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格党 > 其他小说 > 玫瑰枝头 > 第 20 章
    沈粥笑着,俏皮的样子实在太漂亮可爱。

    江见让自己努力别过头,然后转回来幽幽的看了她一眼,依旧阴阳怪气,“是吗?他能做沈粥的男主角,肯定是走了后门吧。”

    沈粥看着他,眼角像是开了一朵玫瑰,清艳美貌,她笑了下,“大概是凭着歌唱得好吧。”

    这戳中了他的点,江见低头咬了一口巧克力棒,然后说,“我觉得你只是在我面前才这么说而已。”

    沈粥叹了口气,她开始人还不明白江见生气的点,吴越和她说她才知道,她还给人家ipod,说很有用又要归还,这就是表面喜欢他的歌的意思。

    沈粥自认没有这么想,而是因为这里面很多demo和采样,她怕放在她这边江见不安心。

    哪里知道,江见就是喜欢耍脾气的小孩子,大概根本没想到这一层吧,还生气她和他客气,说话拐弯,不够坦诚。

    他真像在吴越家的那只狗,眼睛湿漉漉的,澄澈又干净,每次沈粥去玩,它就在她腿边绕圈,但这个话她是不会告诉江见的,谁想做一条狗呢?

    沈粥没有骗他,和他说了担心里面采样和demo的事,他才笑了起来,说:“姐姐,如果每个歌手的demo都要变成歌的话,那他会很忙的。”

    沈粥看他笑了,从他手里的盒子里抽出一根,咬了一口,他挑了下眉看她,“这可是我的。”

    沈粥感受了一下,脸皱成一团,这也太苦了,“我送你的呢?”

    江见在翻抽屉里的东西,抬起头来看了她一眼,傲娇的说:“刚刚生你气,还不想吃。”

    沈粥蹲下身,一只手拿着没吃完的巧克力棒,一只手帮他收拾底下掉落的歌词,很无奈的表示,“那你现在是不生气了吗?”

    这下是他更高了,江见俯身看着她,突然笑了下,把她手上的那根巧克力棒拿走,衔在嘴里,挑衅的咬了一口。

    沈粥惊讶,有些呆住,“江见,那个我吃过。”

    江见低头把一张相同的歌词递给她,很坦然的和她说,“你是我的姐姐,这又怎么样呢?”

    沈粥有些觉得不对,但又有些觉得自己矫情,她也不算有洁癖,关系好的朋友咬一口她的东西她也能接受。

    问题是,和她关系好的都是女生,她还没有遇到过这种情况。

    江见蹲下来,给了她一根巧克力,是一根咬了一口的,笑着露出一排牙齿,“姐姐,你生气的话,就抢回来好了。”

    真无赖,沈粥顿时笑了,她推开他的手,无奈,“别闹,”把他散在桌面歌词都整到一起,有些奇怪,“在会议室怎么会有你的歌词?”

    江见把最后一张拿到手上,递给她,“每次开会说别人的安排的时候我都很不专心,就拿抽屉里面的纸编歌词。”

    沈粥接过来,看了几眼,是他手写的,上面圈圈图图,有几句夹杂着英文,中文写的很顺,但是字只能算一般,她看着忍不住笑,“你在国外学中文吗?”

    江见摇了摇头。

    他妈妈不想他回国,因此,也很少让他学中文。

    “其实你还是挺厉害的,”沈粥忍不住夸赞,“一年之内能学成这样,你很努力看来。”

    江见皱皱鼻子,显得很理所当然,“我是中国人,基因决定我学中文会很顺利。”

    他突然看着她,很认真的问,“那你呢,你在国外那三年,学英文快吗?”

    沈粥张了张嘴,突然有些难受,她想了想,轻声道:“不是很容易,我很早就不读书了,英文就在工作那几年学了,日常还好,上课的时候就很困难。”

    “不过,”她顿了顿,有些感叹,“我那个时候很努力。”

    现在想想,那个时候可真难啊,吸毒的新闻在国内传的漫天都是,她不想公布自己的病症,也不想大家因为这个对谢柔风攻讦,所以她没办法解释。不是迫不得已,谁要背井离乡,离开家里是背井离乡,离开自己的祖国更是背井离乡。

    江见突然又递给她一根巧克力棒,笑笑,“姐姐,以后可以不那么努力,你的演技比我还是够了的。”

    沈粥无奈扶额,“我是吃这碗饭的啊。”

    江见看着她。

    沈粥眨了眨眼,立刻解释,“我不是说你不是吃这碗饭的,只是我的主食是这个,你的主食,”他接过去,从善如流,“是歌手对吧。”

    窗外有风吹过,阳光下的树枝和树叶摆动起来,在地上摇晃着身体。

    沈粥点点头,看着他鬼使神差的从后面的口袋里掏出了一个黑色的ipod,递给她,“最近这段时间录的。”

    沈粥惊讶极了。

    “你把那个还给我了,我就当做你是听烦了,还好我做歌手还算是比较有天赋,能让你听一辈子的新歌。”他说。

    一道斜斜的光照进窗户里,洒在靠近窗户的两个人身上。

    沈粥有点不敢看他他透明又纯粹的眼睛,匆匆掠过,低头看着他手里的ipod,大约是玩乐器,他手指很修长,骨节分明,是一双很好看的手。

    在金色的阳光下,手背上的绒毛都清晰可见。

    哇哦,吴越在心里这么感叹,但没有说出来,面上还是说:“江见人真的不错的,知道你失眠听他的歌能睡,而且你还喜新厌旧,特意又搞了一个ipod,真的不错。”

    吴越按了按桌上ipod的home键,显示要密码,问沈粥,“多少?”

    沈粥靠着玻璃窗,面容柔和,没什么表情,说:“我生日。”

    吴越张了张嘴,有些说不出来话。

    沈粥看着她一副哑然的表情,忍不住笑了起来,吴越看着她,很惊讶,“我还以为你不高兴呢。”

    沈粥摇了摇头,想了片刻,才开口,“江见对我真的很好吧。”

    她手指移到那个黑色的ipod上,“我一直以为,我很不讨人喜欢。”

    “怎么会啊?”吴越反驳。

    沈粥看着她没说话。

    但事实上,确实是,她被抱错,亲生的妈妈不喜欢她,即使是认回她,也只是希望她能代替周野的婚约,周野只是她的侄女。

    被带回家,二十一岁弟弟沈畔走了时候,沈粥妈妈对她也算不上喜欢。

    即使是最喜欢她的粉丝,在似真实假的新闻前,也能把她踩到谷底。

    吴越张了张嘴,有些说不出话,“不是啊,没有哪个明星会讨人喜欢的,总有黑粉。”

    沈粥笑了笑,表现的很释然,“我早就不介意了,我只是有些感动。”

    她看着吴越,叹了口气,“我是真的有点感动,差点没在我的小弟弟面前哭出来。”

    小弟弟,哈哈哈哈哈。

    吴越忍不住笑了起来,一把抱住了沈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