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格党 > 其他小说 > 听说我重生成了万人迷总受? > 第二十四章:姬云凡
    第二十四章:姬云凡

    仓皇躲入暗巷中,强撑着的身子无力靠在冷硬的墙壁上。

    右手垂着,指骨不敢动丝毫,眉梢紧皱,左手猛地捂住唇,一抹艳丽从手背处缓缓流下。

    无声地咳了几下,呼吸起伏不稳,缓了好一会儿,小乞丐微转过身,脊背抵着冰凉墙壁,身子渐而下滑。

    寒冬凛冽,冻得身子毫无知觉,连着伤口似乎也没那么疼。

    有什么落在睫毛上,长睫轻颤,小乞丐抬头。

    是雪。

    天空中又一次飘起雪,看样子比前几日还要来得还要大。

    另一边,小乞丐的事只是件无关紧要的插曲。

    见人跑得这么快,嬴涅也懒得再搭理。

    在人消失后,嬴涅本欲扔掉手里的傀儡鹿头,想了下还是放回了储物袋。

    半刻钟后。

    高耸入云的天云拍卖阁外,殷红血袍扬动,半张鬼面具狰狞恐怖。来往的人无不频频望去,在触及时又被威慑般赶紧收回目光。

    还有两个时辰一月一度的大型拍卖会即将开始,原带着赵家后辈前来参与拍卖的赵家家主视线猛地凝结起来。

    “爹,怎么回事?”

    赵家家主身侧的赵家大少爷问道,顺着他父亲视线望去正巧看见天云拍卖阁外一袭张扬红袍的人,当即眉梢跟着皱紧:“李家新来的客卿?”

    来了仅才不到两个月。

    来得当天便引起煌月城一阵不小的轰动,因为李家竟然把这人奉为客卿。而就在之后,所有人都以为会有什么大动作的李家反而格外安静,至于这个客卿更是闭门不出,李家下人也极难见上一次面。

    至今各方势力皆不知道这个客卿究竟是何修为,李家为何要将此人尊为客卿,至于李家态度也格外奇怪。

    像不怎么重视这位客卿一样,连接风宴也不曾办一个,可若不重视又怎会来得当天便尊为客卿?要知道客卿必须实力极强,他们在本家的待遇也极好,不仅可以成为长老级别的人物,更是可以享受家族的资源,平时只需做些小事便可,更或者只是家族势力用来威慑对手的底牌。

    本一个多月过去了,此人已经几乎淡出势力视线,可如今竟然凭空出现在天云拍卖阁!

    有知道嬴涅身份的人暗中观察周围,已经十分确定这人根本没和李家的人在一起!

    “三长老不是一直在李家外盯着吗?为什么没有收到三长老传来的消息?”赵家大少爷疑惑道。

    赵家家主看着进入天云拍卖阁的嬴涅,声音阴沉:“没点手段也想成为李家客卿?”

    上次派出两个金丹暗杀李慕岩莫名其妙失败,赵家家主气得摔坏一整套最心爱的杯盏。如今想来,凭空而起的诡异白雾,不知何时布下的迷阵。

    只是简单的一个一品迷阵,因为煌月城阵修甚少,两个金丹修士全无破阵经验,竟是硬生生被困在里面两个多时辰,等强行打破一品迷阵出来时,重伤的李慕岩早被人救走。

    煌月城的阵修屈指可数,在此之前,赵家家主无比确定李家根本不可能有阵修,但若让他相信一个小地方来的下贱仆人居然是位尊贵的阵修,他更加不相信。

    可如今……

    赵家家主眼前见了这个顾怜笙一面,原本无比确定的心此时一点一点跌入谷底。

    若说上一次从两个金丹修士手中救走李慕岩是巧合,那么这次悄无声息从金丹巅峰的三长老眼皮子底下混出来又该如何说?

    只怕根本不是这人没有离开过李家,而是不知用什么法子瞒过别人,说不定已经不知道在煌月城逛了好几次了。

    不论外面的人如何想,这边嬴涅已经在侍女引导下进了天云拍卖阁。

    在得知嬴涅前来是要寄拍,侍女当即引着嬴涅从另一条入口进入。

    远离喧嚣,侍女引着嬴涅进后天云拍卖阁后房。

    手指轻扣门扉,侍女嗓音轻柔:“大师,寄拍物件的客人已到。”

    “进。”里面传来苍老沙哑的声音。

    侍女弯下腰,微笑道:“请,里面会有大师为您评定您所寄拍的物品所值。”

    房内熏香缭缭,正中心,一个青袍老者盘膝而坐,在他身后一个裹着黑袍很不起眼的仆人弯着腰,双手端着盘子。

    老者手中捏着一串棕红色的木珠,嬴涅进来时,他正将木珠放在鼻尖轻嗅,双眼微瞌,他深吸一口气。

    “一千五百八十八年份的静香木,底价八万下品灵石。”

    “是。”

    老者将木珠轻放在木托上,缓缓睁眼望向嬴涅:“客人想寄拍何物?”

