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格党 > 其他小说 > 咸鱼总裁是她心尖宠 > 车祸(倒V开始)
    自从上次在朱家一起晚餐,算算日子和阿笙已经快半个月没见了。她全年扑在工作上,根本没时间跟自己约会。

    当然,也不是所有人都像朱茱这么会投胎,不必为五斗米折腰,但她还不知羞的以为做米虫是理所当然的事。

    百无聊赖的“米虫”穿着拖鞋睡衣在朱宅闲晃,晃到花园看见园丁在浇灌,觉得新奇好玩,抢过水管,随着水花旋转喷洒在水波中跳绳。

    陆笙这几天一刻不停地连轴转,终于挤出一天时间来陪她。她在朱宅找了一圈,终于在回廊一端,看到她像个精灵般似的在水花间跳跃,怔怔地出了神。

    水花映着阳光,闪出华丽的彩虹光影,投射在朱茱娇俏的脸蛋上,让她更加明媚动人。

    沉浸在水花游戏中的朱茱终于发现了她,她立刻关掉水龙头,冲到陆笙面前,叉着腰指着她鼻子吼道:“好稀奇哦,是我眼花了吗?大忙人!你不是很忙吗?还来我这做什么?”

    陆笙不说话,只是蹙着眉往她领口看,朱茱顺着她的视线低头,只见自己睡衣像半透明的纱布贴在身上,胸口曲线若隐若现,甚至可以看见高耸的形状。她的脸瞬间蔓延开艳丽的红晕。

    陆笙暗暗在心里记住,以后不能让她穿这种透明的睡衣,若是要穿,也只能在她家里穿,只给她一人看。

    “去换件衣服!”

    “不要,又不出门,穿这么正式干嘛?”

    “好啦,乖乖换件衣服,我们去约会!”

    “那,那你等我十分钟,不!五分钟就好。”一瞬间,樱花桃花狗尾巴花,朱茱内心顿时所有的花都开了。

    天晴了雨停了,她觉得自己又可以!

    果然,五分钟不到朱茱就拎着手袋下楼了,像是怕陆笙随时飞走一般:“我们去哪里?”

    陆笙看她雀跃的小模样,顿时也来了兴致:“你想去哪玩?”

    “吃饭,逛街,看电影┄┄”情人之间好像都是这么约会的。

    “好!”陆笙往二楼看了一眼:“董事长起了吗?我有事要┄┄”

    朱茱伸出双手扳正她的脸:“陆笙,你认真一点好不好?我们在约会耶,不许想我以外的其他人┄┄”

    “你羞不羞?跟自己爷爷也要吃醋!”陆笙樱唇抿着好看的弧线,牵着她轻快地上了车。

    两人在她们常去的一家意大利餐厅吃饭,接着就去商场购物。朱茱千金小姐出身,品位绝对是一流的。由朱茱来挑衣服,陆笙一定没意见,只要负责付钱就行。

    商场靠近扶梯旁是一家家居服饰店,橱窗展示架上摆着一个硅胶模特,模特身上套着一条纱质透明的吊带睡衣,睡衣的领口很大,里头豆沙色的蕾丝睡衣若影若现很是性感。

    朱茱停驻下来观望很久,总觉得模特穿着这套睡衣有股神秘的美态,怎么看也看不够。双脚便不听使唤地迈了进去,找到同款睡衣在自己身上比划。

    原本一路都没反对意见的陆笙却发话了:“不行,不可以买这种!” 说完,拿了几件粉红色很可爱的睡衣给她选。

    朱茱心底泛起了像弹幕一般的吐槽:“我已经长大了,要穿成熟一点的。”

    哦!阿笙的审美真的好迷幻。天哪,居然还是两件套的,打死她也不要穿。

    “不行,朱家这么多人,司机,厨师,园丁一大堆,要是你像今天那样穿着到处走,那┄┄那多不好对不对?”看她一脸嫌弃地鼓着嘴,陆笙又拿过一边的纯棉带袖子的花纹居家服给她:“你买这种的,我才会付钱!”

    朱茱眼角瞥一眼,头摇成拨浪鼓:“老穿可爱型的,一点女人味都没有。”

    陆笙把她的下巴抬起来,让她和自己对视:“谁说的,你这样就很好啊!”

    呦西!原来阿笙喜欢清纯型的呀,那她百分之百是那一款的,她可是长着一张骗死人不偿命的甜美清纯面孔。嘿嘿!莫亦晴那个美艳风情的女人闪一边凉快去吧,想跟她抢女朋友,门都没有!

    朱茱还在呆呆地傻笑,陆笙已经结完账了:“前边是超市,想吃什么晚上我下厨做。”

    “柠檬鸡,糖醋排骨,蜜汁茄盒,要不再来个素菜?” 朱茱正拿着两盒饼干在那比对,其实她不是很喜欢吃饼干,只是看中了装饼干的铁盒。听到陆笙的问话,她终于把纠结半天的铁盒放下,点着手指报菜单。

    陆笙推着购物车来到冷冻区选鳕鱼:“这么多?我们两个吃的完吗?”

    “嗯!”朱茱敷衍着应声,悄悄溜到糖果区拿巧克力。

    陆笙挑到比较满意的鳕鱼放进购物车,发现蔬菜下偷埋着好几盒巧克力。

    要知道,她可是连巧克力的影子都没摸到过,明显是朱茱趁她不注意想蒙混购买。

    “吃了巧克力,刚刚你点的那些菜一定又吃不完了”

    “这些巧克力都是送给阿笙你的。当然,如果你愿意的话,我们俩可以一起吃。”朱茱摇晃着她的手臂,软绵绵地撒着娇:“而且,大不了晚饭前我不吃可以吗?”

