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格党 > 其他小说 > 男主他天天发疯 > 第 24 章
    林幽长睫若枯蝶,上下轻舞眨了眨,遮住了他幽暗深邃的眸子。

    他站在她面前,静静地,无声地看着她,深呵一口气,气氛开始凝结成冰。

    痛感经由那道细长的伤口,经由血肉,经由骨髓,传至他心脏,再散发至四肢百骸。

    怎会如此之痛。

    他皱眉,本无痛感的他,因这样一道剑伤便身体发颤,痛入骨髓。

    痛不在伤,而是在人。

    她竟然,对他挥剑,竟然伤他,还扬言要杀他。

    林幽堪堪站住,从这痛感里回神,看着眼前的人,忽然间怒不可遏。

    她怎么可以将剑刃对着他?

    怎么可以因为师尊要杀他?

    怎么可以!

    “你可知道你现在在做什么?你的剑永远都不能对着我,叶儿。”

    林幽沉声命令,阴沉嘶哑的话语声里全是愤怒,他极力压制着自己的怒气,才不至于让自己还手,伤到她。

    可他会压制,苏叶可不会。

    本就灵脉被嗜咬,魔气侵蚀,再加上女主的刺激导致她乱了道心黑化,致使她直接一剑穿了女主心肺。

    而现在,林幽还若无其事,冷漠淡然地承认是自己杀了师尊。

    甚至还说,说要杀光她看重的人,她身边的人。

    此时,苏叶对于他的疯狂变态终于是忍受不了,黑化值逐渐到顶点,愤怒值早已爆掉,体内多种力量混在一起,翻涌奔腾。

    她脑子是混沌不堪,头疼欲裂,那日她探魂所见到的师尊不断地浮现在她脑海。

    鲜活的,真实的师尊。

    可现实却是,师尊没了,师尊死了。

    全是因为他,甚至说,还是因为她。

    而林幽他居然还有脸,居然还若无其事地冷着一张脸,说自己的剑不能对着他。

    他是个疯子,是个恶魔。

    这一点,永远都不会改变。

    苏叶信了,于是,她再次拿起了剑,沾上了她与他鲜血的剑,面若冰霜,冷酷地指向他。

    “我的剑,为何不能对着你?”苏叶红唇轻勾,正经无情起来,面容绝色妩媚,惑人心神。

    林幽注视着她,长睫轻晃,眸色一深,呼吸凝重。

    “我的剑不仅要对着你,还要杀了你,杀了你这个疯子,杀了你这个恶魔,让你还清自己的罪孽,为师尊陪葬。”

    苏叶冷声,狠狠地说到这时,仅剩的一丝理智提醒她,固心铃在她手里,她须得先护住固心铃,然后找机会复活师尊。

    剧情什么的都见鬼去吧。

    这是她在这个世界里唯一的一点念想了。

    于是乎,在她执剑指向他时,苏叶稍稍侧过身,紧紧地握住还在她手心的固心铃,小心翼翼地,欲将其藏入她的百宝袋。

    这不过是一瞬的动作,可就是在这一瞬的时间里,林幽看到了。

    “叶儿,恶魔不需要赎罪,只需要被仰望,被畏惧。”

