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格党 > 其他小说 > 我靠绝症死遁[快穿] > 世界一
    第十八章

    森斑赶过来时,弗恩已经没力气挣扎了。

    他被树上倒吊下来的数根藤蔓缠住手腕,笔直的双腿也被拉开,整个人仰面悬在半空中。

    那些藤蔓似乎是为了保护弗恩不会摔下来,从地面开始,一根根向上交织着。

    如同从咽喉中伸出的手指般,渴求的掌控着弗恩纤瘦的腰肢。

    朦胧月光下。

    少年衣服半褪,被白腻皮肤衬托的犹如翠玉的藤蔓,延伸至身体的任一位置,让他在欢愉和痛苦间游离,甚至于发出低低的泣音……

    “别欺负我了……我不要……”

    “……滚啊,肮脏的怪物,该死的魔兽!”

    淡淡的月光仿佛白纱,覆盖在弗恩身体上。

    如同月下精灵。

    森斑被眼前的美景所震撼,几近忘记呼吸,他不着痕迹的遮掩发涨的下//体,面色严肃的走到弗恩身边,“弗恩少爷?您还好吗?”

    金发男人掏出匕首割断藤蔓,少年软软的倒在他怀中,眸子失神的半阖着。

    他的嘴唇有些红肿,嘴角还泛着亮晶晶的水光,弗恩张了张嘴,想说什么,这最终什么也没有说出来。

    “抱歉,弗恩少爷,我来晚了,今晚的一切我都会当做没有看到,也不会跟任何人提起此事。”

    弗恩休息了一分钟后,终于回了神。

    他转了转眼睛,泪雾朦胧的眸子看清楚森斑了脸,羞耻和屈辱一起袭上心头。

    “…呜……我要杀了它。”

    “好。”

    森斑回答的很果断。

    他张开的手掌握成拳头,“藤蔓怪物”瞬间从内部炸开,无数段巴掌长的碎段如雨滴般砸在树叶灌木中。

    森斑眉头都没皱一下,一手托着弗恩,让他坐在自己手臂上,另一只手将弗恩衣服穿好。

    “少爷不怕,我已经杀了它了。”

    余白:……呸!我信你个鬼!

    隐私保护设置关闭,系统终于从马赛克里放出来了,他一出来就三连问。

    “嗯?发生了什么?怎么又给老子关进去了?”

    “你猜猜?”

    微笑jpg

    余白把脑袋往森斑怀里缩了缩,忽然触碰到了什么不可描述的东西。

    不是吧?!

    余白眼神死。他不断暗示自己,顶着自己腰的不是□□,绝对不可能是,那种体格和硬度怎么可能会是□□!

    要是□□,之前他们还在玫瑰庄园……

    难道真是他天赋异禀???

    余白捂住嘴,想起之前系统好几次提过主神光辉圣洁的形象,小小的脑袋里充满着大大的疑问。

    “统啊,你说老实话,你的主神大人真的不沾尘俗,无欲无求吗?他要是真的,那灵魂碎片怎么会是森斑这样的老//色//批?”

    “森斑他好狗啊,他真的好狗啊。”余白抓住系统就开始哭诉,要不是担心任务失败,他都想掐住男人的脖子,问他能不能给小小白一个休息的机会!

    不是谁都有这么强的战斗力的好不好!!!

    系统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先稳了一手:“总之,你先说来听听发生了什么?”

    “他,他拿小藤蔓搞我!”

    “这点小事有什么可说的,”系统啧了一声,宛如一个身经百战的老司机,沧桑点烟,“这又不是他第一次搞你了,早点习惯吧,孩子。”

    余白尾椎骨还有些发麻,左脚鞋掉了,荡在空气中有些冷,他翘脚一看。

    mmp!脚背上还有一个牙印!

    少年顿时更生气了!

    “搞我就算了,他特么还装无辜,跑过来看我被欺负看的津津有味!而且,这狗男人连自己的小藤蔓都能下的去手灭,要不是我早就发现了小藤蔓和他的关系,说不定还真被他骗了!”

