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格党 > 其他小说 > 玫瑰与西服 > 校庆(捉虫)
    沈时宜是个从头发丝儿到脚趾头都要处处透露着精致的人。

    何况是校庆这么个要上台的节目,她更不允许有任何一丝不完美的地方。

    于是在校庆当日浩浩荡荡带了近十人的造型团队去后台的小隔间做准备。

    京华大学里的人大多都知道沈时宜向来就是这么个大小姐做派,倒也没有什么惊讶。

    但隔壁艺术院校的人可全都看傻眼了,尤其是赵若,看着自己好不容易从公司因私人活动借来的两三人化妆团队,面色难看,吓得化妆师的手抖了抖。

    沈时宜可没心情管别人脸色好不好看,她现在只在想待会怎么惊艳出场,她可不能容忍一丝瑕疵出现。

    沈时宜这身绯衣的设计款式简单,难就难在裙摆的材质和刺绣,大裙摆需轻薄飘逸,做抬腿动作时才能好看,刺绣更是采用特殊的金丝绣成,可在灯光的照射下熠熠生辉。

    当沈时宜穿上这一身衣服,配上化妆师精心画好的妆容,活脱脱一古代倾城佳人的再现。

    沈时宜看着镜子中的自己,暗自点头,不错不错,她很满意。

    她一大早就来了后台,也不知道苏泽希现在来了没有。

    想到这,她心念一动,拿起手机对着她的手拍了一张照片。

    她的指尖白皙粉嫩,葱白如玉,重点在于她的手腕上,有一条流苏银色手链,更衬得她皓腕胜雪。

    然后打开了微信,把照片发给了他。

    沈时宜:【图片jpg】

    不一会儿,她就收到了回复,也是一张图片。

    图片上是一束玫瑰花,沈时宜认出来了是保加利亚的玫瑰,淡粉色玫瑰鲜艳欲滴,花瓣上似还沾着露水,跟她上面发的手腕图相互辉映。

    沈时宜的手指轻点屏幕,笑了。

    -

    赵若的舞台剧节目在沈时宜的前面,也不知道她是在台下看到了什么,从节目一开始就不对劲,整个表演失神卡壳了好几次,显然不在状态。

    台下的学生观众议论纷纷。

    “赵若这是怎么了?她不是演员吗?就这状态?”

    “我最近还在追她那部小火的电视剧,本来对她的舞台剧挺期待的,没想到”

    “不会是有点名气就飘了吧,觉得只是校庆就应付了事?”

    “可这是京华的八十周年校庆诶,你看看贵宾席上来了多少校友名流人士和投资商们,我看领导的脸好像都变了。”

    领导的脸色确实不怎么好看,虽然这校庆的节目表演大都只是走个过场,热闹一下,但也不能质量太差了。

    所以他们才从隔壁艺术院校借人来压场子,没想到不仅没压成,还成了砸场子的人。

    赵若下台的时候,一直紧咬嘴唇,直到唇瓣泛白了也没松开。

    她刚刚绝对没看错,台下贵宾席中间坐着的男人就是那天饭局上的那位。

    那天饭局结束之后,她特地打听了下,恒宏的苏总,恒宏集团

    回去后她一直辗转反侧,总觉得自己错过了一个巨大的机会,为自己没有乘机再多表现表现而懊恼不已。

    只是此刻再次见到这位苏总,她内心除了一丝惊喜外,更多的是有些难堪。

    上次是在饭局的酒桌上,这次是在京华的校庆上,两厢对比之下,如何能不尴尬。

    其实如果苏泽希知道她此刻的想法,一定会觉得她想多了,那晚他光记得那些人的胡话了,压根就没注意到她这号人物。

    赵若他们下去的时候,正好又迎面遇上了沈时宜。

    看到她的装扮后,赵若眼眸一紧,牙齿几乎要把嘴唇咬破。

    精致奢华的绯红衣裙,显得沈时宜整个人婀娜多姿,风情万种,只站在那里都叫人舍不得挪开眼去。

    赵若捏紧了自己身上这件红衣戏服,一时之间更加难堪。

    沈时宜着急上台,压根就没注意到赵若的动作,就算注意到了,也不会怎么样。

    从小到大,被她艳压的人都太多了,要是个个都管,她不得累死。沈豌豆傲娇小公主如是想。

    沈时宜上台时,又引起了台下一阵骚动,毕竟她也算是学校里的风云人物了。

    “虽然沈时宜长得美众所周知,但我是真没到她会跳舞,而且还愿意在校庆上跳。”

    “我听在校庆帮忙的室友说沈时宜跳舞绝美,特灵动,让我觉得不要错过,我才舍弃了游戏里的局冒死来看的。”

    “我刚刚听说这次她一个人就请了快十人的造型团队,真不愧是她,果然是有钱人家的大小姐啊!”

    沈时宜一上来就看到了台下的苏泽希,原因无他,在一群秃顶的校领导中,年轻俊朗的人总是格外引人注意。

    他穿着剪裁得体的西装,气质矜贵沉稳,微微抬头,和台上沈时宜的视线相撞。

    沈时宜转身背对观众的一霎那,她清楚看到了男人嘴唇上下开合着说了两个字:加油。

    -

    全程灯光熄灭,唯有一束光照在舞台中央。

    光下一女子身穿绯色舞衣,背对着众人,双手交叠置于头顶,袖摆缓缓滑落,露出莹白细嫩的手臂,以及腕上缀着的流苏手链,在光下流光溢彩。

    音乐响起,玲珑有致的背影慢慢转过身来,就在人们屏住呼吸,想见真容时,女子抬腿,绯色裙摆在她面前缓缓划过,上面的刺绣隐隐发光。

    她随着音乐翩翩起舞,纤腰款摆,轻盈灵动,抬腿、旋转、劈叉等一个个高度动作完成的毫不费力,流畅自然。

    尤其是那双美目舞动间风情万种,灿若星辰,似要将人的心神悉数勾去。

    其实沈时宜的舞跟她本人一样,耀眼夺目,骄傲张扬,如明珠般灼灼其华。

    最后动作定格在一袭绯红衣裙女子缓缓倒下去

    全场寂静了一瞬间后,爆发出了热烈的掌声。

    “天啊,沈时宜这舞绝了,找不到形容词形容了,只能说两个字绝美!”

