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格党 > 其他小说 > 半*******] > 紫苏
    回去的路上,姜白芷在微信上耐心地答复赵若若的问题。戚半夏想到杨蕴提醒自己抽时间和几位昨晚发澄清的姐姐适当互动,于是点开微博。

    她或评论或转发,最后戳开姜白芷的主页。才注册一天,便因为节目组买粉,加上一些喜欢她性格的路人,粉丝已经超过二十万。

    唯一那条微博下,评论三千左右,大多也是节目组买的水军,以及闻讯摸过来的苦荞。祝姐姐们友谊长存,姜医生真暖,戚姐竟然会做菜,诸如此类。

    戚半夏嘴角含笑,继续往下滑,笑容骤然凝固。10分钟前,一个挂着左云谣头像的id留言:【想蹭戚姐的热度抱大腿吧?她闺蜜时祯都没有发声,一会儿绑这个,一会儿绑那个,考虑出道当网红?】

    一些苦荞表示可能我们戚姐魅力太大,还有一些不明真相的苦荞挖苦附和,仅10分钟,点赞超过300,跟评越来越多。

    戚半夏蹙着眉,退出姜白芷的主页,去了自己的超话。果不其然,那个id在超话也发了一条相同的微博,并附上指路链接。

    苦荞们义愤填膺一拥而进。

    姜白芷没有粉丝,没有基础的网络支持力量,上一世的微博是最后两个月为了方便发布抗癌日志而默默注册,戚半夏去世之前都没有公之于众。

    这一世,天生怕麻烦,读书的时候司机开着宾利车停在校门口,却只想低调地陪她挤公交的姜白芷为了帮忙澄清,注册微博,却受到自己粉丝的无端猜测与攻击。

    戚半夏的心开始隐隐作痛,她提前知会一声杨蕴,打算做些什么。

    当局者迷,旁观者清,杨蕴提醒她留心那个博主在超话的等级。只有二级,换言之,属于临时关注超话,可能并不是她的粉丝。

    昨晚买黑热搜,今天挑唆粉丝攻击姜白芷,如果没及时发现并制止,再总结出粉丝恩将仇报。

    好一场大戏。

    杨蕴恍然大悟:“半夏,你是不是得罪谁了?”

    “杨姐,我的性格可能得罪个别极端粉丝,但得罪圈内的朋友大概不会。”

    “你都是快隐退的人,应该也不会是因为抢资源。”杨蕴让戚半夏放宽心,交给她私下去调查,至于攻击姜白芷的事件,发一条微博便能很快肃清。

    挂了电话,戚半夏再次空降超话,点赞几个夸她会做饭的微博,然后编辑:偷师姜医生,厨艺确实精进不少。再配上几张照片,并圈上姜白芷,点击发送。

    两分钟后,粉丝和水军抵达。

    【哈哈哈哈哈,还记得戚姐两年前发的黑糊咖喱饭吗?感谢姜医生,让我们家戚老师不至于被自己毒死。】

    【曾经自黑可以炸厨房的女儿终于长大了,呜呜呜,妈妈欣慰。】

    【惊,日历姐竟然发九宫格,太阳打西边出来。】

    【看着就有食欲,苦荞一号想吃。】【想吃,想吃······】

    戚半夏在第一个评论下面发了一张“嘴角上扬”的微笑脸,粉丝们【哈哈哈哈哈,顶你上去】,【点赞每一个让戚姐尴尬的评论】,【坐稳了】,【保重姐妹,戚姐今晚就来暗杀你】。

    苦荞已经完全忘记那条微博的挑拨,超话主持人也及时删除。

    杨蕴买的水军把姜白芷微博下的其他评论点赞上去,那条评论瞬间沉入谷底。超话看着一派和谐,戚半夏满意地退出去。垂下的头抬起,余光瞄到姜白芷的唇角,都要弯到耳朵去了。

    她稍微凑近一点,屏幕赫然出现一排字:“师父好棒,天底下最好的师父!”

    赵若若,跟屁虫小医生,以前就让戚半夏猛喝了几瓶醋。只不过······她惋惜地叹了一口气,收回视线。

    刚合上眼,姜白芷低柔的嗓音在耳边响起:“戚老师,能给我签个名吗?”

    “嗯?”戚半夏以为自己听错了,想要签名?她们互相写的东西还少吗?

    “有位同事是你的粉丝,所以托我帮忙。”

    戚半夏敛了敛眸,问她:“签在哪里?”

    “等一下。”姜白芷拉开随身携带的手提包,稍稍倾斜角度,不让戚半夏看到,挑来挑去摸出一张照片。

    上一期小溪沟村拖行李皱着眉的戚半夏,什么时候拍的?手提包里还有哪些黑历史?

    “戚老师,就签在照片背面吧。”

    姜白芷心情飞扬地提醒她,戚半夏垂下头,打开自己的包拿笔,看到里面安静地躺着唯一一张照片——她们在小溪沟村卫生间拍的合照。

    幸好,对方的视线不在她身上,戚半夏面不改色地拉上包,低头签字,耳朵又不听话的漫上绯红。

    小罗上车以后被两人劝着休息,进云竹镇收费站才转醒,他收到通知直接去汀竹苑。

    “戚姐,姜医生,我们下午去酿酒的汀竹苑。”

    上一世戚半夏中午就提前离开,参加晚上在s城的活动,所以并未参与,听到酿酒一词眼眸即刻亮起来。

    “我们刚买的酒吗?”

    “对,好像还可以现场品酒。”

    “只喝一点。”她说给自己听,也说给身旁的姜白芷听。

    没办法,从小戚振南带她比较多,父女俩都爱喝香槟和白酒。

    下车后,围上来的姐姐都夸赞姜白芷新配的眼镜制作精巧。众人寒暄几句,跟着吴巍往苑里去了。

    前院是酿造的酒糟,酿酒的师傅介绍工序,接着是后院,一大片青竹林,还是竹笋的时候割个小口把62°基酒注射进去,在竹子里面吸收露水发酵。

    酿酒师傅接着说,不是所有的竹子都适合种竹酒,竹太嫩容易被醉晕而停止生长,老竹营养成分不多,向阳面的竹子挥发速度快,阴面的竹子融合速度慢。而且一片竹林不可种太多,每棵竹子最多能种三瓶竹酒。

    基酒在活竹竹腔里生长一般不超过6个月,但具体放多久合适,要综合种植进去时候的气候、温度、竹子朝向以及后续一段时间的气候等因素综合决定。

    因此,竹筒酒具有稀缺性,产量并不高,有时候只能提前预定才能购买,那些大产量的商家,采用灌装工艺做成的假冒竹筒酒,便达不到中医保健功能。

    “具有中医保健功能,姜医生,我能喝吗?”戚半夏下意识低声询问姜白芷,被左侧王蔓听了去。

    笑着调侃道:“小夏酒中豪杰,竟然也会听取小姜医生的建议。”

    “姜医生最近在帮我调理身体。”

    沈雨漾插了句嘴:“哈哈,半夏真的私下去找姜医生,难道如我所料,好事将近?”

    戚半夏满脸疑惑,沉思片刻,才想起上个礼拜姜白芷打趣她的一句话:“戚老师如果想调理身子,可以私下和我微信联系。”

    这下,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