    “不行,每次说了又做不到。而且你不能再过多的吃甜食了。”陆笙一副没得商量的样子。

    “不要!”

    “不准买!”陆笙准备把巧克力放回货架,却发现朱茱赖在冷冻库前不肯走了。她的眉头轻轻蹙起:“快走呀,呆在这儿会感冒。”。

    “让我生病算了!” 朱茱迈着“汤姆猫”的经典步伐直接走进了冷冻库。

    我的老母亲呀!现在的女朋友都这么难带的吗?为什么她的小猪猪逛个超市都能随时戏精附体?

    害!这世界上还有比朱茱撒娇耍赖更致命的事情吗?这谁能顶的住?除了“买买买”还能怎样?

    “好啦,那就拿一盒,真是个小孩。”陆笙捏了捏她的鼻子,把她拥入怀中迅速带出冷库:“我要拿你怎么办才好?”

    朱茱在她怀中掩不住得意,她真是爱死了阿笙心软━━投降━━认输的样子。

    这时,陆笙的手机忽然响了,她腾出一只手接听,眉头越皱越紧,脸色也越来越凝重。

    朱茱直觉一定不是好事,心里不禁担心起来,等她挂完电话禁不住忐忑地问:“怎么了?”

    “新的开发案出了点状况,我需要马上回公司一趟。”陆笙来回抚摸她的背安抚她:“你先回家好吗?我保证一定赶回来给你做饭好吗?”

    “你去忙吧,”朱茱松开她的手臂,抬头给了她一个理解的眼神:“我来做晚饭!”

    陆笙心里暖暖的,伸手把她搂了过来,亲啄下她的额头:“好,我做完事就回家。”

    不用想,朱茱就知道此刻陆笙是多么感动了。

    陆笙这个笨蛋,在爱情里面,总是一味的付出和包容,可她却忘了其实她也是个女孩,也需要被呵护和照顾。

    这让朱茱忍不住要为她多做一点事情,她想看到陆笙为自己每一个不经意的举动而开心的模样。

    ┄┄┄┄┄┄┄┄┄┄

    出租车在陆笙公寓门口停下,朱茱拎着四五个袋子从车上下来,开门时不留神,袋中的瓜果纷纷滚落出来。

    一只小黑狗摇着尾巴走过来,腻在朱茱身边撒娇。

    朱茱蹲下身子捡水果,撸撸小狗的毛:“小黑,是你哦!”

    小黑公寓附近的流浪狗,半个月前朱茱发现它半大不小的身子躲在树下哀鸣,便买了牛奶和鸡腿来喂它。

    爱心泛滥的结果就是为自己找来一个牛皮糖。

    朱茱收拾好袋子回头,看见小狗用期盼的目光跟着她,她还是心软了,打开一个午餐罐头放在小黑面前,小黑呜呜叫唤几声,立刻围上来三只跟小黑一模一样的小黑狗。

    “小黑┄┄你做妈妈啦?好可爱的小狗呀。” 朱茱温柔的地摸着小可爱,见小狗们抢食抢的凶,她又打开几个罐头。

    小黑摇着尾巴走到朱茱身边,靠在她膝盖边亲昵地蹭着。朱茱拿出零食,任由小黑在她细腻的手掌上舔食,忽然间,朱茱手掌一空,小黑猛然从她身边掠起,朱茱顺着它奔驰方向看去,一只小狗正在玩马路上丢弃的塑料瓶。

    远处驶来的车辆开得飞快,朱茱大惊失色,她甚至可以清晰地听见越来越近的喇叭声。

    受了惊吓的小狗忘了逃窜,身子蜷成一团,全身哆嗦。

    小黑围着它的孩子急得团团转,最后它竟然蹲在小狗前面,似乎想帮它抵挡这疾驰的车子。

    如此的护子情切,让朱茱鼻子一酸,眼泪直落落流了下来。她想起了5岁那年,那个可怕的梦魇┄┄┄当时,就是她的猪爸爸,猪妈妈舍弃自己的生命,挡在她的面前┄┄

    她觉得自己可能是疯了,也许是小黑的举动触发她心里最敏感的神经,恍惚间,她仿佛回到5岁那年,马路上那个不是小黑,而是她的猪妈妈┄┄她竟然不顾一切的想冲过去,救下她的“爸爸妈妈”┄┄

    刺耳的刹车声在她耳边响起,朱茱只觉得脚踝一阵剧痛。来不及细看伤口,她咬着唇忍着痛眼光急急搜寻小黑,发现它们已窜到了草丛,终于松了口气。

    黑色的劳斯莱斯房车内,后排座的两个人在刹车的惯性下撞上前座。罗至刚看到主子冰冷的脸上微微皱眉,对司机大全吼道:“怎么开车的?没看见六少在车上吗?是不是想去驾校回炉重造?”

    “对┄┄对不起,罗特助┄┄我下车去看看┄┄”大全惶恐的说道,他可不想因此丢了饭碗,给“赤焰堂”少主做司机不仅体面,而且工钱高于同行数倍之多。

    “小姐,你没事吧?”大全蹲下身查看,发现是朱茱,火气没来由就上来了:“怎么又是你?”

    他妈的!

    大全几百年没骂过粗话了,这已经是第二次了,第二次害他在六少面前出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