    “我是学舞蹈的,我看得出这舞不是一朝一夕能跳出来的,肯定是要有很深厚基础,怪不得是压轴表演。”

    “我有预感,如果把这段舞蹈发到网上,绝对会火,信不信!”

    校领导也是笑得合不拢嘴,对身旁的人笑道:“这舞还不错吧,听说这学生还不是专业出身,看起来是下了一番苦功夫。”

    苏泽希没应他,只直勾勾盯着下台的红衣女子,眼中神色难辨。

    整个活动圆满结束后,大家都挺兴奋的,总算如释重负,校学生会还说辛苦大家了,要请所有人去酒店吃庆功宴。

    沈时宜婉言谢绝了,说自己还有事情。他们了解沈时宜的性格,也没强求。

    沈时宜换完舞服后,就让造型团队的人先走了。

    空荡荡的后台,此时只有她一个人坐在里面百无聊赖地玩着手机。

    谁让她刚表演完后,苏泽希就给她发信息说等他一会,一起去吃饭。

    结果她等到现在了,也没等来他,切!狗男人。

    沈时宜在腹诽时,闺蜜乔依则在微信上疯狂吹彩虹屁。

    乔依:【哇哇哇哇,时宜我在现场看了,你这舞太美了,配上你的神仙颜值,我在台下都快不能呼吸了!】

    乔依:【我周围的人也全都看呆了,都夸你跳得好呢!】

    乔依:【最近看过的一句彩虹屁怎么说来着?好像是说“这世间万物都是为了铺垫你的人间绝色”,我今天一看你的舞,脑海中就浮现了这句话,太贴切了!】

    就在沈时宜享受着乔依的彩虹屁攻击时,背后传来了门的开合声,随后是一阵沉稳的脚步声。

    沈时宜以为苏泽希终于来了,娇气地抱怨道:“你怎么才来,我都等好久了。”

    后面的脚步声明显一停顿。

    沈时宜疑惑地转过头去,整个人瞬间一僵硬,从脚底到天灵盖都在发麻。

    靠!又认错人了!还是同一个人!!谁能告诉她周墨逸为什么会在这里啊!手上好像还拿着花??

    周墨逸显然也有些疑惑,“等我?”

    沈时宜的大脑飞速运转,是承认呢?还是否认呢?这是一个问题。

    好在周墨逸立马看出来了沈时宜的窘迫,笑着缓解了尴尬:“我上次说了要来看表演,刚应付完校领导他们就过来后台看看,没想到你还在。”

    说着把手中捧得鲜花递给了她,夸赞道:“你刚刚跳得舞很棒。”

    沈时宜看着面前的花,又看看周墨逸温润的双眸,饶是大脑迟钝也终于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

    她跟周老师什么时候这么熟了?还特意过来送花?他只是她的选修课老师啊,如果她没记错的话,刚刚化院的人也有表演啊。

    那这花收还是不收?

    这都递到自己面前了,不收貌似很不礼貌,再说万一是她想多了,她在他面前的尴尬记录估计又要增添了一笔。

    啊啊啊啊啊!为什么她这么个仙女没有仙术啊!能让人原地消失不见的那种!这样可以节省多少烦恼啊!

    唉,都是她的美貌惹得祸啊!

    最后沈时宜只好尬笑着,从他手中接过花道:“哈哈,谢谢周老师啊,您这是准备给化院的人吧,可惜他们都去庆功宴了,只好便宜我了。”

    在周墨逸想开口说什么时,沈时宜终于收到了苏泽希的消息。

    苏泽希:【下来,停车场。】

    只是简简单单的几个字,却让沈时宜如释重负。

    她冲着周墨逸扬了扬手机,“抱歉,我男朋友找我了,就先走了,放心,冲着你您这花的份上,我后面上您的选修课可以一定好好听讲,不玩手机不睡觉。”

    说完没再看周墨逸的表情,飞速逃离这尴尬的现场。

    沈时宜手里还抱着一束捧花,踩着高跟,飞快下楼,心里则在疯狂吐槽。

    这学校怎么这么抠门!外面演播厅建这么好,没人看到的地下停车场却连个直达电梯都没有,太小气了!

    还有苏泽希那个狗男人,也不看看有没有电梯,就这么把她喊下来。刚刚要不是为了逃离现场,她才不会乖乖答应。

    话说恒宏不是刚给学校捐了两个楼吗,怎么也不顺便完善下这个演播厅,呸!也是个小气鬼!

    就在沈时宜内心不停抱怨时,双眼一抬,突然停止了下楼的脚步。

    她眯起眼睛打量不远处的二人,停车场里,四下无人,只有一男一女正站在车边。

    男的正是她口中不停吐槽的小气老公,至于他面前那个满脸羞涩的女人

    沈时宜再次眯紧了眼,好像是那什么赵小明星吧。

    沈时宜抿紧了唇,捧着花的双手也微微收紧。

    呵,捉奸现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