    余白冲伸手努努嘴,“你看后面,全都是小藤蔓的尸体!”

    系统闻言,迅速查探了一番,果然看到一地残骸。

    “???这么狗的?”

    看来,这波马赛克,他看的不亏!

    -

    森斑带着弗恩回来时,已经是后半夜了。

    杰里米虽然和安东尼换了班,但因为熬过了最困的那个时间,再加上担心弗恩和森斑的安全,一直没睡着。

    现在看到两人平安归来,他终于放下了心。

    “弗恩,你们怎么去了这么久?我还以为你们遇上了魔兽。”

    余白身心俱疲,没有搭理他,找了个靠近火堆,舒服温暖的地方,让森斑把自己放下来,然后立刻蜷缩成一团。

    他现在什么都不想管,只想好好睡一觉。

    杰里米看出弗恩不太对劲。

    他压低声音问金发青年,“他怎么了?”

    森斑笑的很和善,既然弗恩以为那些会动的藤蔓是一只魔兽,他就顺水推舟,“遇到了一只魔兽,应该是吓到了吧。”

    “哦,”杰里米点点头,毫不怀疑的相信了森斑的鬼话。

    甚至都没奇怪,为什么森斑没有将那只魔兽的尸体带回来。

    一夜无话。

    第二天一早,大家发现,弗恩的嘴唇肿了一块。

    但没有人敢问原因。

    因为他们发现,弗恩醒过来后,甚至比第一天还要喜怒无常,也只有森斑还能习以为常的全盘接受,剩下三个人,都快被折磨的发疯了。

    “只要发现类似于藤蔓的魔兽,给我立刻铲除!”弗恩像一只发怒的小兽一样,踩着圆头皮鞋,在森林中穿梭。

    杰里米尝试去询问弗恩这么做的原因,却被他一个充满杀意的眼神,瞪了回来。

    “我们进入这里,不就是为了猎杀魔兽?你只需要按照我说的做!这是命令!”

    “……但是我们闹出这么大动静,会很危险的。”

    弗恩笑了,他抬起脚走到杰里米面前,抬头看这个比自己还要高一些的队友:“迄今为止,阁下亲手猎杀过魔兽吗?如果一点危险都能把你吓退缩,那我看出去之后你要做的第一件事,应该是离开神学院,好好当你的贵族。”

    太毒了,这张嘴太毒了!

    杰里米也是脾气好,被弗恩三番两次的怼,还能勉强保持风度,甚至还分神的想,昨天晚上弗恩究竟遭遇了什么,以至于他对长得藤蔓的魔兽有这么大的仇恨?

    如果余白知道他在想什么,一定会忧伤的表示——

    不,我只是在做任务而已。

    他在进入兽场时,就打定主意要借此机会,把小藤蔓的幕后马甲扒出来,然后来一场你爱我,但我不仅不爱你,还想杀你的虐恋剧情!

    昨天晚上小藤蔓虽然出手了,但余白根本没找到合适的机会,一想到以后八成也是同样的情况,余白就觉得自己不能被动的等着森斑露出马脚,他还是要主动出击才行!

    之后两天,他们这个五人小队一直在寻找藤蔓魔兽、被其他魔兽袭击、森斑出手杀死魔兽这三件事中循环。

    算上之前的魔兽,森斑已经杀了有十几只了,早就完成了小队任务。

    但即便是提前完成了任务,他们依旧出不去,得等七天时间到了,甬道处的大门打开,才能和其他学生一起离开。

    又是夜晚,余白累得不轻,草草吃完食物后,就准备睡觉。

    他睡得迷迷糊糊间,又听到什么物体摩擦在地上发出的沙沙声,声音很轻微,但已经历过数次的余白不会听错。

    该死!

    森斑又来了!这次还变本加厉,竟敢在杰里米三人面前把他拖走吗?

    余白的脑海刚出现这个想法,下一秒,他感觉自己被什么东西紧紧圈住手腕,整个人腾空,正在高速移动中。

    夜晚微凉的风猛烈的吹在脸上,连黑色的发丝都被吹得凌乱起来,乱糟糟的拍打在面颊和脖颈上,带来一阵阵痒意。

    除此之外,余白还发现,自己一直能嗅到到一股油腻恶心的味道!

