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格党 > 其他小说 > 送神 > 序章 清算
    时敬之很快清醒过来。

    恢复意识时,尹辞正躺在他身边。时敬之摸索着找到尹辞的脸——还在喘气,没死。

    他安了心,再次燃起阳火,这回光芒如常亮起。随即时敬之踌躇片刻,终究不放心徒弟。他架起尹辞,吭哧吭哧前进起来。沿途众人要么不省人事,要么动弹不得。

    人形棺若还在,绝不会留这么多活口,估计它已经被破坏了。

    可要是正常击破,几位高手不至于全无声息。如果他们也和自己一样被击晕……

    应该是那白衣人出的手。

    时敬之背后一凉,在尹辞颈项摸索半天,见佛珠还在,他松了口气。白衣人的目标大概不是佛珠,否则他只要趁火打劫,把人杀光便好。

    那人对佛珠不感兴趣,目标必定是其他东西。

    不过时敬之不在乎——他对其余珍宝没半点兴趣。自己和徒弟还在喘气,佛珠也在,这就足够了。

    尹辞被他拖行一段,终于清醒过来。他迷茫地眨眨眼,声音沙哑:“师尊?”

    “哎,在这。”时敬之小声应他。“阿辞,你能自己走么?”

    “有点晕……勉强能走。师尊,前辈们赢了吗?”

    “赢了。”时敬之仍小心地架着他。

    两人朝伤者最密集的地方走,终于在某个角落找到了人形棺——人形棺伤痕累累,脖颈处的豁口尤为刺目。时敬之终于松开尹辞,拿出切药小刀,将阳火覆于刃上。

    法阵已破,人形棺脆弱不少。阳火天生克阴物,人形棺被小刀顺畅剖开。

    棺内东西不多不少,个个珍稀无比。

    除了阎不渡的丧灵鞭,棺内还有一把失踪已久的名剑,一把恶名昭彰的魔刀。此外便是各式卷宗,上面还沾有些许陈血,应当是陵教抢来的秘籍。

    三颗佛珠静静地躺在其中,被时敬之小心拈起。

    他沉思了会儿:“阿辞,为师帮你燃灯,你去把附近各位叫起来……别忘了阅水阁的人。”

    尹辞故作不解:“墓中不是先到先得吗?”

    “‘金玉满堂,莫之能守。’……我们小门小派,受不住这些。”时敬之语气冷静,“叫醒他们,越快越好。”

    “是。”

    尹辞自己打晕的人,自己有数。没多久,他便把几位代表人物弄醒,又拖来两个阅水阁弟子。

    与此同时,时敬之将棺中至宝排成一列,用提灯照得清楚明白,秘籍翻都未翻。

    “诸位前辈,这是棺内的宝物,外加那三颗宝图佛珠。”时敬之笑道。“人形棺由各位共同击败,晚辈不敢妄自尊大,只将东西清理了出来,并未擅取。”

    面对至宝,没人主动提“先到先得”的事。连阅水阁弟子都保持了沉默,空气渐渐紧绷。

    “人形棺不是贫僧所破,不敢当。”觉会和尚打破僵局。

    “佛家讲究生死轮回,不执着于长生之物。晚辈斗胆一猜,各位大师是为遗失的秘籍、佛宝而来。方才整理时,晚辈看到了见尘寺的《无木经》……”

    说到这里,时敬之话锋一转:“能顺利对战人形棺,多亏大师借出无量念珠。”

    施主,明明是你抢的。和尚们神色无奈,但没蠢到在关键时刻抬杠。《无木经》为佛门至宝,若不是被阎不渡藏进鬼墓,见尘寺压根不想蹚这趟浑水。

    觉会和尚双手合十,道了声“阿弥陀佛”。

    “《无木经》归还见尘寺,如何?”时敬之笑得越发客气。

    “还就赶紧还,啰嗦。”乌血婆手捂伤臂,不耐烦道。“谁稀罕秃驴的嘴皮秃噜经。”

    “多谢施主。”觉会和尚双手接过经书,一张苦脸舒展开来。

    “丧灵鞭原本就是陵教的东西。贯乌剑是太衡之物、错元刀为赤勾之宝,还有这些秘籍……各位前辈为此战出了大力,这些东西不如都物归原主。”

    说罢,时敬之没等大人物们反应,恭敬地呈上宝物。

    大患已除,没了外敌,各大门派已然彼此戒备。众人权衡片刻,安静地收了它们。

    郑奉刀接过刀,语气不善:“如此收买人心,小子,你该不会想独吞佛珠吧?”

