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格党 > 其他小说 > 爱的战士5t5 > 反败为胜
    神前梨由说完那句话后,生得领域里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静。

    偏偏当事人嘴角噙着笑,眉眼弯弯,就好像她刚刚只是友好地跟对方打了个招呼一样。

    用温言软语问候对方全家的方式。

    两面宿傩盯着她看了一会,目光森寒,像是能刮掉她脸上一层皮。

    死寂大概持续了有一分钟,宿傩扯了扯嘴角,他不怒反笑,反而鼓了几下掌,一下比一下用力,掌声在被尸骨占据了高地、显得有些狭小/逼仄的领域里响起,回声像沾上了血一样滚着粘稠的恶意朝她涌来。

    “你真的很不错。”怪物以听不出来是嘲讽还是肯定的语气夸赞她,声音平淡而没什么情绪,“最起码比之前那几位巫女好多了,你让我稍微有了那么一点兴致。”

    “她们可是见到我就会发抖,被我吃掉的时候连求饶的话都说不出来。”那些巫女被他抓住的时候要么是试图拿刀自我了断,要么就是不自量力地想要跟他同归于尽。

    他甚至都提不起劲来“料理”她们。

    那是被你丑到了吧……

    梨由忍不住腹议。

    “虽然她们行事很愚蠢,明明长着一张可以用来取悦男人的脸,她们却拿来向神明求欢,实在是有罪。”

    神前梨由:???

    “但她们好歹忠于自己所侍奉的神明,而你,女人,你的眼睛告诉了我,你乃悖德之人。”

    “背叛神明而忠于自己的欲望,你的灵魂沾满了黑色的不详火焰,黑巫女。”

    他又尖又长的指甲指向她。

    梨由不躲不避,她抬头看着对面有鬼神之姿的咒灵,再一次重申,“都说好几遍了,我不是巫女。”

    他是不是听不懂人话,能不能别不经允许随便在称呼面前给别人加不喜欢的定语。

    然而她对面的两面宿傩嘲讽能力是max级别,说话不中听程度也是梨由见所未见。

    “告诉我,渎神的巫女,灵魂和身体同样不洁的你,按理来说应该无法得到这把布都御魂的承认,你做了什么?”

    神前梨由攥紧了手里的刀。

    布都御魂,日本三神剑之一,传说中的斩神之刃,哪怕只是用神之时代留下的碎片重铸而成的刀,也有被人类趋之若鹜的强大力量。

    就是因为这把刀,母亲才死在了那座阴森的大宅里。神前梨由憎恨它,却不得不依靠它的力量来逃离神前一族。

    “谁告诉你布都御魂只能由巫女持有,难道你要说建御雷神是女人,还是你被女人……骗了。”她蓝眸里氤氲着柔和的光,就好像她没有被两面宿傩的话牵动一丝情绪。

    如此大逆不道的话从她嘴里说出来,两面宿傩感受到了久违的兴奋。

    时隔已久送上门来的猎物啊,他一定要好好“玩弄”对方一番,让她跪在自己身下求饶。

    随着他勾起兴味的嘴角,脚下的血池开始沸腾。

    神前梨由能感受到血水炸开溅到了自己小腿上,留下了火辣辣的灼烧感。

    “能跟神刀订下的诅咒,肯定是临死之前留下的诅咒,你在临死之前诅咒了背叛你的巫女。”梨由淡淡开口,“恐怕这就是真相。”

    真正的犯罪者就算在这样的情况下也不能放弃推理,敬业到这种地步她觉得自己都可以去写推理小说了。

    发现自己在这种情况下还有心思瞎想的神前梨由快服了自己。

    相比于在这跟两面宿傩两眼瞪四眼,她还不如回去跟那三个酒鬼一起玩幼稚的竹笋游戏。

    所以还是快点结束吧。

    “桀桀。”两面宿傩冷笑,“你是真的不怕死啊女人———”

    “被我说中了所以恼羞成怒吗。”梨由歪头看向他,蓝眸里一片澄澈。

    “堂堂诅咒之王竟然会对巫女念念不忘,我该赞美你长情吗。”

    “还是说,在这漫长的时光里你一直在期待什么。”

    夏目漱石忍不住捂住猫眼。

    他是教过她揭人要揭短,打蛇打三寸,但是在这种情况下激怒对方,明显不是合适之举。

    对着脾气不好的两面宿傩连续三句灵魂发问,梨由她到底想干什么。

    咔嚓——

    脚底下传来了什么东西破碎的声音。

    两面宿傩收起了脸上的笑容,正阴晴不定地盯着她看。

    “你成功惹怒我了,女人。”

    他还是让这张一点也不可爱的嘴永远闭上吧。

    女人要么温顺,要么倔强,像她一样嘴巴那么毒的还真不多见。

    明明在笑,却虚伪到让他想扒下她的面皮。

    “你的脾气那么差,长得又丑,女人缘一定不好。”梨由后退几步躲开他袭来的爪子。

    “会被女人抛弃也是理所当然的吧。”

