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格党 > 其他小说 > 和渣攻白月光闪婚了 > 醉酒撒娇
    这话让方虹有些意外,虽然和黎择算上这次也才第二次见面,但她自认自己看人还是比较准,怎么着都不觉得黎择会是那种贪玩的人,看对方说要欺负人的话,同时黎择眼底那片光,亮得让人怀疑有无数的星河沉寂在里面。

    要是黎择不是有夫之夫,也许自己还想和这个人发生点什么。

    真的是个特别可爱的人,方虹甚至羡慕起对方老公来。

    有这样可爱的人在身边,想必生活会增添很多色彩。

    “也没必要为这些乱七八糟的人浪费情绪,他们一点都不配。”只配在嘴巴上过过嘴瘾,要是真有本事,就做点实际的事,那才会让方虹在意。

    黎择看向方虹,后者的笑透着股大气和随意,似乎外界的人和事都影响不了她。

    能够站在娱乐圈一线的位置,心灵的强大是必须的。

    那些讨论的人看这边话题中心的黎择他们好像都没谁给他们多余的眼神,反倒显得他们上不了挑面,只会乱嚼舌根,于是议论声也没持续太久。

    晚会马上要开始了,黎择和傅忱说了下晚点再聊,就把手机给放进兜里。

    这次晚会是以直播的方式在某平台上播放,本来以黎择在圈里的身份地位,是根本不可能有镜头的。

    偏偏他身边坐着方虹,方虹作为一线当红明星,无论是演技还是外形,都是万里挑一的,虽然有很多她的绯闻,但也正是因为这样,她的关注度非常高。

    出席任何场所,镜头都会往她所在的位置追过去。

    于是直播的镜头里,方虹出现在里面,她身边的黎择也被拍了进去。

    换成是其他人,如果不是黎择的话,可能镜头只会对焦在方虹身上,然而黎择虽然没有多少名气,那张脸却是实打实的帅气,和方虹在一个镜头,容貌上一点都没有被方虹的艳丽给压下去,反而两人各有各的特点。

    他们两个人意外同框,几乎成了整个晚会里镜头中最抓人的那个画面。

    后面镜头时不时都晃了过去,直播间里的观众们自然也就注意到了黎择。

    对于黎择的脸基本都很陌生,但很多观众的审美是相似的,俊秀又气质清俊的青年,穿着简单,像不是娱乐圈里的人,而是某个豪门出来的贵公子。

    有人开始找关于黎择的信息,很快就有人搜索到了黎择的身份,原来他是圈里的人,过去甚至还闹出了一些黑点。

    直播间里有人吵了起来,加上方虹的一些八卦,有的人直接把两人都打成是一伙的,傍了大金主,所以才坐一块。

    但还是有人不相信,觉得那些都是胡编乱造的,这么好看的人,就算真的有金主捧,那也只能说是金主有眼光。

    黎择不知道这些,直播间里的不好言论没有存在太久,被后台管理员给快速清理了。

    要是不迅速处理,那可不是自己饭碗不保,而是整个平台都得遭殃。

    直播间里很快言论就一边倒,都在舔美人们的脸,有某些不好言论,很快就被举报删除或者被更多的评论给覆盖了。

    既然是颁奖晚会,自然要颁奖,方虹倒没有得奖,是另外的女明星,去年得奖的人是她,今年轮到对方。

    现在的奖项,很多都是早就定好的,网络上所谓的投票,那也只是做出来给观众看,根本不算数。

    黎择坐在地下,中间出去上了个洗手间,他在的位置很偏僻,他觉得没人看得到他,结果因为旁边是方虹,他一离开那里就空了个位置。

    被他的颜给迷上的观众们顿时好奇他去了哪里,都以为他离开了,毕竟他也不是来领奖的,坐在那里,虽然有点镜头,可完全就是来凑人数的。

    这么一来,有的观众立刻就为他抱不平。

    “之前不是有人说他后面有金主吗?要真有金主怎么不见他领奖?有的人啊就见不得别人长得帅?”

