羞羞快乐地和岑则一起回到寝室。

    虽然两人现在在不同寝室,但好在在同一层,串门也方便。

    羞羞的单人寝就在k寝室的斜对面,c寝室的对面。

    岑则帮着她一起将行李箱搬上楼,震惊道:“我去,你这寝室也太好了吧!”

    单人间宽敞,屋内有独立的浴室和卫生间。不再是四人寝的上下床,而是有着18米宽的大床!而且屋内灯光明亮温馨,甚至桌上还有香薰机,正在徐徐地喷洒着轻柔的烟雾,熏得一室清静馨香。

    “和你这一比,我们那简直就是毛坯房!”

    羞羞也很喜欢自己的新房间!

    之前她和岑则住营内唯二的两人的寝室。这俩寝室都没有独立的浴室和卫生间,每天要去宿舍外的通用间洗澡。

    她要每晚都等到夜深人静时,才悄悄的出去洗,而且要时刻警惕有没有选手出现,过的那叫一个提心吊胆的。

    但现在,她不仅有了大床!还有了独立的浴室,好开心呀!

    果然,胜利果实都是要靠自己争取来的!

    今晚的劳累一点也没有白费呢!

    第二天一早,又是熟悉哀嚎声,惊醒了众人。

    谢凯瑞也和之前的祝子耀一样一夜之间没了毛发!

    不仅是头发、眉毛、睫毛,还有手毛、腿毛。

    甚至……

    谢凯瑞活像一只被拔了毛的公鸡,在寝室里嚎啕大哭。

    他引以为傲的帅气!他忧郁的人设!全随着毛发一起脱离了!

    有围观选手忽的喃喃道:“这寝室,好像有点邪门啊?”

    祝子耀等人之前也是这个寝室,一夜醒来没了毛发。

    谢凯瑞正好,睡的就是他之前的那张床!

    祝子耀作为过来人,经验老道地给谢凯瑞指了条明路:“记得去买生发液,真挺有用的。你看我,长回来了。”

    真是神奇,短短两天,他就已经是寸头造型了,虽然这个死亡造型很挑脸,但怎么说也比光头强啊。

    “我以后就准备走硬汉路线了。”祝子耀很乐观地说:“你要不也试试?其实我觉得走和尚罗汉的路线也不错,你这样去试试,讲不定还能上热搜。”

    谢凯瑞看看他那板寸头,又看看自己的秃头。

    哭得更大声了。

    他可是忧郁美男啊喂!谁要变罗汉啊!!!

    这事儿羞羞是到了录制厅后才听岑则说的。

    谢凯瑞因为这个情况,不愿参加录制,有可能会选择退赛。

    这事儿也引起了节目组的重视,给那个寝室的选手们都换了新寝室。

    岑则一脸认真地嘱咐她:“真的邪门,以后那寝室别去了。”

    始作俑者·羞心虚地点点头。

    看来以后用自己的毒素要慎重了,毕竟她的能力对正常人来说,也是异样的存在。

    插曲过后,营里正式开始了第二轮公演的准备。

    所有少年们整齐地站在录制厅里,听刘初夏说:“接下来,我们即将开始第二轮考核——组内pk。本阶段的考核曲目共有10首供你们挑选!”

    她身后的大屏幕上,很快轮换着播放起这十首歌曲。

    抒情的歌,劲爆的舞曲,甚至还有说唱音乐!

    选手们的情绪一瞬就被调动了起来,播放结束后,心中也都拥有了心仪的曲目。

    刘初夏公布规则:“排名靠前的练习生,可以优先选择。挑选到同一首歌的练习生,将自动成组,在第二次公演时进行对决考核!”

    “但要注意的是,同组队员,既是队友,也是对手。公演结束后,由现场的全民制作人进行组内投票,得票数在上位的三人,可以得到5万票的加票,末位的三人,则将倒扣人气值五万!”

    “哇靠,这也太残酷了!”

