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格党 > 其他小说 > 无下限与无上限的婚后生活 > 青年悟 两人的仙台 四
    在公园聊了一下午的天后,夏义正严词地拒绝了五条悟要继续坐观览车下去的要求,拉着他,在夕阳染红的鲜红樱花雨中慢慢地下山走回了车站,一路坐车回到了仙台。

    春天天黑早,夏和五条悟从仙台站出来时,天已经蒙蒙黑,一排排齐整的路灯早已亮起,照亮了人们回家的路。

    “好,时间正好完美衔接吃饭!我昨天就和民宿的老婆婆说好了,让她帮忙准备海鲜大餐,青叶煎饺还有毛豆大福。这位老婆婆做的饭超级好吃,尤其是青叶煎饺,如果不是——”

    不知想到了什么,本和鸟儿一样兴奋叽叽喳喳叨念的五条悟忽然顿住,但在夏好奇地转头看过来前,他又恢复了一贯嘻嘻哈哈的模样继续说道:

    “如果不是听说我要带女朋友过来,这位已经退休在家休息的老人家,还不一定愿意劳心劳力地为我们做这顿饭呢~”

    因为五条悟过去说起他的最爱之一毛豆大福时,就曾歪楼谈起过他高二修学旅行来仙台的事情,夏对他此时的可疑停顿也就没过多在意,上了出租车就低头翻起手机,挑了张他们以从樱花林海中慢慢驶出绿色观览车为背景的合影发给惠和津美纪,秒速获得了好评,速度之快,仿佛一直在拿着手机等她的邮件一样。

    这一认知,让开开心心玩了一整天的夏稍微有些内疚,翻到通讯录想给两个孩子打个电话,一只修长白皙的手却从天而降,径直抢过了她手中的手机。

    “夏,我们已经到了~快出来吧。”

    五条悟说着推开了车门,不顾夏慢点的呼喊,连拖带拉,飞快地把她拽到民宿玄关里,催促她快点换鞋进去。

    因为穿着围裙,佝偻着背脊的老婆婆此时恰好从厨房里走出来,被拉得发型都乱了的夏也就多说什么,只是狠狠地瞪了眼五条悟,在内心的小本本上又给他添了一笔。

    “晚上好,五条先生,五条夫人。晚餐已经做好了,还请慢用。”

    老婆婆保养得很好,白皙饱满的皮肤让她眼角的皱纹看起来不那么明显,穿着青底白纹的和服,满头白发细致地盘起,中间斜插着一末尾缀着宫城县吉祥物饭团丸的墨玉簪。

    白嫩的饭团丸戴着仙台初代藩主伊达政宗的月牙型头盔,随着老婆婆含笑点头打招呼的动作一晃一晃的,给这位气质典雅的老人添了几份可爱。

    虽然才是初次见面,她看向夏的目光,温和熟稔得像是多年不见的旧友。

    因为要赶在天黑前去幼稚园接孙子,老婆婆没有和夏他们聊太久,只是简单地打招呼寒暄了几句。

    不过,可能是受老夫人精细和式装扮的影响,夏在她走了后环顾四周,觉得这幢小小的二层住宅,充满了时光打磨留下来的厚重积淀。

    而仔细一看,她发现虽然木材砖瓦完全不同,但这幢民宿内部的细小装潢,像是玄关入口的玻璃门鞋架,头顶暖黄色的仿纸吊灯,各个房间的米色纸拉门……

    “夏——!你还在玄那里看什么?”

    已经换好了鞋,熟门熟路地窜到飘出食物香味第二个房间的五条悟奋力朝夏招手,在她回神换上拖鞋走过去后一把勾住她的脖子,漫不经心地随口问道:

    “难道夏你也在旅行册上看过这家民宿的推荐图?所以觉得眼熟?”

    “不,因为悟你都说了会负责全部行程,相关事情我完全没查……不过这栋房子的布局,你不觉得和我们家有点像吗?”

    被自家男友箍着脖子的夏朝四周环视了一圈,发现面前这个面积不大,中间摆着一张方形矮桌,电视机旁的小门和厨房相连的小客厅,布局也和他们家一模一样。

    “悟——”

    夏迟疑地转头看向自家神情不定的男友,问道:

    “你是因为喜欢杂志上刊登的这家店的照片,所以特意把自家装修得一模一样?”

    “唔,可能吧。”五条悟意味不明地勾了下嘴角,模棱两可地回答了自己提出的问题,而后飞速把话题转开,“比起这个,我们还是先吃晚饭吧,除了毛豆大福,仙台的青叶饺子也超级好吃!里面有很多仙台当地的新鲜蔬菜,和甜中带苦的雪菜超级配!”

    “诶,悟你竟然会夸奖苦味的东西,看来这个青叶饺子的味道是相当不错了。”

    出于好奇,夏在矮桌旁跪坐好后,没有理会正中外形精致的寿司刺身,第一个就朝边上的青绿色煎饺伸筷,夹了一个在油醋汁里蘸了蘸,递到嘴里一口咬掉半只。

    薄脆的底部煎皮,酸咸适当的油醋汁将甜中透苦的蔬菜馅鲜味完美地提升了一个档次,味道平衡确实做得很好,但离她想象中五条悟会喜欢的超甜料理,还是有不小差距。

    这家伙,意外地还会喜欢些大众口味的东西啊。

    捻着筷子的右手忽然一沉,目光还落在矮桌青叶煎饺上的夏眼皮一跳,深吸一口气平静心情,面无表情地转头,盯着从她筷子上叼走了剩下半只煎饺的五条悟。

    “盘子里还有那么多,悟你就一定要抢我筷子里的这半个吗?”