    时敬之无视他:“还剩些无主之物,不如分给容王府。毕竟……咳。”

    他含糊其辞,众人却懂了——看在朝廷的面子上,总不能让容王府空手而归。

    许璟明气得脸色发青。可惜面前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而他不是皇帝,不好真翻脸,只得气哼哼地应了。

    “最后是佛珠。”时敬之声音平稳。“按规矩,先到先得……”

    郑奉刀:“哈,果然!”

    “……但我想把它们分出去。太衡派一路助我良多,见尘寺则为了拖住人形棺,折损最重。至于我枯山派——我以内力为基,为各位撑起念珠网,只取一颗佛珠,各位可有异议?”

    话到末尾,时敬之笑意渐淡,言语间竟隐隐透出几分威势。

    尹辞在一边听乐了。

    时敬之的狐狸尾巴勾上了太衡派和见尘寺。陵教只剩光棍一条,赤勾教也元气大伤,他们对付得了枯山派,对两大正派却强硬不起来。

    时狐狸将三颗佛珠一拆,一颗交给觉会和尚,一颗交给施仲雨。最后,他冲乌血婆行了个大礼:“婆婆见谅,佛珠实在不够分。不如这样,这墓中物事,我派绝不再碰。”

    乌血婆定定看了他一会儿。半晌,她转过身:“比起这个,破坏人形棺的是哪位英雄……?”

    无一人应答。

    乌血婆皱起眉头,不再发问。她原地思索良久,最终拄着拐杖走远。

    尹辞看戏看得兴起,他甚至掏出包炒米,嗑得嘎嘣直响。时敬之被他嚼饿了,从人堆里揪出闫清,三人生了一把火,就地热饭。

    其余门派可没这个闲工夫——众人治伤的治伤,探索的探索,个个忙成陀螺。只有枯山派三人不动如山,吃得肚皮滚圆。

    闫清吃得仔细又小心,吃饱后便一口都不再动。他瞧了眼致力于撑爆自己的时敬之,犹豫开口:“时掌门,你不想要佛珠吗?就这么送出去?”

    “我能送出去,自然能收回来。”

    时敬之幸福地咬了口煎包,语气随意而笃定。

    “……但凡我想要的东西,没有到不了手的。”

    闫清收拾食盒的动作停了停:“掌门,你不是施前辈的对手。”

    “你想什么呢?我又不是去抢——放心,我会让施姑娘心甘情愿地拿出来。”

    一边的尹辞不再伪装,任由嘴角翘起。

    留这狐狸留对了。

    枯山派三人轮流守夜,原地吃了睡睡了吃,整整荒废两日。在此期间,各门派把逍遥宫从头到脚搜刮一空。赤勾教寻到了出口,一行人摆出了满载而归的架势。

    只是比起来时,人数又折了大半,幸存者只剩十几人。

    出口在人形棺床下,须得将幕炎石板撬开,费了众人好一番功夫。石板掀开后,又露出一行向下的台阶。

    台阶尽头有个狭窄的桶状空间。

    地面则刻了七条贯穿圆心的线,将圆形地面划做十四等份。四周墙壁光可鉴人,无法攀登。顶层不见天花板,只有一片黑暗。

    房间周遭置了圈光滑铜环,铜环上串有十四个拳头大的人头。每个人头都扯着夸张到变形的笑脸,单缺一眼,眼珠大小正与佛珠相似。

    时敬之小心翼翼地戳了下人头,那人头顺畅滑动,与最近的人头“啪”地吸附在一起。他吓了一大跳,想要伸手掰开,又不怎么想再用手碰,整张脸都皱了起来。

    尹辞摇摇头,上前一步,将两个人头轻松分开。

    乌血婆斜了两人一眼:“姓阎的还不肯放过咱呢。大家得把佛珠摆上明面,出墓后好抢夺……小子们,过来站好。”