    岑则站在羞羞身边,整个人都不好了。

    “这不明摆着,咱们末位三十多个人都得扣五万票吗?本来人气就低了,还要扣票,死了死了,这轮我真走到尽头了!”

    羞羞现在和他熟,肢体动作也放肆了点,直接拍了他一下:“不要说这种丧气的话。”

    他明明很想留在这个舞台上的。

    岑则:“我就随口一说嘛!”

    场上的末位选手们也大多有这样的想法,一时间一片骚动。

    刘初夏笑着,继续说道:“同时,在小组表演完,你们的小组投票数,排在全场前五,每个人都可以获得10万加票。也就是说,本轮公演,你们最多有可能获得15万票的加票!”

    羞羞小声同岑则说:“只要拿到组内全场前五,哪怕你在组内垫底也能加五票。还有希望!”

    很快,场上就有很多人也都想到了这一层。

    “如果真的对自己没有信心的话,选择强力的队友,去拿那十万加票才是最佳的选择!而有实力的选手们,三人强强联合组队,获得15万票的几率也更大!”

    岑则身边,第五十九名的金麟喃喃道:“……如果有机会加入强组,那岂不是……”

    岑则人间清醒地拍拍他的肩:“别想了,咱们在末尾,还能有你挑的份了?”

    金麟瞬间萎掉。

    dbq,是我贪心了。

    羞羞也有点忐忑。

    哪怕穿过来有些天了,她仍旧和选手们陌生。

    一是因为原主的之前的形象,二是因为她怕生,并不太善于和人打交道。

    要再新加入一个队伍,或许对她来说,融入比学习更困难。

    刘初夏说:“现在,有请本次排位第一名的林白宴,选择你将要表演的曲目!”

    作为绝对上位的林白宴,拥有着人人羡慕的第一选择权。

    他在众人羡慕的目光下,迈开长腿,去往了选择区域。

    “宴神这回选什么歌啊?”

    “我觉得是《ko ko bop》,或者《dody》,dance或者rap都行,总不可能是vocal吧!”

    话落,林白宴就站定在了《好久不见》的歌牌下面。

    “卧槽!宴神选《好久不见》?”

    “我去!只要节目组允许,我现在就是一个飞奔和宴神锁死啊!”

    “啊……好纠结,宴神是准备扶贫吗?毕竟慢歌通常都会被剩下。”

    在这种公演舞台上,慢歌最考验选手们的唱功,却也是最吃力不讨好的选项。

    别的组的选手将观众们的情绪点燃,而慢歌又需要激动的观众们能沉下心来细听,这就很矛盾。

    刘初夏也有点诧异:“林白宴,确定是《好久不见》了吗?”

    林白宴微微颔首:“是。”

    岑则小声同羞羞说:“要是我排名前一点,讲不定真能进宴神队,抱一回宴神的大腿。不过,咱也没那选择权,还是顺其自然吧!”

    羞羞神色凝重地点头,在心里暗暗祈祷能和相熟一点的人同队。

    很很遗憾的是,轮到最后,剩下来的两首曲子,一首是以唱为主的《洋葱》,另一首则是以舞为主的《take over》。

    按理来说,《tcke over》这样的曲目,应该是最被选手们抢夺的曲目。

    可因着闻予呈选择了这首歌,竟硬生生剩到了最后。

    闻予呈是营内最有个性的选手。

    刚入营时,他极具个性的断眉,就引起了不少人的关注。

    也有人对他示好,但他整个人都充满了冷酷乖戾的气质,对谁都爱搭不理的,又冷又傲。

    这样的形象,自然让闻予呈收获了无数迷妹,人气值在全营排名第三。

    可在团队合作,就显得有些难以融合。

    很多人宁可去没有人气选手的组,也不选《tcke over》。

    刘初夏:“第六十名选手,岑则!请选择你要表演的曲目!”