    森斑的小藤蔓虽然灵活的跟生命体一样,但它们本质上还是植物,就算使劲嗅闻也只能闻到淡淡的植物清香,绝对不是这种让人忍不住作呕的味道!

    余白瞬间就明白了,带走他的不是森斑!

    难道……真的是魔兽吗?

    少年努力睁开眼睛。

    映入眼帘的是一片黑暗,他借着月光,看到钳住自己手腕的根本就不是碧绿的藤蔓,而是一只肥胖到令人作呕的手。

    手的主人似乎也发现少年睁开了眼睛,他回头看向少年,那张熟悉的脸上挂着陌生的表情,让人从骨子里觉得不舒服。

    “醒了?”中年男人的声音十分刺耳。

    余白不醒都要被吓醒了!谁能告诉他发生了什么,琼斯主教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余白对琼斯的印象主要还停留在测试亲和力后,后者叫人给自己搬了一张椅子。他觉得这位主教,虽然看着有些辣眼睛,但人应该还不错……

    结果现在什么情况?

    少年微微瞪大了眼睛,看向眼前仿佛变了一个人的琼斯主教,声音有些颤栗。

    “主教大人,您……您怎么会在这里?”

    “别急,等会儿你就知道了。”

    琼斯隐秘神术用的出神入化,他对自己很有自信,别说弗恩小队的那几个学生,就算是跟在小队后保护他们的神侍,也察觉不到弗恩是什么时候消失的。

    他将余白拖进一个山洞中,施展了一个照明术。

    散发着温柔白光的球体,轻飘飘的悬浮在山洞顶上,将整个狭小阴暗潮湿的空间点亮。

    余白被琼斯甩进了一堆枯草中。

    有枯草做缓冲,其实他并没有伤到哪里,但眼下这种情况让他有点紧张!

    琼斯现在明显就不正常,他只学会了治愈神术,怎么可能从这个中年男人面前逃出去啊!不不不,附近都是森斑的小藤蔓,森斑应该很快就会赶过来救人了吧?

    等下……余白想到了什么,又急忙否定自己。

    琼斯带他跑了这么远距离,森斑的小藤蔓能感知到吗?毕竟后者现在的身体好像也不是完全形态的,祂大部分力量不能直接降临……

    正胡乱猜测着各种情况,琼斯突然弯下腰,手指捏住弗恩的下巴,强迫他抬起头。

    多么美丽的眼睛!

    多少美丽的身体!

    中年男人贪婪的打量少年的眉眼,从怀里掏出一封信,“你父亲将你送进来时,没有告诉你,神学院中有一个人是需要你好好伺候的吗?”

    余白:我特么!原来埃德尔那个老辣鸡把儿子送到神学院,就是为了讨好琼斯?

    “……父亲说的那个人,是你?”

    弗恩被恶心坏了。

    琼斯背着光,少年只能看清他肿胀的身体轮廓,和那双充满贪婪,让人几欲作呕的浑浊的眼睛!

    为什么?

    为什么父亲会把自己交给这样一个人?

    他在神学院生活了这么久,都没有发生可怕的事情,弗恩还以为父亲最后放弃牺牲他了……原来……

    最后的幻想和期待都被打破,弗恩的眼神都黯淡了一些。

    琼斯可不管弗恩在想什么,他品尝过少年的滋味后,会将他送回去。毕竟,弗恩这样的人只尝一次实在是有些可惜,反正他应该也不敢将这种丑事到处宣扬。

    “好孩子,乖乖听父亲的话,叔叔会好好疼爱你的。”

    琼斯笑着,将少年推到在地,他想要让他完全臣服于自己!

    轰隆——

    山洞外,雷声一阵响过一阵,如同神明震怒。

    黑色的天幕上,一滴透明的水珠忽然落了下来,紧接着,大大小小的雨水如散落的珍珠,霹雳哗啦砸在叶片和地面上,嘈杂的雨声瞬间笼罩了整个兽场。

    “下雨了!”