    爪风划破了她的右脸,面颊上火辣辣的疼。

    这里是两面宿傩的领域,她不可能躲得过对方的攻击。

    两面宿傩出现在她身后。

    “如果说实话让你很生气的话,那么我很抱歉。”被对方贴背的梨由神色依旧淡定,哪怕对方的指甲正在她后颈上抵着,轻轻一戳就能让她命丧当场。

    两面宿傩完全不明白她哪里来的自信。

    好像她从一开始就没把他放在心上一样?并且还一直都在激怒他。

    他稍微用力,手指戳透了她的肩胛骨,他抽出手指放到嘴边舔了舔。

    “这个味道。”他眯了眯眼睛,“你叫什么名字。”

    “用这种方式要女士的名字,很不礼貌哦,两面宿傩先生。”

    她吞下抽气声,但就算经过了训练还是跟以前一样娇弱的身体出卖了她。

    两面宿傩感受到了她身体在颤抖。

    他恶劣地把手放到伤口处碾了碾。

    “我在问你叫什么,女人。”

    【夏目老师,我自己能处理,你抓紧我小心别掉下去。】她忍着疼痛把怀里炸毛的猫又按了回去,第一次对猫使用传心术。

    “神前梨由。”梨由咬牙,“我把布都御魂给你,你把手指挪开。”

    完蛋,这下恐怕不止要打狂犬病疫苗,估计她得来个全套。

    她缓缓举起右手。

    两面宿傩没想到她那么容易就会妥协,就好像她之前的挣扎只是个笑话。

    不,他不觉得这女人会乖乖把刀给他。

    在两面宿傩果然如此的目光中,她突然松开了所有手指,刀掉进了血池里。

    噗通一声。

    像是重物坠落到深海里的声音,沉闷的,呜咽的,眨眼间被吞噬的干干净净。

    血水倒退,狭小的骨穴变成了巨大的湖。

    神前梨由缓缓勾起唇角,她拿手拍了拍夏目猫猫的头,“夏目老师,您猜我有他几个手指头强。”

    差点被她捂死在怀里的夏目漱石终于恢复了自由,他从神前梨由怀里跳出来,不想他的体重继续给肩膀受伤的女孩增加负担。

    “一个?”

    “您这也太看不起我了吧。”这么抱怨着梨由举起右手,她勾了勾小拇指,特别硬气,“我现在用一根手指就能戳爆他的狗头。”

    这里可是她的领域。

    “我早就告诉过你我不是巫女。”她看向被锁链禁锢在她身后的两面宿傩。

    “欢迎你来我心里做客,两面宿傩先生。”

    女孩的笑容讽刺,比之前的假笑要真诚很多。

    “首先做下自我介绍,我是咒术师神前梨由,听说你的手指刀枪不入,就连鬼神的武器都不能破坏上面的封印,请允许我今日拿你试试这把布都御魂。”她矫揉造作地说着敬语,说着说着自己先笑了。

    “不要小瞧女人啊,混蛋———”她骂出一句脏话。

    红黑色的火焰裹上苍蓝色的刀身,女孩比苍海还纯净的瞳孔里满是赤/裸的恶意,就好像她才是诅咒的化身一样。

    这一刻施/虐者与受/虐者的身份倒转。

    肩膀上的疼痛让神前梨由心里恨到不行,她发誓一定要戳爆对方的狗头。

    诅咒之王又怎么样,她一样把对方埋到湖里。

    两面宿傩感觉到地狱的火焰在灼烧他的喉骨,让他有些发痒,他不由得笑出声,被束缚在湖心一动不能动的他看起来有点像只乖巧的大型犬,就是长得有点猎奇,“你是怎么做到的,真是小瞧你了。”

    神前梨由没搭理他。

    她又不傻,这位诅咒之王一根手指都能张开领域,明显没彻底凉透,她才不会自曝底牌给他。

    按照传统少年漫的定律,两面宿傩指不定在哪里等着集齐自己召唤神龙复活呢,万一让他知道了自己的弱点,她下次都一定有说那么多废话的时间。

    “夏目老师,你喜欢的二十万分之一的浪漫和猎奇。”

    她小小地报复了一下自己的老师。

    被点名的三花猫忍不住叹气,“梨由,别玩了,赶紧去处理伤口,这不知道在什么地方埋了几百年的手指上肯定有很多细菌,万一感染了就麻烦了。”

    “为什么是埋了几百年。”

    “你没看见他都发芽了吗。”

    神前梨由震惊。

    不愧是夏目老师,这点细节都注意到了,看来她还需要学习的地方还有很多。

    “好的,老师。”

    她面露凶光。

    “等——”

    然而两面宿傩的话还没说完神前梨由的刀就挥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