    “我看某些丑八怪跪着求人包,也不会有人搭理。”

    观众阴阳怪气地讽刺道。

    很多人符合起来。

    黎择往后面走,两名保镖跟上他,保镖一直在暗处保护着,这里人多,他们都相当警惕。

    到了洗手间,两人没跟着进去,黎择的意思,他也不是一点自保能力都没有,反而一般人想在他这里做点什么,还得自己掂量掂量。

    进去后黎择放了个水,然后在洗手台前洗手,准备离开时门外进来两个人。

    两张约莫熟悉的脸,很快从对方看向自己讥讽的神色黎择认出来他们是谁。

    刚刚晚会开场前,不就是这几个人在那边嘲笑他来着,本来他不想理对方,看他们这架势,是想来找麻烦了。

    两人见黎择要走,直接把路给挡了,其中一个还过去把门给从里面落了锁。

    外面保镖听力敏锐,听到了一向,忙走过来敲门,同时问黎择情况。

    黎择看看这两人不怎么壮实的身板,他回复:“没事。”

    “哦,还带了保镖啊?看来你金主很疼你嘛。”左边一个短卷发说。

    “什么事?”黎择直接问。

    “没什么事,想向你学习点经验,例如怎么靠脸勾引到有钱金主。”两个找茬的都先入为主的观念,觉得和方虹有关系的黎择,肯定也是个交际花一样的角色,在富豪们床上辗转的存在。

    “这个啊,你们都说了靠脸,就是脸啊。”黎择笑。

    卷发的同伴一声冷笑,他目光恶劣地上下打量着黎择,在黎择下半身停顿时间稍长点。

    “不只是脸吧,还有你的身体,靠身体赚钱的感觉应该不错吧,躺着不動就是工作了。”同伴一双三白眼,声音十足地尖锐。

    这种低级的挑衅,黎择听到后只想笑。

    他也没掩饰,笑了几声。

    “是,你说的不错,我躺着就可以得到我想要的一切。”

    “不过怎么说呢,就你,还有你这样的姿色,恐怕只能去国外做个整容手术。”

    “照着我的脸整怎么样,我想金主们肯定会更加喜欢的。”

    论怼人,黎择不会输给谁,相反他能把人给刺成刺猬。

    “还有事吗?”两人已经脸色变青,一看就气得不行,黎择一脸随便地问,没人吱声,他走向门口方向。

    然后一只胳膊横了过来,黎择转头看向三白眼男,后者手已经捏成了拳头,盯着他的眼睛发红,看起来要扑过来咬他了。

    黎择装无辜,漂亮的脸落在三白眼那里只觉得对方这是在赤倮倮的讽刺他,三白眼嘴里一声“玛的,你找死”,就挥舞拳头打算砸烂黎择那张脸。

    拳头没能落到黎择脸上,被黎择给抓住了。

    后者立刻用另外一只手去攻击黎择,黎择躲了一下。

    一旁的卷发也走过来,想从后面抓住黎择,胳膊一身,反而让黎择给找到机会直接近身后抓着卷发手臂,来了个结实的肩摔。

    卷发躺在地上,发出痛苦的声音。

    三白眼看同伴摔地上,嘴里啊地叫着,黎择一个悬身,然后脚一伸,三白眼往前踉跄,直接脸着地,地面是瓷砖,对方摔得当场流鼻血。

    三白眼爬起来,已经彻底被激怒了,叫嚷着老子今天不弄死你,气势汹汹地扑向黎择。

    黎择则快速拧开门锁,拉开了门,外面两保镖一看屋里的情况,立刻闪身进来。

    “黎少这里交给我处理。”一保镖说,他对另外一人示意,“你跟着。”

    黎择看看洗手间里的情况,只能对找事的两人表示同情。

    那边还有晚会,黎择回到座位上,方虹突然靠近黎择,黎择侧身避了一下。

    “你衣领乱了。”方虹指着黎择的领口说,伸出去的手也停了下来,想到这个人是有老公的,自己确实不该太过自来熟了。

    黎择低头看衣服,理了两下,镜头刚好移过来。

    而此时直播间里多了一个观众,确切的说是多了黎择的老公。

    被助理告知黎择参加的晚会正在直播,傅忱在忙了一会后就打开了手机观看直播。

    一直在找黎择的身影,没有找到,后来对方回来,身边的女人突然靠近,对方的手差点就碰到黎择了,傅忱当时脸色直接就阴沉了,好在女人停了下来,不然傅忱可能会直接放下手里的事,当时就冲去会场。

    晚会结束,主办方定了有酒席,黎择没去,方虹也没去,方虹邀黎择一块吃个晚饭,黎择则说他和公司的大家去吃。

    “那不介意多加我一个吧?”方虹微笑着,黎择还没出声,那边经纪人就先答应了下来。

    “当然不介意,你愿意来都求之不得。”

