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格党 > 其他小说 > 你这是犯规啊 > 第十四章
    第14章

    “话都没说清楚。”金波小声嘀咕了一句,“拽什么啊。”

    稍矮点的叫鲍辉,是体育学院那边的学生,今年已经大四了,此前也一直没说话,此刻才目光沉沉地扫了眼陈遇的背影,冷笑一声:“他不是一直都这样,不过再拽有什么用,不还是跟咱们一样进了南大,多了不起似的。”

    金波大一,去年才进队,和鲍辉也不是特别熟,刚刚还是在半路碰上的。

    没想到鲍辉会这样说,金波愣了下:“那还是很不一样吧,他可是单凭文化分考进来的,学霸啊。”

    鲍辉继续冷笑:“文化分考进来,他不去打阳光组,跑我们这边来算什么。”

    “不是,阳光组不让体特生参加,都是普通大学生,他去打那不是欺负人嘛。”金波反驳道,“他可是国青的主力控卫,来我们队据说学校还做不了少工作呢。”

    鲍辉:“国青主控又怎么样啊,国青打不出来的多得是,大家捧着他还不是因为他是陆程骁表弟,他要真厉害早进cba了。”

    “你这就是纯抬杠了啊,他在国青的地位可是实打实靠比赛打出来的。”金波皱着眉道,“而且他去年都没满十八,怎么进cba啊。”

    “那他可以留在二队打一年啊,没事跑南大来做什么。”鲍辉愤愤道。

    金波:“那别人能凭文化分考进来读一读书,又没占用南大的高水平招生名额,又不影响自己训练,你也管不着啊。”

    鲍辉不解道:“不是你先说他拽什么的吗,你到底站哪边的啊?”

    金波默了默:“……我说的都是事实啊。”

    鲍辉:“……”

    “先去体育馆吧。”鲍辉道,“迟到了又要被孙哥骂。”

    金波点点头,走了两步,又忍不住问:“你说陈遇退队到底是怎么回事,姓孙的怎么没和我们说?”

    鲍辉没好气:“这我哪知道,你不是看不惯他吗?他退了不正好。”

    “我没看不惯他啊,而且我对他个人看法是我个人的事,咱们马上可要打分区赛了,他不在,也不知道会打成什么样。”金波顿了下,“而且我看你因为孙璇追他的事,才是真的对他有意见好吗?”

    “操!”鲍辉骂了句脏话,“是他追孙璇好吗?”

    金波难以置信道:“你喜欢孙璇也不能这么扭曲事实啊,陈遇什么时候正眼看过她啊?”

    “屁呢,那是他装的好。”鲍辉继续冷笑,“他都为孙璇打过架!”

    金波还是不信:“陈遇会打架?还是为了孙璇?你逗我吧?”

    “我骗你做什么,孙璇亲口跟我说的,而且去年年底——”鲍辉目光沉了沉,没再继续说下去。

    金波等了会儿没见他继续开口,忍不住追问:“去年年底怎么了?”

    鲍辉:“没怎么。”

    金波:“……”

    南大有三个体育馆,其中建得最早的旧馆现在基本只供学校几个专业队训练用。

    离训练开始时间已经所剩无几,可金波换了衣服进球馆后,就发现馆内除了队长瞿海洋在练投篮外,其他人都三三两两聚在一起聊天。

    孙助教不见人影。

    金波进去后,有人朝他招了招手:“波波,这里!”

    对方个子比他稍高一点,体型偏瘦,一头天然的小卷毛,也是南大去年高水平招进来的后卫,叫齐博扬。

    “波你妹。”金波走过去,板着脸骂了句,又低下声,“姓孙的呢。”

    “王导来了,刚被叫出去了。”齐博扬朝外面抬抬下巴,又冲他眨眨眨,“估计一时半会儿回不来,先玩一盘?”

    王导说的是他们高水平组的教练,也是孙助教的亲戚,本身水平不算差,不像姓孙的干啥啥不行,骂人第一名,不然学校也不会同意他带这么个助教,但王教练在国外的家人出了点事,年前请了长假,听说还打算要辞职。

    金波往门口瞥了眼:“那估计陈遇退队的事要瞒不住了。”

    “啊?”齐博扬一惊,“谁退队?”

    鲍辉也往外面看了下:“咱们悄悄过去看看不?”

