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格党 > 其他小说 > 念能力是未来的日记 > 第二十章
    “呐呐,艾莉莎,爱丽没事吧。”一听到爱丽西娅出事的事情,原本好心情的妮翁一下子连打扑克的心情都没有了。

    “没事的,不是有新人保镖跟着爱丽大人吗。”女仆小姐小声安慰她道。

    她们正在说着话时,门外突然就传来了轻微的脚步声,那人轻轻敲了两下门,“boss,爱丽小姐回来了。”

    是达佐孽。

    听到爱丽西娅回来的消息,妮翁一下子就振奋了,她急急忙忙换上鞋,也不打理一下自己睡乱的头发,就冲向了爱丽西娅的房间。

    她一推开门,就看了坐在沙发上的爱丽西娅,还有用酒精拭擦着她脚后跟的旋律。

    “怎么了,受伤了吗?!”

    “没有啦。只不过是鞋子磨到了脚,对不起,让姐姐担心了。”

    “那就好。”妮翁松了一口气,拍了拍自己的胸口之后之后,才发现了爱丽西娅身边的酷拉皮卡,“这位是跟着你的新人?”

    妮翁似乎对酷拉皮卡这种类型的美少年完全没有感觉,更喜欢库洛洛那样的成熟优雅的青年,她记得酷拉皮卡的脸,却想不起他的名字了。

    她只是有些奇怪为什么酷拉皮卡会在爱丽西娅的房间里,要知道爱丽西娅和她不一样,爱丽不是很喜欢男孩子进入自己的房间。

    “是的,是酷拉皮卡啦,姐姐大人。”爱丽西娅半敛着眸子,“多亏了酷拉皮卡保护我,真的是一个很可靠的人呢,谢谢你酷拉皮卡。”

    “不,保护爱丽小姐是我的工作。”

    “总之爱丽没事就好了,本来还想让你明天陪我去赌场的,还是好好休息吧。”妮翁对爱丽西娅还是有着不一样的温柔的,她抬起头对酷拉皮卡说道,“既然爱丽喜欢你的话,就交给你来照顾了,要是再出了什么事情我绝对会生气的哦。”

    “是,我知道了,boss。”

    “对了姐姐大人,你让达佐孽帮我问一下吉娜现在到底怎么样吧,我很担心她。”

    今天这个状况不适合再使用念能力了,爱丽西娅现在只是坐在这里,都感觉自己能够马上昏睡过去。

    她光在这里坐着都得一直嚼着黑薄荷糖,满嘴都是一口薄荷的苦涩味道。

    “什么啊……好吧好吧,我等会儿让他去打听一下。”

    妮翁对吉娜也很看不过眼,不过她答应了的事情,办得也很快,没过十分钟,达佐孽就拿着手机过来了。

    因为爱丽西娅把带着手机卡的手机扔向了那个被控制着袭击吉娜的人了,所以吉娜在事情结束后想要给她打电话都没有办法,正准备派人查一下诺斯拉家的联络方式,就接到了达佐孽的电话。

    对面是吉娜的声音,她现在应该已经很疲惫了,却还是打起精神对爱丽西娅道歉道,“爱丽,你没事吧,对不起,在我家居然让你遇到了危险。”

    “我当然没事了,遇到了危险不是吉娜吗,你现在真的没事了吗,对不起没有陪在你身边。”那个暗杀者不是会轻易放弃的人,绝对还会继续暗杀的,“不要放松警惕了,多安排一些人在自己身边吧。”

    “怎么会,爱丽酱离开了我才安心了。因为涉及了念能力者,父亲大人已经往我身边安排满了人了,现在我连房间都出不去啦,一直在房间里拆礼物。”吉娜一遍说着一遍拆,爱丽西娅都能够听到她那边开盒子的声音。

    “对了,我之前不是叫我大哥帮我得到了一件很有趣的东西吗,因为爱丽西娅一定会很喜欢的,我已经派人送往你的酒店房间了。”

    “唉,吉娜大哥送的东西一定很贵重吧,而且那可是给你的生日礼物,不行啦。”

    吉娜一向随心所欲,是个没心没肺的人。

    他们的家族感情确实也冷漠,几乎就是吩咐属下去搜罗的礼物,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意义,就像是例行的工作一样。

    “不要,我只要爱丽的礼物就够了,而且那个本来就是我想要给爱丽的东西,可恶,要是我再大个几岁就好了,我想自己帮爱丽找的。”

    吉娜拿起那块漂亮的碧绿色的宝石,放在灯光下照应,宝石的颜色像是在流动一般,美得惊魂动魄。

    莱特给的那一千万戒尼自然是不够购买这枚宝石的,这枚森绿之心一共花了她两亿戒尼,大部分都是股市上赚来的。

    吉娜之前送给她的生日礼物很贵重,她自然也不可能对她的礼物敷衍过去,这可是她精心挑选放了好久的难得一见的宝石。

    这枚宝石的颜色就像吉娜碧绿的眼睛一样,周边的一圈浅金色点缀就宛如她金黄如麦穗一般的卷发。

    门外突然传来了哐当的一声,似乎有什么重物跌倒在地。

    吉娜拆礼物的手微顿,她面上已经显露出警惕,声音却依然活跃地对着电话那头的爱丽西娅说道,“已经那么晚了,得睡觉了哦爱丽西娅酱。”

    “嗯,我也困了,晚安,吉娜。”

    “晚安,爱丽。”吉娜语调缓慢,透露出无限的温柔。

    说完她就关上了手机,熟练的从自己的裙底抽出了一把左轮。

    吉娜左手紧握着那枚宝石,把它放进了盒子里,把盖子轻轻合上,右手握着的枪已经打开了安全栓。

    她一步步小心翼翼的靠近门口,果然闻到了一股浓郁的血液的味道,瞳孔紧缩。

    刚刚什么声音都没有,到底是什么时候发生战斗的?!