    于是这顿饭就几个人一块吃了,也是后面方虹才知道原来黎择身边被安排了两名保镖,对黎择的看法又被刷新了不少。

    吃饭间,方虹和经纪人聊得多,借着这个机会经纪人了解了不少的信息,方虹以前不会主动吃这顿饭,都是因为黎择的关系。

    虽然她自己长得美,可对别的美色,尤其是绝色,她没多少抵抗力,爱美是人的天性。

    因此对于经纪人提出的一些事,她提供了一点帮助。

    黎择则安心在那里吃他的饭,同时还和傅忱又聊了会。

    听到说吃完过后黎择要和公司的人去酒吧喝酒,傅忱有点不放心。

    “你酒量不怎么好,记得少喝点。”傅忱叮嘱道。

    “知道了,傅爸爸!”因为是聊天,所以黎择故意这么叫。

    但傅忱看到这个称呼,却目色变了变。

    “下次在我面前这样叫。”那个时候就不是玩笑,而是某种情趣了。

    “好啊。”黎择没拒绝。

    “要是你今晚回来,我今晚就可以叫。”

    “你别惹火。”

    傅忱让黎择安分点。

    黎择发了个吐舌头的表情图过去。

    “黎择,又在和你老公聊啊?”方虹歪着头打趣黎择。

    黎择抬起眼:“我在查岗。”

    “怕是说反了吧?”

    黎择笑笑不说话。

    吃过饭后去了家酒吧,要了个包间,黎择没待太久,喝了两杯以自己困了为由先离开了。

    坐在汽车上,黎择看着窗外的街景,今天晚上就自己一个人。

    白天的时候好像觉得还好,现在漆黑的夜色中,黎择感觉想要身边有某个人。

    回到家后,家里有酒,黎择拿了酒杯独自一个人喝了起来。

    一杯接着一杯喝下肚,后面到底喝了多少黎择不知道,整个人头重脚轻,但却意外地好像某种感觉更强烈了。

    黎择给傅忱打过去视频电话,那边傅忱还在和人谈事,而且周围人还不少,他起身接电话,没太注意,结果居然是视频。

    视频一接,电话那头就一声娇柔黏腻的呼喊:“老公……”

    声音不大,但正好房间里没人说话,于是这声老公同屋的人都听见了,大家表情如出一辙地精彩。

    至于说傅忱那里,老婆撒娇般的声音被外人给听到,当时就想把这些人给的记忆给清除了。

    奈何他能力再大也办不到这事,只能把声音给调低,然后快速往外面走。

    到了外面傅忱低头看手机,屏幕那头黎择坐在沙发上,说是瘫也可能合适点。

    黎择靠着沙发,脚蹬掉了拖鞋,赤倮白皙的双脚踩在茶几上,裤腿往上缩了点位置,露出精致美丽的脚踝。

    他衣服显得凌乱,自己扯了几颗扣子,修长的颈子,美丽的锁骨暴露在外。

    黎择歪着头,一脸媚态的笑,看对方这样子,傅忱就知道这人是喝醉了。

    难道是在外面喝醉的,然后这个人样子回来?

    那岂不是有不少人看到了,老婆惹人怜爱的一面被人见到,傅忱心头顿时相当不是滋味。

    “老公,你回来陪我喝酒!”黎择对视频这头的傅忱说。

    傅忱眯起眼。

    “你不在,我一个人喝起来没意思。”

    这话傅忱听出了其中的意思,原来黎择是在家里喝的,那就没事了。

    不对,还是有事,老婆喝醉了,一脸的春色,他却不在他身旁,傅忱相当后悔离家出差了。

    “是你说要工作的。”现在又这样,傅忱想下次他还怎么让对方一个人在家。

    “我不管,你回来陪我。”黎择意识似乎是清醒的,可他想自己都和男人结婚了,醉酒撒娇又能怎么样。

    “最快也要明天。”傅忱说。

    “明天?那算了,你别回来了。”黎择不高兴地道。

    傅忱拿这个人没办法,只能安抚对方。

    “你乖乖去洗澡睡觉,明天一睁眼我就回来了。”

    结果那头黎择直接就关了视频。

    看着电话屏幕,傅忱好一会才摇头笑出声,给黎择发了几条短信,让他乖乖等他回来,许久过后黎择才回了一个表情,捂住耳朵不听的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