    “不去。”金波立刻摇头,“我劝你最好也别去。”

    “你刚说陈遇退队了,怎么回事?”齐博扬倒是跃跃欲试,“那王导找姓孙的是不是就为这事儿?不过他们讲话肯定要关门的吧。”

    金波拽了他一把:“不是要玩游戏吗。”

    齐博扬立刻拿出了手机。

    鲍辉沉默片刻,一个人转身出了球馆。

    王教练办公室的门没关严,留了一条缝隙,里面的说话声清楚地传出来。

    “真的没办法了吗?”孙助教的声音不像是平时对着他们时的颐指气使,带着几分明显的哀求。

    接着是王教练的声音:“领导给我透了底,说在接洽的新教练指定了一位助教,这也是他答应过来的条件之一。”

    孙助教:“叔,您真的非得辞职吗,您要是愿意留下,学校肯定不会要什么新教练啊。”

    “我家那情况你又不是不知道。”王教练道,“而且我愿意留下来,学校也还真不一定会要我,他们之前想找的就是那位,是对方没答应,才退而求其次找了我。”

    “新教练到底是谁啊?能不能在他那儿想点办法。”孙助教问。

    “这你就别打听了,等来了你就知道了,你能想的那点办法人家估计也看不上。”王教练道,“对了,陈遇今天怎么没来,不是特意告诉你通知他过来一趟吗,他虽然平时不跟我们训练,但每次让他过来也都挺配合的。”

    “那个……”孙助教犹豫半天也没把话说完。

    王教练不耐烦:“那个哪个啊。”

    孙助教沉默片刻:“叔,就你知道的,阿璇不是喜欢陈遇吗,然后陈遇好像也对她有点意思,去年基层赛总决赛为了她还差点跟南理的赵俊星打起来,年前有天晚上他们俩在体育馆约着见了一面,然后两个孩子不知道是闹了什么矛盾,阿璇哭着回家什么也不肯定说,陈遇再没来过队里,也不接我电话。你先别和学校说,离分区赛不还有段时间吗,我再想办法劝劝他们。”

    “阿璇和陈遇这事儿我倒是不知道,行,我先不跟学校说,你要是能从陈遇那边想办法,说不定还——”

    王教练话没说完,门就被人从外面推了开来,他抬起头。

    进来的鲍辉怒气冲冲道:“根本不是这么回事,孙哥你为什么要帮他隐瞒?”

    “你怎么会——”孙助教话没说完就反应了过来,立即沉下脸,“鲍辉你他妈居然敢偷听!”

    鲍辉却不顾上自己被骂:“年前那晚我都看到了。”

    孙助教脸色一变:“你看到什么了你,你给我闭嘴滚出去。”

    鲍辉:“孙哥。”

    “滚!”孙助教吼道。

    鲍辉被吼得下意识就想往外走。

    “等等。”王教练狐疑地看了看两人,“说清楚,到底怎么回事?”

    鲍辉停下脚步。

    “那天我回了学校一趟,晚上就想去旧体育馆看看,快到的时候,看到一个像陈遇的人,我以为是我看错了就没在意,之后我到了体育馆,就看到孙璇哭着从里面跑出来,我看到她毛衣领口被撕破了,下巴上还有红痕。”他顿了顿,看向脸色铁青的孙助教,“我根本没看错对不对,那就是陈遇!孙璇说是摔的,孙哥你也帮忙瞒着,不就是怕他家有钱嘛。”

    史主任办公室。

    “那训练时间就按这个定下了。”史主任看着面前的女生,“你之后要是有什么特殊情况要调整的话,可以提前和我们说一声,或者找人来替下班都行。”

    “好的。”姜晚笑着点头,“球队的资料您这边能提供给我一份吗?我好提前准备一下。”

    “你章老师早就嘱咐我了,我中午已经打印了出来。”史主任翻了翻桌了上的文件,“咦,明明就放在这里的。”

    没等他再多翻几下,手机就忽然响了起来。

    “喂。”史主任接起电话。

    不知道那边说了什么,他脸色越来越凝重。

    “有证据吗?”

    “你把人都叫到我这边来吧。”

    等他挂了电话,章晓瑜就问道:“怎么表情这么严肃,出什么事了?”

    史主任抬起头,叹口气:“队里有个球员举报另一个球员欺负了学校一个女孩子。”

    “你刚刚说的没证据就是说这事?”章晓瑜脸色也严肃起来,“要是真的,你也处理不来,得往上报或者报警吧。”

    史主任又叹了口气:“怪就怪在女孩子的家人极力否认了这个情况。”

    章晓瑜一愣:“不过碰上这种事情女孩子可能不好开口,是该叫过来问清楚,有疑问就报警,是误会的话说开就好。”

    史主任继续叹气:“就算是误会,也会是个大麻烦。”

    章晓瑜不解:“是误会怎么还是大麻烦?”

    “被举报的那个球员……”史主任重重叹了口气,“是陈遇。”

    他说着想起给姜晚的资料还没找到,就又重新低下头开始翻文件。

    姜晚之前一直没说话,此刻不禁轻声插了句嘴:“陈遇?”

    “是啊,外面的人只晓得他是陆程骁表弟,两个人家里都挺有钱,但表嫂你是知道他真实身份的,要让他大姨知道他在学校被欺负了,估计怎么给学校捐的房子就能怎么拆掉,而且学校还得求着他本人帮忙打球——”

    史主任知道章晓瑜一向宝贝这个学生,所以也没拿姜晚当外人,他低着头,因为惦记着事,多少有点心不在焉,说了这么大一长串,才突然想起来刚刚那道声音很是年轻,不像是章晓瑜的声音。

    他倏地抬头看向姜晚:“你认识陈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