    他冷冷道,而后黑眸微眯,眸光亮起,在苏叶将这固心铃移入百宝袋时,他指尖亮起一束银光,稍使法力,将即要落入苏叶百宝袋的固心铃给抢了过来。

    苏叶眼瞳骤缩,心里一惊,眼睁睁地看着固心铃脱离她手,脱离她的百宝袋,朝林幽那边飞去。

    她急了,慌了,看着固心铃的玉穗在她眼前飘荡,她焦急地伸手想要去抓,但最后,在看似仿若将要到手之时,固心铃在她眼前消失不见了。

    林幽抢了过去,被他死死地握在手中。

    “你,还,给,我。”苏叶死死咬着唇瓣,一字一句,略带威胁。

    这般与他作对,这般费劲心思,竟还是因为一个死人,一个师尊,一个固心铃。

    他无法容忍,绝不容忍。

    他要在今天做个决断。

    不管她如何,哭成什么样子,他都要断了她的任何心思。

    “叶儿,你可还记得本座对你说过什么?”林幽手心越发用力,冷硬道。

    苏叶没心情同他再去论这些,回忆往事,她只想强回固心铃,保存她的最后一点念想,她想再看一眼师尊。

    她不管不顾,出剑朝他刺去。

    刺中了。

    血又流了出来。

    她拔出,还没要到固心铃,他还没给他,只往后退了几步。

    不知为何,他好像没躲,也没还手。

    苏叶神思不甚清明,体内多种力量混杂,搅得她迷糊混沌,她什么都没想,也不想去想,她只想拿回那固心铃。

    被他抢走的固心铃。

    于是乎,苏叶又抬手,剑刃闪着冷光,她一挥,又朝他身上划了一剑。

    又一剑。

    鲜血汩汩流出,苏叶看到了,也看到了林幽苍白的脸庞,拧起的眉心。

    但那又如何。

    他还是抢走了它,他毁了她在这个世界的所有念想,幻想。

    关于他的幻想,关于师尊的念想。

    他其实,一点都不爱她吧,他只会折磨她。

    苏叶一边挥剑,一边如此想,脑子一片空白,满是混沌。

    她机械地重复,剑刃上已满是鲜血,不断地往下落,却始终抢不回来固心铃。

    直到最后,她握剑的手腕被他强势扣住,他稍一用力,她的灵剑便被打落在地。

    林幽全身满布伤口,纵横交错,鲜血淋漓,骇人恐怖。

    全是她刺的。

    “今日,做个了断。”林幽面若冰霜,冷着眸子,低声道。

    他扣她手腕的手上亦是沾满了自己的血,冰冷粘腻,苏叶经此,蓦然回过神来,还不及细想他这话的意思时,四周倏忽之间起了一场大火。

    火光映红了林幽的脸,照亮了他此时冷绝的眼。

    烈焰灼烧,苏叶能听到枝木枯叶,门板篱笆噼里啪啦爆火星的声音,甚至她还能听到她的灵草宝宝里朝她喊着“主人主人”的求救声。

    不过顷刻间的事情而已,只一瞬之间,火势蔓延烧毁所有。

    她的灵草园便被烧了。

    她都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更无法阻止。

    他一句“今日,做个了断”便烧了她的园子。

    但,这似乎还没结束。

    林幽刚面无表情,轻轻巧巧地放了一场火烧了她的整个园子,而现在,他又缓缓在她面前摊开手心。

    苏叶一潭死水般的黑眸蓦然一亮,但很快,一片死寂。

    林幽当着她的面,稍稍使力,这固心铃便碎成了粉末。

    他一扬,便如烟一般消失在了风里。

    “如此,你便可以安心了。”他这样道。

    苏叶嘴唇微张,瞳眸睁大,惊愕,又无法相信,不想相信。

    后,一瞬而已,她胸中涌起一股气流,全身气力仿佛尽数被抽离,脑子一黑,一下便昏了过去。

    林幽抱着昏迷的她回了寝殿。

    他一身是血,月白长衫被染成血衣,上面还留着凌乱的剑痕。

    她朝他挥剑时他未躲,剑刃上堆叠着凛凛杀意,就连剑风都如利刃,斩破一切,直直地刺向他。

    她的剑尖已然朝向他,躲或不躲对他来说都未有任何意义。

    林幽至寝殿施了个法术,换掉了这一身血衣。

    他轻柔至极地抱着怀里的人,随后将她放在榻上。

    苏叶昏了过去后,面色似已恢复正常,眉心处的黑气已然散去,肤色白皙,只是,很是苍白。

    林幽眼睫颤抖,盯着她脸看了许久,随后鼻间溢出一声叹息。

    他随即打坐帮她调息,朝她灵脉倾注灵力,强行驱除了萦绕她全身的魔气。

    苏叶被林幽抱在怀里,他目光稍稍向下,便看到了那日晚上苏叶施血咒所划开的伤口。

    还有少许黑气萦绕不散。

    魔气应是从施血咒的伤口处开始侵蚀灵脉。

    林幽身负苏叶对他下手的多处剑伤,灵力刚亦消散不少,他重重地咳了一声,两指并起,亮起一束暖光,覆在她伤口处,施以法术,驱散了黑气,慢慢愈合了伤口。

    一个时辰过去后,林幽终于是消弭了苏叶全身上下大大小小的伤口,驱散了魔气。

    此时外面已是深夜,殿内亮起了昏暗暖黄的光亮。

    他将她放在床上,盖上锦被,而他,亦也躺在了她一旁。

    他侧身看着她,看着她姣好静谧的睡颜,看着她精致绝美的五官,飘荡不安的,深陷黑暗的心终是触到了一丝亮光。

    固心铃毁了,灵草也毁了,她从今以后,就只属于他一个人了

    他看着她,忍不住伸手摩挲她的唇,忍不住埋在她颈间嗅着她的清香。

    他与她十指交缠,肌肤相触,就同之前那般。

    他躺在她一侧,听着她平缓均匀的呼吸,忍不住又衔着她耳尖亲吻。

    经由耳廓,至她玉腻的颈间,再至她的唇,探入唇齿之间,迷恋地攫取她的气息。

    他小心翼翼,如捧珍宝,怕惊醒她,又怕弄疼她。

    以往每一次他都舍不得用力,就连亲吻抚摸都是。

    他如此珍视她,如此爱她,她为何还要……

    想到这,他唇瓣处一下用力,一下咬了她。

    这刺痛感传至苏叶脑海,苏叶醒了。

    苏叶被他吻醒了,恍然睁眼时看到林幽,一下便推开了他。

    “你别碰我。”