    岑则一时有些进退两难。

    他最怕的就是跳舞,可他知道,顾修肯定也不会跳舞,还是这种需要强大气场的歌曲。

    虽然顾修在第61位,但他心里仍旧认定顾修才是真正应该进到比赛的人,再处于照顾的心理,岑则转头问道:“顾修,你想选什么?你先选!”

    “岑则真傻,让顾修选肯定是选《洋葱》啊!不然就她那水平,公演舞台捣乱吗!”

    已经选好歌曲的队列里,众人都背对着选择区,无法看见现场的画面,但可以从一旁的广播中听到岑则和顾修的对话。

    虽然顾修公演舞台上表演的吹木叶很厉害,但二公大家可再也不可能给他机会玩杂耍了,就顾修那基础,到哪组都是灾难啊!

    《洋葱》组的队员们尴尬笑道:“其实顾修应该去《tcke over》的,我们这歌挺难学的,高音低音也不是谁都能唱的。更何况,昨天他可是靠变速舞赢了第一!我看顾修那水平可不挺好呢么”

    此话一出,《tcke over》组的队员们都不服道:“舞蹈也难学!顾修的水平对应哪个类别,都跟从头来过没有区别!!而且昨天顾修那跳的是主题曲舞,咱们练习了快半个月,傻子都把动作记会了!但现在是新的舞,顾修学习能力那么差!怎么可能学得会?!她要学得会,之前宁嘉祥为什么还一直在骂骂咧咧要顾修一个人一组?!”

    被cue的宁嘉祥:“……”

    虽然但是,为什么他隐约有种预感,说顾修不行的人,最后都会被打脸呢?!

    眼看着火药味渐浓,两边都要对骂上了,那边顾修和岑则一起向着众人走来,叫所有人一阵紧张。

    “卧槽,他们俩已经做好选择了?”

    当顾修和岑则停在选手们的面前时,刘初夏说:“岑则,顾修,现在请做出你们的选择!”

    羞羞和岑则对视一眼,相视而笑。

    而后,一个人走向了《洋葱》组,一个人走向了《tcke over》组。

    《tcke over》组的柯弘扬忍不住偷偷回头看,这一转头,正对上羞羞亮晶晶的眼眸。

    羞羞其实有点紧张,不过缓解紧张的最好方法,就是微笑。

    她充满善意地冲柯弘扬笑了笑。

    柯弘扬心一凉。

    死了死了,他们这组要死了!

    刘初夏:“很好,现在请全体选手转过身。”

    当那边《洋葱》组发现,选择他们的是岑则时,各个爆发出了惊喜的叫声。

    “草,太好了,太好了!”

    不用和顾修一队真的太好了!

    而《tcke over》组的众人则都萎了。

    他们还准备今天就将舞蹈动作都记会,开始抓紧练的,现在顾修加进来,想加快进度肯定是痴人说梦!

    队内成员莫逊委屈道:“靠,顾修,你选我们组!”

    羞羞也很委屈。

    “不是我选了这个组,是我没得选。”

    她知道,岑则有梦想,是想要留在这个舞台的。

    他最害怕的是跳舞。

    而且她本就应该是最后一个挑选的人,所以当仁不让地选择了《tcke over》。

    虽然她不会,但她可以学的嘛。

    这一句话,也引得一直依靠在墙边的男人,微微地扬了下眉。

    他留着一头极端的黑发,双手抱臂,单脚撑地,肩膀斜斜地靠在身后的背景墙上,带着几分漫不经心和慵懒。

    一双狭长的眼,眼尾微微上扬,带着几分勾人,偏右边眉毛极具个性地断了一道,给他增加了不少的锐利感,显得戾气十足。

    柯弘扬吓得魂不附体,紧张道:“呈哥,顾修加入咱们组了!怎么办?就顾修那水平,肯定会毁了咱们的作品的吧!”

    闻予呈仍旧懒洋洋地靠在墙上,似乎顾修的加入对他来说,并不能算得上是个大新闻,语气里带着几分松散和随意,说出的话却一如既往的霸气——

    “让他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