    “唔嗯……因为这个饺子回味起来透着苦,得用夏你的甜味消除才行!”

    硬是和夏挤在矮桌同一边的银发青年飞快咽下嘴里的半只饺子,喉结上下滚动吞咽后,无比理直气壮地回答了夏的质问,同时还得寸进尺地抢过了她手中的筷子,把自己面前还没用过那双的塞给她。

    “机会难得,今晚我们来玩喂食游戏怎么样?我想吃的东西夏你帮我夹,夏你想吃的东西我帮你夹~”

    这么幼稚肉麻的一个戏码,身高快赶上门框的五条悟却像是发现了什么巨大的宝藏一样,越说双眸越亮,愉悦飞扬的神情,让夏在他夹了一个毛豆大福到自己嘴边时,都不忍心说出拒绝的话,默默地一口包进嘴里。

    这个毛豆大福倒是比普通的大福要甜一点,比较符合五条悟的口味,让她没什么惊讶感。

    只不过因为里面的毛豆奶油馅太足了,夏第一口咬下去的时候,嘴角不小心渗了点奶油馅出来。意识到这一点,她下意识地想丢开手中筷子捂住嘴,但一直弓背贴在她脸侧的男人先她一步探头,凑到她嘴边舔去了那点奶油。

    “!!!五……唔咳咳——”

    又惊又气的夏被大福表面的糯米粉呛到,一边咳嗽一边瞪着满脸无辜的始作俑者,最后还是就着他递过来的水杯喝了口水,囫囵把喉咙口甜甜的糯米奶油一并咽了下去。

    “毛豆大福桌上还有很多,夏你不要心急,如果喜欢的话全部吃掉也可以~”

    甜食骨灰级爱好者五条悟愿意把挚爱的毛豆大福全部让给自己吃,夏觉得自己应该感到几分欣慰,可惜的是,一看到对方无辜的笑脸,她就牙痒痒地想咬一口解气。

    说起来,悟他这么爱吃甜食,血液的含糖量肯定很高……那尝起来会不会是甜的?

    因为忽然划过脑内的异想,夏看向五条悟的眼神诡异了起来,不过在她把这一危险思想付诸于实践前,一阵他们都很熟悉的系统默认铃声响了起来。

    作为一个爱给各种熟人设特殊铃声,同时设置了联系人外号码无法接通功能的人,五条悟的手机,只有在他学生时代的师长,用某个紧急工作专用号码拨过来时,才会响起这个烦人的声音。

    肩负着咒术界和平的最强咒术师,先是用‘把你分尸后再在悬崖下吊三天’的可怕眼神盯了这只打扰他好事的手机零点零一秒,而后还是认命地垂头翻开手机盖,面无表情地接起了电话。

    不出意料,这是个需要他立刻赶回东京的紧急工作。

    虽然当下正是自己精心策划花了半年的重要时刻,五条悟还是不得不翻开手机相册查起了新干线时间表。发现下一班就在十分钟后,他连告别吻都顾不上,只是充满歉意地抱了夏一下,而后飞快地跳窗离开,连毛豆大福都没来得及顺一个走。

    好在从仙台开出新干线上有牛舌便当卖,夏只希望味道鲜美的牛舌,能抚平自家男友暴躁的心情,别让他到东京看到搞事咒灵时一个茈砸下去,弄毁一大片建筑……

    夏夹起块三文鱼寿司,边吃边为五条悟可怜师长的钱包祷告。

    一个人吃饭,菜肴越丰盛就越容易觉得孤单。

    五条悟走后,夏胡乱塞了三个寿司,觉得有七分饱了就不想再吃,摸出手机点开邮件,想看看惠和津美纪有没有给自己发什么有趣的信息。

    但就在此时,她感知到了一个奇妙的气息变化。

    原本藏在这幢民宿北边一百米处二人监视组的一人,身上的咒力忽然消失,气息浑浊诡异,且开始往她的方向移动。

    而此时距离五条悟离开,刚好过了十分钟。

    卡在悟搭上新干线的时点发难,看来是做足了功课的客人啊。

    正好,就当饭后消食吧。

    但就在她就软垫上站起来,顺手把手机塞进卫衣口袋,打算去玄关换鞋的瞬间,那一诡异的气息就已经冲进了这幢民宿。

    整个移动过程没有产生任何咒力波动,单纯是靠□□的力量。

    开什么玩笑?这家伙是开了八门遁甲吗?

    虽然心底掀起了惊涛骇浪,夏还是当机立断抽出了自己后背被宽大卫衣藏住的短刀,银白利刃呼呼划过空气,锵的一声撞上了刺到自己面前的——拳头。

    虽然只是由人的血肉筑成的拳头,靠着主人可怕的怪力和不知道经过多少战斗磨炼出来的□□,撞上夏刀背的这一拳,至少有与三米大刀相等的重量。

    距离近了,夏能更精确地感知到面前雪狼般凶猛,嘴角带疤神秘黑发男人的气息。

    ——确实是,没有半点咒力。

    “放弃吧,这家伙是曾经杀死过五条悟的男人,只是个残次品的你,绝不可能击败他。”

    客厅的纸拉门,在黑发男人方才的迅猛冲击之下早已倒地,一只纹理细密的黑色木屐踩上门框,发出和他的声音一样,苍老脆弱的嘎吱轻响。

    “这是我们五条家为了回收你,花了半年的时间,才终于找到的利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