    “不好,火堆快被浇灭了!”

    分布在兽场各处的学生们无处躲雨,又要防备黑暗中的魔兽偷袭,一时间,慌乱成一团。

    格林顿和他的队友运气不错,只附近找到了一种叶子很大的根茎类植物,他们一人砍下一片叶子,举起来,站在叶片下躲雨。

    因为火堆熄灭了,周围陷入了黑暗之中。

    格林顿抬起头,伸出手去接从叶面边缘滑落的雨水,干净的雨水落在他苍白的指尖,顺着指缝流出掌心,又被他无情的倾倒在地上。

    他眼睁睁的看着这滴雨水融入了地上的污水中,被染了肮脏的黑色,心中想。

    今天已经是第四天了。

    正是神侍最松懈的时候,琼斯主教应该已经行动了吧?

    -

    “你要是敢对我做什么,我一定会报仇的!我会杀了你!”

    琼斯主教的手渐渐逼近弗恩的脸,少年发了狠,一口咬上了男人的手指,他几乎用上了浑身所有的力气,直到口中尝出了令人作呕的淡淡血腥味!

    中年男人发出了痛苦的惨叫,他满腔怒火,已经忘记了弗恩的身份,也忘记了少年很可能是未来神子,一把抓住少年胸前的衣领,将人提起。

    “小畜生!就凭你这个只学会了治愈神术的废物,还想杀我?”

    弗恩黑色的瞳孔中,倒映着琼斯用力抽来的耳光,和他身后无数藤蔓缠绕在一起,形成的一根巨型锥子。

    血肉、内脏,甚至是骨骼都被破坏的声音,在雨声中显得那么不真实。

    “呃……”

    琼斯低下了头,不敢置信的看着自己胸前。

    柔软的的绿色藤蔓如同钢铁般,从背后将他整个穿透了,脊椎在那一瞬间就被粉碎,内脏也被穿了个洞,从他胸口探出的藤蔓上滴滴答答淌着血液。

    琼斯再也没有力气拎着弗恩的衣领了,他送开了手。

    黑发少年呆滞的跌落在枯叶堆中,惊恐的向后退着。

    “为什么……”琼斯不明白这些藤蔓是怎么出现的。

    他身后,密密麻麻蠕动的庞然大物变成了人类的躯体,覆盖在骨骼上的肌肉线条完美,只有穿透琼斯的手还维持着藤蔓的模样。

    森斑绿色的瞳孔内布满血丝,他低着站在那里,混身散发着可怕的杀意,如同一具杀神!

    “我已经放过你很多次了,”男人低哑的嗓音充满不解,“为什么你一定要来找死?”

    琼斯口腔中溢出鲜血:“我……”

    “哗啦!”

    藤蔓不耐烦听他临终之言,忽然动了起来,巨大的力量甚至将琼斯活生生撕成了碎片,血液和内脏肉块流了一地,浸湿了脚下的枯叶。

    无法动弹无法动弹无法动弹。

    弗恩只能瞪大眼睛,看着森斑手臂上方可怕的藤蔓,恢复成人类手掌的模样,每根手指都指节分明,修长有力,这分明应该属于人类。

    男人踩着地上粘稠的血液,走到少年身边,快要崩坏的少年不知什么时候,吓出了满脸泪水。

    森斑抬起手,用拇指,将弗恩温热的眼泪擦去。

    “只要少爷不离开我,那森斑永远是您的仆人。”

    弗恩嘴唇颤抖着,他想起自己曾经在森斑面前说了那么多可怕的话,想起琼斯被撕烂的,如同烂泥的身体……

    少年崩溃的捂住脸,他连哭都不敢大声,甚至躬起身子,发出了难受的干呕。

    “呜…我、我乖,我乖乖的……不会离开,不要杀我。”

    森斑将温热的手掌覆盖在弗恩单薄的脊背上。

    他感受到少年下意识躲避的动作。

    嘴角绷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