏江家接小孩,然后再把小孩送去幼儿园。

    叶星澜去到她们家的时候,她们还没吃早餐,原因是夏江煮面煮糊了两次,还在煮第三次。

    他看着夏啾啾那张可爱的小圆脸,觉得夏啾啾能健康长大真不容易。

    夏江最后还是把面煮糊了,她看到叶星澜已经过来了,知道时间已经不早。

    夏江想了想,叫叶星澜带夏啾啾到外面的早餐店吃早餐,免得夏啾啾迟到。

    叶星澜想趁此机会劝她和夏啾啾回去叶家,但是夏江担心夏啾啾会迟到,一个劲儿地催他们出门,压根没有叶星澜开口的机会。。

    夏江对叶星澜说:“你们快点,不然啾啾要迟到了。”

    夏江对夏啾啾说:“啾啾迟到了就没有老师奖励小红花哦。”

    夏啾啾一听没有小红花,开始紧张了,念叨着“啾啾不要迟到”。

    叶星澜看了一眼夏江,只好改天再和她说搬回叶家的事情。

    叶星澜和夏啾啾出门后,夏江看着煮糊的面条,她的肚子虽然饿,但是没有食欲。

    这,她的厨艺也惨不忍睹了吧?

    夏江只好拌麦片吃,吃完就开始写稿。

    夏江和夏啾啾搬出叶家几天,消息不胫而走,传到赵煦雅耳边。

    虽然赵家和叶家的联姻告吹了,可是赵煦雅觉得即将和她联姻的郁泽明根本就比不过叶星澜。

    倒不是说郁泽明有多差,相反,郁泽明的外在条件十分优越,家族背景更是不容小觑,可是赵煦雅对他就是没有心动的感觉。

    甚至,只要赵煦雅和他在一起,她就会不由自主拿叶星澜和他做比较。

    然后赵煦雅发现她喜欢的还是叶星澜。

    这点认知让她感到难过的同时,十分的烦躁。

    如今听到那个女人从叶家搬出去了,赵煦雅觉得她的机会来了。

    赵煦雅很快就打听到夏江现在居住的地方,夏江的过往经历和联系方式就更不用说。

    她简略看了一下夏江的介绍,看到照片上夏江的模样,她心想不过如此。

    赵煦雅很快就把夏江约出来了。

    这个女人果然是个靠钱就能打发的,她一提到钱,这个女人就立即答应出来见她了。

    赵煦雅看着眼前的女人,想到她和叶星澜有一个孩子,她的心里就有些不舒服。

    她仔细打量着夏江的模样,她觉得夏江长得压根就没她好看。

    一副婊里婊气的模样,身上还透着一股白莲气息。

    赵煦雅越想越生气,叶星澜怎么会喜欢这样的女人?

    她压下心里的不高兴,冷着脸扔了一个文件袋到桌上,她示意夏江打开。

    夏江抬眸看了一下赵煦雅,朝她笑了笑,然后才不紧不慢地打开那个文件袋。

    文件袋里放着一份伪造的亲子鉴定书,鉴定结果显示夏啾啾和叶星澜并没有血缘关系。

    赵煦雅扬了扬下巴,对夏江说:“五百万,让叶星澜相信这份鉴定,然后带着你的女儿离开祁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