    “若寄拍之物不符合预期,客人可知会有什么后果?”

    后果?

    就是东西拍卖不成,反而要付天云拍卖阁三万下品灵石,全当做天云拍卖阁的鉴定费。这样一来的确挡了不少想浑水摸鱼的人,也省去了不少时间。

    嬴涅下颌轻抬,即便面对这位实力深不可测的天云拍卖阁鉴定师,依旧没有半点惧意:“符阵。”

    “什么?”

    老者原悠哉的脸一震,绷紧一脸褶子,一瞬间几近怀疑自己耳背听错了:“什么阵?”

    嬴涅有些不耐:“符阵,没听过?”

    老者不可置信再次问道:“你再说一遍?什么阵??!”

    嬴涅懒得和这人多说,一丝微弱神识牵动灵气,八道符箓从储物袋飞出。

    屋内一直隐藏的气息一变,嬴涅负手而立,余光斜了眼老者身后的某处继而收回。

    半空中,八道符箓无风自飞,依次停留在八个方位,其上符纹隐隐作亮。

    老者脊背停直,双目瞪大,见鬼一般盯着半空中符箓。

    符箓上方符纹繁复交错,对符箓尚有写了解的老者眼也不眨地盯着符箓,越看越觉得符纹复杂。

    二品符箓?

    不,不可能,二品符箓所拥有的符纹甚至没有这八张符箓一半。

    是二品符箓!

    八张二品符箓!

    可是……

    老者自诩对二品符箓略有了解,二品中较为广用的符箓他认识三分之二。

    可是这八张,看似熟悉定睛一看,才发现其上符纹与平日里所见多处不同。

    虽说八张二品符箓已是十分珍贵,可说好的符阵呢?

    思考中,老者情不自禁说出口。

    只听嬴涅道:“看下面。”

    下面?

    什么下面?

    下面能有阵法?

    心里这样想,老者还是跟着望去。在半空中的符箓背面,老者定睛一看,才发现下面那些看似毫无章法的纹路拼接在一起竟是隐隐形成一个阵法!

    符阵,符阵,符阵。

    正如其名,正是符箓和阵法相结合。

    可他不是听说符阵一般是在阵法中使用吗?

    在布阵方位,或者阵法上空更或者阵法下面藏好符箓,趁人陷入阵法时利用符箓攻击,以此造成更大伤害。

    这人怎么能把阵法刻在符纸上的?!难道不怕符箓和阵法灵气交错,彼此相冲吗?

    而且听闻符阵只能七品以上的阵修大师才有可能布出,因为这时候的阵修对阵法灵气流转已经完全熟知。此人必须对符箓也有一定的了解,借用符箓来补足阵法,这些符箓往往仅在一品到二品之间,若更高便会驾驭不住。

    他不可思议地喃喃自语:“怎么会?符阵,我活了四百年有余,没曾想生平竟能有幸瞧见一次符阵!”

    再次望向嬴涅时,语气俨然发生改变:“请问贵客可否告知此乃何种符箓和阵法?”

    “二品碎星符,二品震裂阵。对上金丹修士,只需往里输入炼体五重以上修士的灵气,可用五次。对上元婴修士,需往里输入炼体八重以上修士的灵气,可用三次。至于对上化神修士,需要往里输入筑基修士灵气,只可用一次,而且只能击伤。”

    化神?!!

    听完嬴涅的话,老者俨然震惊得完全说不出话。

    不过八张二品符箓,加上一个二品阵法,要知道一张二品符箓确实能有机会击伤一位金丹修士。可不仅能对付元婴,还能对付三次,更甚至能伤到化神修士,这真的是二品符箓和阵法所能办到的?!

    “若是不信可试上一试,反正可以用几次不是么?不过用了一次之后,再想用来对付化神修士只怕有些困难。”

    嬴涅说时,老者眼神一动,随后神色微变,他笑道:“客人说得是什么话?自是信得!”

    “能否寄拍?”嬴涅道。

    “能能能!自是能的!”老者忙道,“底价八十万下品灵石,你看如何?”

    老者有些迟疑,就方才,一直隐藏在屋内的那个元婴修士传音告诉他,这符阵竟能让他感受到压力,只怕面前这稀奇装扮之人说的效果并未掺假。

    若真是这样,别说八十万下品灵石,就是两百万也低了!击伤一位化神修士,要知道在整个煌月城也仅有一位化神修士!