    等赤勾教徒们站定,她聚起两个人头,再将佛珠挨个放入。佛珠刚归位,她脚下的石板便亮起两块。

    亮暗交界处,渐渐立起反光的透明屏障。屏障坚硬如铁,将赤勾教众人隔离在内。

    接着是见尘寺,觉会和尚取出三颗佛珠,同样依次摆好。太衡派、陵教郑奉刀随即跟上。许璟明掏出两颗佛珠来,戒备地瞄了时敬之一眼,快速嵌好。

    见尘寺三颗,太衡派两颗,赤勾教两颗,陵教郑奉刀两颗,容王府两颗……共十一颗。

    时敬之也拿出两颗佛珠,屋内氛围微妙起来。

    施仲雨皱起眉:“缺一颗?阅水阁诸位,劳烦了。”

    阅水阁弟子们纷纷翻看记录:“四根‘别离苦’只报了三颗佛珠。分别是容王府、太衡派、陵教……还少一颗。”

    施仲雨回忆了会儿:“少的是尹小兄弟那组。时掌门,你可有头绪?”

    许璟明添油加醋:“是啊,我听说了,时掌门是第一个出去的。”

    施仲雨闻言有些尴尬:“不,我没别的意思,只是……”

    乌血婆尖声道:“容王府、太衡派已得佛珠,陵教郑奉刀与我教共处一室,当着老身的面夺了佛珠,我等必然不会包庇死对头……时掌门,你要继续藏着掖着,大家都出不去。”

    她又不怀好意地笑起来:“要不是阎不渡留了一手,还真让你蒙混过去了。这可是破坏规则。施仲雨、觉会,两位名门正派,要护着这宵小之徒么?”

    施仲雨蹙眉:“婆婆此言差矣。时掌门先和容王府的人待在一处,佛珠被容王府得去。时掌门从另一间救出两人,是我亲眼所见——当时那根别离苦已被人破解。您应当清楚,别离苦只能从内部破开。”

    “他救出了尹辞、还有一名见尘寺僧人。先前这两位跟陆逢喜关在一起,以陆长老的手段,他们定然不是对手。”

    当初那和尚也站了出来:“贫僧作证,是一名白衣人破了别离苦。时掌门起初在其他房间,那绝不可能是他。”

    他吸了口气,模模糊糊嘟囔几句,再次开口:“贫僧看见了那白衣人的脸,非常的……咳。贫僧能确定,之前从未见过那人。”

    乌血婆眼睛一眯:“按你的说法,是有哪位高手伪装身份,混入队伍?不对,我可听说你早就晕了。或许白衣人是尹小子易容也说不定。下鬼墓前,有谁听说过这师徒俩吗?”

    她目光不善:“再退一步,说不定白衣人没取佛珠,刚好被时掌门捡到了呢。”

    尹辞心中冷笑。自己这晚辈,看样子要玩一石二鸟——

    根据金玉帮的规矩,私藏战利品、隐藏身份都是大忌。

    若是时敬之私藏佛珠,便可扣上“破坏规矩”的帽子。不用等出墓,赤勾教就能自由抢夺。

    若白衣人取了佛珠,这会儿必然得将佛珠交出,总会露些破绽。同理,赤勾教可以顺理成章地围攻那人,瞧瞧他拿了什么稀世奇珍。

    最妙的是,出头鸟还是和尚当的,好一手祸水东引。

    尹辞看向身旁的时敬之。便宜师父保持着神态自若的模样,嘴唇却微微抿起,显然猜出了乌血婆的企图。

    他肯定也能猜到,白衣人若想继续隐藏身份,定会找法子嫁祸枯山派。

    枯山派此行凶多吉少。

    时敬之还敌不过乌血婆这等高手。郑奉刀也不会袖手旁观,搞不好还会玩一手黄雀在后。

    尹辞捉住时敬之的左手。那只手微微颤抖,寒凉如冰。

    乌血婆取下人头上的佛珠,障壁缓缓消失。她拐杖点地,一步一顿:“时掌门,想好解释没有?”

    只可惜,她挑错了对手。

    无论是佛珠还是时敬之,都是他尹辞盯上的东西。赤勾教虽是魔教,以下犯上也没那么容易,乌血婆之于他,还是太年轻了。

    赤勾教对“宿执”尊崇至极,他比谁都清楚它的运转规则。

    尹辞握了握那只手:“师尊,我说过——我命硬,专克妖邪。魔教中人,应该占个‘邪’字吧。”

    他这一句声音不大不小,众人都能听清。

    尹辞没有松开时敬之的手。他另一只手伸入口袋,握拳而出,继而五指张开——

    “最后一颗,在我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