    吉娜从小到大遭受到的暗杀绑架是爱丽西娅的十倍不止,早就习惯了。

    要知道她家可是找了不下于十个念能力者,还有两个是强得离谱的一星猎人,就算来了几十个暗杀者都不可能活着出去。

    吉娜心一狠,一把推开了门。

    她感觉推门的时候有一股阻力阻碍着,然后就是碰的一声倒地的声音。

    吉娜伸出头一看——是一个被割掉了脑袋的保镖靠在她的门上死掉了,刚刚她推门的动作把他的尸体给推翻了出去。

    那失去了头颅的颈项处还在像泉眼一样喷着一股一股的鲜血,让人瘆得慌。

    走廊上全部都是鲜血,好几个脑袋和身体分离,只穿着袜子的她脚底全是黏糊糊有温热湿润的恶心感觉。

    她的眼底一片阴霾,身体忍不住发着抖,一把把门重新关上,然后连忙从身上翻出手机,找出了父亲的号码打了过去。

    “喂,老爸,那些保镖到底是怎么回事,居然全部都死掉了,这里已经不安全了,得马上离开才行……”

    “怎么离开呢。”

    电话那头传来的不是她父亲的声音,而是一个熟悉的带着笑意的声音。

    “你是……!”

    伴随着那个声音的响起,吉娜身后的门也随之粉碎,变成了好几块。

    一个身材矮小,穿着遮口且有着骷髅图样的黑色斗篷,手里拿着一柄剑的娃娃脸少年站在了她的身后。

    他有着中等长度藏蓝色的头发,露出的半张脸上金色细长的眼睛里满是冷意。

    那扇能够防弹的门居然是被他手里的剑像是切豆腐一样切掉的。

    吉娜当机立断,拿着左轮对着他就是几枪,少年用剑‘铛铛铛’就切开了她所有的子弹。

    “你是……念能力者。”吉娜的脸色变得雪白。

    到底是什么等级的,居然到了这种地步。

    “嗤,倒是有几分聪明。”飞坦哼笑一声,指尖抚过雪白的刀身。

    “为什么要杀掉我,是别人派你来的吗,他出了多少钱,我都可以十倍给你。”她强做镇定。

    “没用的哦,因为他是我的同伴。”那个声音这次不仅仅从电话里面传了出来,门侧也传来了同样的声音。

    那个栗色卷发碧色眸子的娃娃脸可爱少年,穿着刚刚那身黑色的西装礼服笑意盈盈地走了出来。

    他右手上拿着一个玫红色的长着恶魔翅膀的手机,左手则是拿着一个通讯手机,上面显示着通话中,从手机里还能听到吉娜和他自己的声音。

    “还真是没用,自己一个人既然连这种没用的小女孩都杀不掉。”飞坦看着一旁‘洛卡’嗤笑道。

    “没办法啦,我本来就不是战斗人员啊。”他转过头对着吉娜笑着打招呼道,“哟,吉娜,又见面了。”

    “洛卡……为什么……”

    “唉……哈哈哈哈,你不会以为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吧。”侠客拿起自己的手机摇了摇,“你知道我可是比你调查我更早调查你吧,你的手机和账号也被我动过手脚了哦。”

    所以无论是跟踪他的事情,花钱请揍敌客暗杀他的事情,他早就知道了,在第一时间内。

    “好过分啊吉娜同学,我在学校可没有招惹过你吧,就是是因为爱丽西娅,爱丽西娅也不是你的所有物,总不可能一直霸占着她不让她恋爱吧。”

    “你知道什么!”一提到恋爱,吉娜的态度就变得有些不善了。

    “这种时候,就不用装模作样了吧,还真是丑陋呢。”

    “你——”

    “本来我还打算看看那孩子知道你喜欢女人的表情,但是好厉害呢,居然直接请了揍敌客家,真是没办法只能杀掉你了。”他脸上露出灿烂的笑容,嘴角弯弯。

    “呐,你说是为了爱丽西娅找的揍敌客,其实不仅仅如此,也是害怕我把你的事情告诉爱丽西娅吧。”

    侠客面上带笑,眼里却没有半点笑意。

    吉娜·坎贝尔喜欢女人,而且有施虐的癖好,这是侠客调查出来的资料。

    她看上去可爱活泼,内里残虐可怕,和真正的洛卡完全是一种类型,杀过的人数不胜数。

    不过爱丽西娅却是她第一个如此珍惜的人。

    不知道是因为妮翁和诺斯拉的原因让爱丽西娅休息日无法外出,或者是爱丽西娅的家世,还是因为什么别的原因,让和爱丽西娅相处了半年的吉娜到现在都还没有下过手。

    “那种事情怎么可以让爱丽西娅知道?!都是你的错,要不是你调查我我也不会做到这步,你还打算接近爱丽西娅吗——”

    “大概,因为爱丽真的可爱呢,虽然只是一个普通人,嘛,这也不重要啦。”

    侠客最开始不是为了爱丽西娅而来到圣西雅学院的,是因为圣西雅有一部分不对外开放的书籍,管理非常严密,连猎人网站都找不到,而一部分资料只有那里才有。

    所以侠客才变装了之后混入了学院,帮库洛洛找他需要的资料。

    “我真的很喜欢爱丽西娅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