    能击伤化神修士这种话,自然是不敢在拍卖会上说的,但击伤乃至击杀元婴修士已经十分恐怖。

    若在更大一点的城,更或者皇城,只怕这符阵要被拍出天价。

    不止是效果,更重要的是将阵法镌刻在符箓之下这种方式简直闻所未闻见所未见,那些想要一探究竟的大人物大有人在。

    可如今符阵出现的地方是在这煌月城,以煌月城家族势力势力评估,八十万底价也就是起拍价已经是最高接受范围内。

    按以往的底价估算,一般成拍价会翻至少两倍。

    因为怕嬴涅不同意这个底价收回符阵,老者细细向嬴涅道来。

    嬴涅点头:“可。”起拍价八十万,已经远超他想象了。

    老者心中稍舒一口气:“按规则在拍卖结束后,天云拍卖阁将从最终成拍价中抽取百分之五的酬劳。不过符阵实在太过珍惜,客人在此拍卖也助我们拍卖阁大大增长名气,故而这此次我们拍卖阁并不收取酬劳,拍卖之后所成交的灵石将分文不少地交换阁下。”

    嬴涅微扬眉,倒也没多大吃惊,点了下头。

    “那这……”老者指了指半空中的符箓。

    嬴涅将其收入,递给老者,老者连忙接过。

    嬴涅顺便道:“有此次拍卖物品名单吗?”

    “有的。”

    老者身后的仆人忙取来一份清单递给嬴涅,还格外递给嬴涅一份镶金玉牌。

    “此乃天云拍卖阁上等包厢令牌。”

    “多谢。”

    领了牌子,守候在门外的侍女在前领着嬴涅。

    破金丹。

    双生魂。

    黑玄甲衣。

    ……

    一目十行,嬴涅很快在压轴的十件拍卖物品中找到他要的东西。

    紫重炉,黄极中等炼丹炉。

    在修真界中天地法宝皆分为天地玄黄人五个品级,人级最次,天级最高,传闻在天级之上还有神级,不过也只是传闻罢了。

    黄级中等,炼制六品以下的丹炉完全没有问题。

    起拍价三十五万。

    收好清单,正巧经过一个包厢,有侍女端着糕点进去,包厢门敞开。里面的人约莫刚到,推开窗的手还未收回。

    窗外雪花簌簌落下,风夹杂的大片顷刻吹了进来。

    窗子连着包厢门很快带上,在前方带路的侍女突得听见身后一直未开口的贵客道。

    “又下雪了。”

    侍女眉眼一弯,声脆如铃音,她接过话:“对呢,下雪了。”

    “已经到最冷的时候啦,今日比前几日来得都要冷,这么大的雪怕清理积雪也得好些功夫吧。”

    冷。

    很冷。

    不知道是没力气动还是已经冻僵了,肩上、睫毛上、发丝上,堆了一层的雪。

    天已经彻底暗了下来,街边亮起的繁灯照不亮这漆黑的暗巷。

    紧紧抓着储物袋的手仿佛捏着最后一道希望。

    炼体一重所有的灵气连带着全身力气悉数击打在身上,切断恶汉手腕的力丝毫不少全部反弹回来,右手掌骨尽碎。

    冰天雪地中,仿佛又回到刚来到这里时。

    回到原身因偷食物被人捉住,打得奄奄一息扔到刺骨冰凉河水中,几近淹死那时。

    即便拼死从河里爬上来,高烧不断,嗓子疼到嘶哑,直至变成个说不了话的哑巴。

    突然,扑鼻而来的香味从上落下,一包热气腾腾的包子准确无误掉入他怀中。

    冷到麻木的手连带着身子瞬间有了温度。

    原本涣散的瞳孔猛地紧缩。

    殷红长袍染了白雪,灵气悄无声息撑开,将大雪悉数挡在外面。

    嬴涅垂眼看着这个蹲在巷子里,几乎冻成一个冰雕的人。

    唰!

    冰凉血液瞬间有了温度,僵硬麻木的腿突然有了力气,捧着包子的左手一缩,小乞丐回过神来后吓得整个人往后一靠,震落身上积雪。

    只见原本奄奄一息的人跌跌撞撞挣扎从地上站起,看也不敢再看嬴涅一眼,抵着墙,拖着腿就开跑。

    嬴涅神色不变,在等人跑了几步时,看着那瘦到仅剩一层皮的背影,淡然开口:

    “姬云凡,你跑什么?”

    砰!

    被嬴涅点名道姓正急着躲的人冷不丁摔倒,摔倒前还不忘紧紧怀里那包热腾腾的包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