    她坐起,拽着云锦丝被连连往后退,淡淡道,脸上全是疲惫恐惧。

    她记得她黑化昏迷前发生的事情,记得她的灵草园,她的固心铃。

    全都没了。

    一把火全都烧了。

    她的灵草宝宝,再也不会叫她“主人主人”了。

    那铃声如此动听悦耳,她再也听不到了。

    那铃承载着师尊活下来的希望,也寄托着她活下来希望。

    如今,全都没了。

    什么都没了。

    一种深深的无力感,巨大的悲伤感占据了苏叶内心的每一寸地方。

    她犹如一下子被抽去了所有生气,眼神空洞,没有一点亮光。

    这世界没有什么可留恋的了。

    她忽然很想回家。

    可她要怎样才能逃离这世界。

    修炼么?飞升么?踏碎虚空吗?

    还是说,她死了就可以了呢。

    “是我弄疼你了吗……”

    林幽看着眼前的人,心里忽就一紧,似是她又朝他心脏划了一剑。

    “恩。”

    苏叶只点头,不再跟他闹,也不再对他哭,不再嚣张跋扈地跟他对着干。

    她了无生气,似一木偶。

    “对不起,”林幽心里隐隐也察觉到了什么,有些手足无措地朝她道歉。

    “明日我便要率领百家众人攻打寒霄门,应要些时日才能回来,等我踏平寒霄门回来,我们便去人间看烟花,可好?”

    听到这句话,苏叶忽然一抬眸,看他的眼神里闪过一丝愤恨和怒意,但很快,便又消散无踪。

    林幽也发现了。

    “不需要了,我不想去。”她淡声道,并不看他,眼瞳毫无焦距地盯着某一处。

    想去人间游玩,去看烟花,这是她缠他许久,撒着娇朝他提的要求。

    他也记不清是多少年前的事情,只模糊记得,自己之前总不应她,如今他亲自提出她却不想去了吗。

    “你走吧,我累了,困了,要睡了。”苏叶面无表情,冷如冰霜,对他道。

    其余的话她什么都没说。

    他毁固心铃,毁灵草园,毁她所有。

    但她现在一个字都未跟他说。

    甚至是,一丝一缕的目光都未落他身。

    林幽身子一颤,渐至冰冷,她未朝自己刺剑,他此时却能明显感觉到疼痛感,较之刚才,有过之而无不及。

    “你好生休息,不可外出,战事结束后我便来看你,叶儿。”

    “不可外出”这四个字实际上就是:我已设了结界,你哪都去不了。

    时至今日,他竟还要囚禁自己,让她做被他养在笼里的金丝雀。

    可是,苏叶在心里冷冷发笑,她这金丝雀就要被他养死了,他还浑然不知。

    林幽起身,临走之时,他俯身靠近她,苏叶却身子发颤,下意识地往后倾。

    他怔了片刻,眸光黯然,但最后,他还是在她额上印了个清浅的吻。

    林幽走了,苏叶憋闷的心里忽然畅快不少。

    有他在的地方,现在是连空气都能令她窒息。

    苏叶躺在床上,目光放空,开始想着要如何才能离开这个世界。

    所有的希望和留恋都没有了,连女主都……被她一刀砍了。

    原剧情碎成稀烂,她再不离开,这男主会越来越疯。

    指不定,自己真会被他给养死。

    “你想离开这里吗?”

    就在苏叶还在想着离开之法时,她的耳边忽然想起一浑厚正经,低沉严肃的声音。

    “谁?谁在说话?”

    苏叶猛然从床上坐起,环视四周,却未看到一人。

    “我是这个世界的天道,你不必找我,我可以存在于任何一个地方,你亦可和我对话。”

    “天道?”

    苏叶受各式各样正经非正经18x网文多年,自然知道天道是一种怎样的存在。

    如若他真是天道,那我是不是真的可以离开这个世界了,甚至于……

    “你可还想复活你的师尊?”天道问

    苏叶毫不犹豫地回答:“自然想。”

    “我有复活之法。”

    “真的?”苏叶空洞的眼神一瞬亮起,但随即她又怀疑道,“你没骗人吧,不会是假天道吧?

    “天道从不骗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